【社交网络/TSN】You are an asshole (全年龄)

写在前面:

某一年(挂了个马甲)为北京slo写的小料本,距离死线前一天连夜赶出来的。

很早就售空,小料重印的意义不大。文档早就丢失了,只剩下当时排版剩下的JPG文件。


对不起,我食言了。

我(气鼓鼓):


然后:


我:


如果我写了超蝙(亨超本蝙),请原谅我。


难以置信,我有猫了。

其实还有一个小片段

当时打算写在结局之后的。

明楼在读博士,不太想从商。这些年一直很难过,和大姐都有点生疏了。王天风天天怼他,俩人偶尔还排一把王者荣耀。两个人青铜菜鸡互啄,还煞有介事分析战术。王者明台一脸问号。

明诚硕士毕业后还是回到了明家,大姐一见到他就楞了,心软口快,含着泪抱着明诚说这些年受委屈了,数落明楼没照顾好弟弟,希望明诚在家里住下,要好好的。

明诚这个时候才真的深刻感受到,明家待他是真的好。

他当年对大哥那样,还逼着大哥不准打听他的事情,真的是太过分了,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明楼也不争辩,他心里知道大姐最疼他。

明诚稍微别扭了一下去跟明楼道歉。

明楼说为什么道歉啊,是我不对,没有保护好你的...

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1-12)

老文重放,坑,慎入。

敏感词太多,字数也不少,就不逐字排查了。与平台斗智斗勇永远没个头。大家辛苦辛苦,看看图片吧。


【诚楼】 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完结】(大纲文)

先说一句抱歉。

《一个爱情故事》一直没能写完,我原本打算写十几万字,出个小本子的。可惜当时出了许多事情,圈里啊,我自己啊,乱七八糟,就搁置了。

坑着总归不好,有一些情节一直绕在我脑子里,恍恍惚惚的,让我有点愧疚。写又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所以我想了个办法,把后面的剧情用大纲文的方式写出来吧。第一次写大纲文,不知道能不能完全地表达出来,大家见谅。

前情提要一下:

第12章写到明诚从度假回来,开始有意无意地远离明楼。明楼也察觉出了他们之间的问题,手足无措,暗暗难受。

明诚这边早就知道了明楼是他儿童时的哥哥,也看出了明楼的愧疚。但是这些让他更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明楼对他的好。他每日都战战...

我很好

收到了很多私信,很惊讶(也很感动)有朋友还在关心我的近况。

如果不嫌啰嗦,我就说说自己吧qwq

我还好,在一个不算新的领域(出版业)尝试一些新的东西。还在写东西(当然的),像我这样的人,总是想要发挥一下自己的价值,这一点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吧。

虽然现在的受众变得模糊和遥远,但我也在努力传达自己认为正确的声音。也许有一天它们真的出版了,我会有那个勇气拿出来给你们看。


关于之前删掉自己写的很多文章,想来也是十分自私的,我也一直没能有机会好好解释。今天也顺便说一说,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个感到伤心。

也就是近段时间,网络平台上的空间正在逐渐缩小,如果是出于灰色地带,那么就会弱势得令我难以忍受...

结束了

现在风声鹤唳,算了,也是个契机吧,也许我早就想停止,不如说是腻烦了。

有人在安慰:没关系,如果你没有得罪人应该不会有事。

可是如何判定?怎样才算是得罪?

余本还有点,无限制已经全部下架。再上架时间不定,自己去问吧。

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执着收实体本,现在知道了,因为一切电子平台上的东西都只是暂时存在,保不准哪天就不见了。

也请不要私下传播电子档。为了大家好。

之前此平台大量屏蔽文章的时候我没有着急补,我总觉得不会是一两次的偶发事件。这一次补了,逃不过下一次。

所以先这样吧,本人无期限地停止同人创作。

此博客内容我会慢慢删掉。仅留个人生活记录。

所有作品从今天开始,不再补印。...

你们要的猫猫表情qwq

一件非常酷的礼物

Lamy的的加勒比限定,原谅我拍得这么花里胡哨,背景是本旧电影杂志《陌生潮汐》的专题。

我拿到之后才发现刻字qwq,就很甜,很有心。

除去对礼物本身的惊喜,在新鲜事(或者ID)生命周期这么短的互联网——我对这个一直很悲观,还能被想到本身也是一种礼物。

非常感谢。

戴维 琼斯:“瞧,这里有一只迷路的小鸟。”

可能是五部曲中最甜的一句台词了qwq


这是CG+人物表演合成后的效果,很可爱,是有当年德普几分美貌的。

但我看到有位朋友说比德普年轻时要好看,我还是,再增添几张德普年轻时的图,大家再看看。

个人比较喜欢最后一张了。

Aye captain

"Look around,Look around,At how lucky we are to be alive right now."

——The Schuyler Sisters


看了一些影评,说一点关于《加勒比海盗》说一点现在网上评论都还没说的点。

我关注的几个草根电影评论者(或者说粉丝比较多的电影话题自媒体,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影评师),对加5的评价都很低,批评的点主要有这几个:

剧本不动脑子,情怀泛滥,好莱坞式的流水产物。

怎么说,《加勒比海盗》骨子里流淌着毕竟是迪士尼的血,所以常规那一套骂好莱坞电影的说辞都能安在这部电影头上,包括“以...

分享一个朋克

我发现很多朋友不知道勇度换的那个旧头饰(控制器?)有多酷,所以说一下。


银河护卫队整个的画风都是复古的,甚至能说它过时的,不管是索尼的walkman,还是第二部勇度给星爵的微软Zune一代。其中后者还是微软2011年就停产的“失败产品”。

当然发型也不例外。

勇度外星人,所以这点格外帅气。

他的旧控制器,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发型,叫莫霍克头(也有人叫它莫西干头,或者飞机头,其实三者间是有一定区别的,不便混用)。

莫霍克发型(Mohawk)起源于美洲的一个印第安部族,莫霍克族。

莫霍克人将头发梳成一排辫子,梳理这种发型本身是一个宗教仪式的组成部分(每根头发都是被拔掉的),但却...

【银河护卫队】【全员】Guardians of the Galaxy sucks(awesome)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sucks(awesome)

银河护卫队又吸又伟大(还有格鲁特)

原作:[MONKEY]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分级:全年龄(G)

配对:gen

(这篇文章写在银护1还在上映时,和朋友以玩笑为初衷弄的。看完银护2,很久没有再敢重看这一篇。不过还是放上来给大家看看。)

(标题乱来的,由MONKEY公司出品。)

(授权发表)

 
 
      “我们为什么要一起吃烤肉,格鲁特根本不吃烤肉,我们的关系好到必须要一起吃烤肉了吗?啊?”火...

独处是自由也是自私的。

我出了名的不爱回复消息,如果要成为我的朋友必须要忍耐我这种任性。当然我同样不会要求对方秒回我的消息,但朋友多温柔,几乎什么时候找他们都在。我倾佩这样的行为,这无疑是无私的。但我又感到一种可能:我感到空虚在抓着对方,所以对方才能这样在任何时候都愿意交出自己。在开车的间隙,吃饭的时候,甚至半梦半醒中。

相比前段时间的忙碌社交,今天拥有大块空白时间,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珍惜这段时间才好。

天气非常好,温度正合适,风都恰到好处,我站在窗边看楼下的树,什么也不想做,但又怕辜负了这点光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珍惜碎片化时间”“时间管理”“缝隙学习”这样的说法越来越多,多到一种已经成为共识的地步了。各种平台争夺你的时间,等着你把它切开,切碎,化作流量交给它,引诱你读一篇文章,再看一段视频,背几个单词,知道一点热点新闻。

我们捧着手机,手指一划就被巨大的信息量裹挟。我们以为自己是夺取了时间的主动权,实则哪一分哪一秒是属于自己的?

几个月前,关闭朋友圈最初的几天,我几乎像有戒断反应一样点那个图标,尽管我根本不关心一些人今天吃了什么,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有了什么新的领悟。

但是即使关掉它,仍然有替代朋友圈的东西,不论什么,可能是一段不可控制的交流、浏览网页、任何app的通知都可能打破孤独的完整性。

我今天,放下手机,选一张专辑,塞好耳机,换了两本书,打开文档两次,意识到我可能和当代绝大部分年轻人一样,正在忘记如何处理这样的空白光阴。

电子产品不可怕,可怕的是必须面对心底的浮躁——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让今天“有用”“有价值”,我必须“产出”什么,“完成”什么,这种焦虑让人坐立不安。

当我们没有必要寂寞的时候,我们还会需要寂寞吗?

当我们手指一动就能找到人陪伴的时候,我们还能真正独自一人吗?


我想我可能需要重新学习,怎么面对这样奢侈的自由。也许光阴之所以珍贵,不是要你去抓紧珍惜,是在于心安理得的任凭它流淌。

想重新体会这样的奢侈,想没有功利心的翻一本大部头,那些文字才是陪伴的良友。

没有必要知道那么多,就像没人会因为跟不上一个流行语就被时代和生活抛下。

我们都忘了,我们还有不知情的权利。

有点厌烦

没有作者不喜欢自己的文章被评论,因为作者都是自大的,他们喜欢被举起来评论。但偶尔在翻看评论的时候,我竟可以窥到一点令人沮丧的事实——就是读者想看的故事,与我写的故事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就是注定我们都会失望。我不能回应你的期待,你也从我这里得不到满足。所以为了节约彼此的时间,我这里少说一点。

爱情故事与其他的故事不大一样,没有被家国、主义、理想之类的玩意包裹着,所以一些细节就更加清晰,那就是,故事里的角色不是“特别特别好的人”。

不如说,我讨厌写“特别特别好的人”。

人是复杂的,即使是最讨厌的人身上都有可爱的地方。那么好人身上,就一定会有污点。

我知道大家想看自己喜欢的人物诚实勇敢敬业...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人人都喜欢八卦,八卦的本质是故事,人类对故事的欲望是天生的,这个不必多说。所以八卦不算原罪。

我有个毛病,就是如果一些人说话十分没有条理,不像人话,就会触发我的被动技能——屏蔽垃圾话。包括一些语气很强烈的八卦、糟糕的文章、颠三倒四的谈话等。所以一般的挂人长贴、北美吐槽x、天涯热帖这类内容,我都得请友人帮我翻译为人话才行。

所谓存在即合理,出于观察人类的目的,我对这类内容又有一点点不体面的好奇,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人们这样做能得到什么。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不过看得多了,也多少也看懂一些皮毛。

我觉得十分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在各式小粉红的语境里的这样一句话:有朝一日剑在手。...

最近过生日了所以……我以为到了这个年纪不该再对此有任何期待,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很幼稚无比,不值得夸赞。但是有个比较在意的人没有给我任何交流,另一个应该在意的人也很安静。倒也不是说失望,也许是我太贪婪。

从褪黑素升级后,其他的药可以让我快速入睡并且心情愉悦。

我想写一本书,我是说出版物。但是一整年甚至更久我要毫无收益地活着压力太大了。更何况现在的大陆出版物实在令人沮丧。编辑在替我写提案的时候用了几个词,安全的词,类似于情怀、路过你的世界等等。多少人想成为张佳玮和张嘉佳。

我想了想说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我喜欢写同人,自由是美好的,但也是无足轻重的。周围的朋友出了书后在一切社交网络上卖书,顶着书名关注着豆瓣几十个书评,我不觉得那样我会快乐。我讨厌枷锁。我讨厌两万本的合约和百分之八的版税。

我看到一开始骄傲地顶着作协头衔的作者悄悄地去掉,我想象她知道这两个字没有那么神圣后的心路历程。然后我看到她给自己加了新的抬头:签约自媒体。游历五大洲。

时常开玩笑说当代社会少十万自媒体,世界会美好很多。可是哪里有这么简单,思想廉价到无法想象。

人太多了。思想太多了。

我经常,不,不如说每时每刻都在羡慕着稳定输出内容的作者。就像你们熟知的直播平台,如果没有特色,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停地直播。二十四小时,三十六小时。这样才能活下去。

作者同理,如果你的故事不至于让人铭记于心,那么你只能每天更新四千字,这四千字就只是在重复你所写过的一切,你的惯用字句,你的词组搭配。道理我都知道。

可是要怎样可以做到无可替代?

硅谷的码农用技术移民,支持着新总统希望一个新的社会。

大部分人还是普通人,不丑,也不漂亮。不有钱,也不算穷。

他们说这叫经济社会的幸存者——不是富人,也不是穷人。

你被债务绑架着吗,你在渴望爱你的人吗,你希望你的灵魂独一无二吗?

在我意气风发的时候,我想过,怎样写出相对受欢迎的作品。

你只需要把段落切碎,拒绝长段,每一行用代词打头。不倒叙,不复杂。

也可以用自己也闹不明白的词伪装自己的文笔,毕竟天知道多少人觉得看不太懂就是文笔好。

再或者用猎奇的“脑洞”来不断刺激读者,制造身体上虚无的疼痛,让手指断掉,让心脏被捧出来。

或许还有许多,言情、修仙、盗墓……

我在做什么。

我不会卖书,实际上是很不会卖书。我卖书的唯一指望就是读者大发慈悲,并且尽量不要出错。

时间长了难免不得不相信,没有那么有才华并不可耻。

之前无意看到采访咪蒙的一篇相关文章,她有一个观点比较有意思,许多人都在这么做着,她说:现在的社会需要的是“去自我化”的写作,和新概念时期不同了,表达自我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消灭自我,让读者感受不到作者,取得他们的认同,说出他们想说的话。

多么可怕。

我看到那么多作者,装逼型、猎奇型、甜蜜结局型、自我经历主导型、快更型。他们在抢占同样一块市场,我并不是在说好坏。

我只是……

我感到药效来了,我可以睡了。

说个事情吧,一开始很震惊,现在也很震惊。

血常规检测结果是中度贫血和低血压。所以之前一直隐隐约约的头疼头晕体力不支不是我想多了,也不是意志力不坚定,是我有病。

只是没觉得松一口气,感受不是什么:啊,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那我就放心了。

而是:去你大爷的,我不信。

再说了,贫血这种东西,我除了在青春疼痛小说上女主身上看到过,怎么也想不到能轮到我身上。

难道我吃得还不够多?挺多的吧……还不多吗?

这事不能细想,越想越气。

我的母亲比我还气,一边准备补品一边骂我:什么年代了,我们家住了一个难民。

没错,上海难民就是我了。

宠我。


不过吧,换个角度想也挺有意思。

我也不想把生活变得这么戏剧化,但是现在开门都不用我亲自动手,看一眼水杯就有人给我端到手里。

麻烦的是,随便干点什么都有人往我嘴里塞吃的。这种感觉非常诡异并且难受。想想看,看着电影呢,一颗红枣悄声无息地送进你嘴里;正在和人说话,一块苹果默默地出现在眼前;正在争夺目标点B,一杯牛奶静静地放在手边……

但我实在不太爱吃东西,如果可以靠代餐粉活着,我会非常乐意——可能这也是我贫血的原因了。

这段时间,我要是主动拿个什么东西吃,这帮人敢当场鼓掌给我看。

要不是我脸皮厚,几乎要不好意思了。

这件事也有好的地方,就是往年这个时候是个长辈就要打听我的个人隐私,下至学习生活,上到终身大事……现在都轻巧地转移到了如何养好身体,然后彼此亲切友好地询问体检结果,共同探讨食补良方。

我为家庭和谐做了贡献。


可是睡眠问题还是问题。

不过当代年轻人睡眠都像一坨屎,比我更糟的到处都是。大家同呼吸共命运,一起吸霾、一起猝死。

浪漫。


写作这方面,我永远没办法抗拒的是我本身存在的欲望。

之前也说过,我一直觉得我没有什么才华,有的只是无穷尽的表达欲罢了。不管我有多少朋友,每天能说多少话,内心似乎总有个地方没办法填满,难受。

孤独是人的本性,偶尔有那么几个阶段,都想找到这么一个人,将自己的脆弱交给对方,倾诉半生的故事,分享微不足道的思想,放任情绪互相影响。

可是天神都不能左右人的自由意志,这件事太难,稳定性很低,无法得到足够多的正面反馈。而我又是公认的自私自大的控制狂,还是回到舒适区比较好受。

关于舒适区这回事,也是好笑。人们总说要离开自己的舒适区,这样对自己有好处。可是为什么呢,我也没见当代人类闲着没事就去大自然里体验鲁宾逊的生活啊。旅行更是扯淡,辗转一圈,不过是换个地方喝酒和上网冲浪罢了。一天没有Wi-Fi都敢跪在地上哭。

再说回舒适区,我似乎可以认为,写文章可能就是我的舒适区。

人都是会成长的,我以前看看一些什么文章,觉得写得差还有这么多人喜欢简直是侮辱文字,看到有作者毫无敬意的玩弄文字应该就地枪毙。现在看开了,虽然还是爱以文识人,免不了偶尔嘴贱翻白眼。是的嘛,文章是最不能藏拙的东西了。三观、短板一眼就看透了。

什么人爱装逼,什么人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人无聊透顶,什么人想炫耀技巧……清楚得很,藏不住的。

如今半桶水般的批评家的心已经不再跳动了,回到了那个为了满足个人欲望的时候。

一个人看也好,一万个人看也好;千字一千也好,两分也好。都不重要。

我只想为了自己写东西。

当然,笔名还是要用的,毕竟我很难喜欢自己,这个一时半会真的改不了。

以道德要求自己,以法律要求他人。这句话多念几遍可能会活的轻松些。


我有那么多的故事,不想分享给恋人,只想分享给你。



这个还是要发的。

和啾啾匆忙见面,大晚上约吃饭,然后几个人点了一桌早餐。非常健康、非常养生。

啾啾的礼物包含了特产点心,地图、地铁卡(?)、催更明信片,还有一本台湾猫店的书。我怀疑她是想把我拐去台湾关在地下室里日夜更文。还要派猫全程监工我。

我看穿你了!阴谋!

吃完饭八点左右,嫌饭店吵,就找了家咖啡馆。进门前我信誓旦旦算了时间,说:好,这样,我们最晚聊到九点半,然后就散。

等出门的时候我一看表,十一点。

在夜风中,我感受到了一丝失策的茫然。

总之,很高兴见到非常可爱的啾、有漂亮旗袍的朋友,期待下次见面。


分享一部政治喜剧《Veep》

我知道,又到了【我爱你但你这安利我不吃】、【别想用截图骗我去看剧,我知道事实肯定不是你截出来的这个样子】的时间。

不过(是的,我有转折),我还是要推荐一下的。政治是关于人的学问,如果你爱人类,那这部剧对你来说会非常有意思。

和聪明的英剧不一样,有的时候我更爱美剧是因为美剧傻子多的那股天真,某种程度上非常能解压。有的剧看看名字就知道《法律与秩序:特殊受害者》,我的朋友称之为:扑面而来的愚蠢的美式正义。

有什么不好?我就喜欢傻子

这部剧也差不多,虽然讲政治必然充满嘲讽、互撕、自黑、无情无义、利益至上……类似的玩意,但主旋律还是可爱的美式傻瓜,没有什么装腔作势、故弄玄虚,每个角色都有股蠢兮兮的愣劲,好像不论怎么也不会受到外界伤害。(毕竟要符合喜剧原理)。

私货就是截图这对,我很喜欢明明不凶的家伙假装自己是颗小子弹四处吓唬人的设定,Dan正巧就是。更可爱的地方是还有个笨蛋会配合他,假装自己害怕。如果写文的话会很有意思。

总得来说,很轻松,吃饭的时候可以用来下饭。

---------

字幕下载:http://www.opensubtitles.org/zh/ssearch/sublanguageid-chi/idmovie-126709

【守望先锋/Overwatch】Home Sweet Home/去你妈的麦克雷 [短完]

衍生:Overwatch

CP:mccreaper / 185 / 源藏在对话里

summary:是给这张图的配文。

分级:这点程度只能算个PG13吧。我猜。

@ReaperYESYES

我也不知道摸了个什么鱼...基本就是战损住院了,损友们来看过了,但还是疼

莱耶斯把莫里森护在身下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他原本只想让士兵欠他一个人情,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提各种无理要求。然而等他一枪干掉在莫里森身后偷偷瞄准的敌人,还没等他有时间嘲笑莫里森,一阵炮火轰鸣,他没有多想因为整栋楼都在下陷,而莫里森头顶上正坠着一个无比巨大的希腊裸男雕像还是什么玩意,能把他俩砸成墨西哥大卷饼。...

【守望先锋/Overwatch】胆大包天麦克雷 [2]

衍生:Overwatch

CP:mccreaper / 猎空x黑百合/185

summary:再大的胆子也是师傅纵出来的。

Warning:死神第一人称。


[打不开就让微博DIE][1-2]


我竟然也有这一天,原以为我的擦边写法已经炉火纯青飞沙走石游走在规则边缘已然遁入暗影了。

算了,直接查看外链吧。慢点看看能不能搬去SY。




【LAW&ORDER:SPECIAL VICTIMS UNIT】息怒途径

CP:Nick Amaro & ADA Rafael Barba

Summary:愤怒管理不管用。



Barba今天庭审就没站起来过,即使到了应该站起来的时候,他也只是从椅子上下来,倚靠在控方的桌子上。法官严厉的眼神在他身上扫了几个来回,那有什么办法呢?

“反对,法官大人,主观臆测。”他说。

“我同意,法庭不予记录。”法官看向辩方,“请注意言辞。”

Barba得到辩方律师——他的老朋友——一个白眼。

结束后法官经过他的身边,Barba装着匆忙整理文件和笔记的样子。这就是为什么他在21世纪还要随身携带公文包以及三百张纸质文件,因为可以有效躲避不想回应的视线。...

【守望先锋】电子竞技不需要麦克雷 (短完)

衍生:Overwatch

CP:185组 

注意:洁癖患者不建议阅读。

设定:游戏世界线。之前看过一个视频,内容是英雄们地图任务结束,就会被传送到索马里公海等待下一个任务。

麦爹中心,有关麦克雷被服务器玩弄的故事。


 -----------


麦克雷最近心情不好,因为在战场上他一会儿打得死人,一会儿打不死人;一会儿能打远,一会儿打不远。弄得他怎么也适应不了,频频回复活点。莱耶斯还絮絮叨叨地劝他“你该把你的破枪扔了,学学我”、“科技这么发达,你就不能给自己换一块新表?”、“来让老师我教教你枪法”、“你知道你最应该改变的地方是哪里吗?对,就是那张破毯子”……麦...

【LAW&ORDER:SPECIAL VICTIMS UNIT】Date/约会 NC17 短完

CP:Nick Amaro & ADA Rafael Barba

Summary:警官和检察官的职业病。

Warning:故事发生在S15左右,可能包含剧透。

(用了SVU讲故事的模式,请自行脑补OP和过场音效。以及,看得懂这篇希望能告诉我一下。)

---------

Thefollowing story is

fictionaland does not depict

anyactual person or event


在刑事司法制度中,性侵犯被认为是特别可憎的罪行,在纽约,一群富有献身精神的警探,全力调查这些重案。他们属于一个精英团队,被称作“特殊受害...

【守望先锋/R麦/师徒组】倾诉(一发完)

※Overwatch

※死神x麦克雷

※游戏世界线

————

“别跑,别逼我去借钩子。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是死神。我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还看我?……好,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麦克雷发生了一点事情,我不确定会不会影响……呃,咱们日后的团队合作。当然,我们当然有团队合作了傻孩子,什么,你说莫里森那样的团队合作?得了吧就那蠢货,每次打架跑得最快的就是他,仗着自己有外挂还有棒子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你说谁今天往他棒子跟前凑了,我才没有!不是我,你看错了。啧,不说他。对,团队合作,我的团队合作就一个准则——‘DIEDIEDIE’!

“你还跑,我又不射你。还有,我跟你说话呢,这是战友与战友之间的友...

杜康九:

PARALLEL UNIVERSES  ∞

  夏天,夜晚(窝在床上)。宇宙,关于在不同时间和空间里的故事。
  前面是现实,后面的是长官带来的值得回味的短篇集。
  光是这几个元素串联起来,就已经足够让这个夜晚惬意又充满遐想,就好像在睡前就已经做了一场好梦。

  (精装的,封面舒服……我又摸又揉摆弄了很久,手感真好啊……说着又摸了起来。小小本的那个,拿在手上特别有安全感,特别喜欢……



   何其有幸能在里面插入了一张画,虽然我拿着书看着看着,看到自己那页插图的时候,  

  仍然自己被自己惊得把书合上了……

  很开心!但又有点羞…


  咳……再次不得不说的是,感谢长官写了这么多有趣的诚楼小故事……
  今天也一如既往喜欢蟹长官……文和人都……
    
  p.s  虽然当初长官说,如果我画教授明楼的话,愿意为此多加一段肉。
         我也没有特意记着……

【NYSM2/Danylan】KISS (短完)

CP:Daniel/Dylan Jack/Lula

Summary:伦敦揭秘的最后,丹尼尔给了迪伦一个惊喜。 

(真是不应该,我今天才看第一遍。有些细节可能不够圆满。)

( @Nego 喜欢吗。)


“迪伦去哪儿了?”丹尼尔一进门就被三个家伙死死地盯着,他们被下了死命令,在风头过去之前不准到处招摇。这些人被憋坏了,每个人都得找点新鲜的事情做,杰克立志要学习更高深的催眠术,每天都在四处扇人巴掌。梅里特是重点对象,弄得他几乎要神经衰弱,有一点轻微的响动就缩脖子然后大喊:“这没用!蠢货!”

丹尼尔理解他们的欲望。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他们是演员,他们是四骑士...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