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

收到了很多私信,很惊讶(也很感动)有朋友还在关心我的近况。

如果不嫌啰嗦,我就说说自己吧qwq

我还好,在一个不算新的领域(出版业)尝试一些新的东西。还在写东西(当然的),像我这样的人,总是想要发挥一下自己的价值,这一点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吧。

虽然现在的受众变得模糊和遥远,但我也在努力传达自己认为正确的声音。也许有一天它们真的出版了,我会有那个勇气拿出来给你们看。


关于之前删掉自己写的很多文章,想来也是十分自私的,我也一直没能有机会好好解释。今天也顺便说一说,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个感到伤心。

也就是近段时间,网络平台上的空间正在逐渐缩小,如果是出于灰色地带,那么就会弱势得令我难以忍受,不仅仅是删除文章,还有删除ID,牵扯到现实生活也不是没有案例。

我在这个所谓的灰色的地带里看得多了,逐渐也产生了疲惫感。从《知情权》开始,这种感觉越来越严重。

我知道我写下的故事在绝大部分读者眼里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如果能带给你们一些别的触动那我会非常非常开心——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让我逐渐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我不知道我的努力意义是什么。

同时我也很害怕,我害怕被指责:

是你自己触犯底线的吧。

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盈利啊!

脆皮鸭而已为什么要这么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自我感动。被删号也没什么大不了,你看看xx不就还好好的。

……

我害怕是因为我还没有强大到忽视这些指责。实际上,根本没有人对我说这些话,我仅仅是看到网友对一些作者的评价就足够惊心胆颤了。

“应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我常常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该怎么解释给他们?”


一方面我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令一方面我又不能摆脱世俗对我的要求。我只能承认自己有作为同人作者更大的追求。

年纪越来越大,安全感少得可怜,生了病,发现自己手中的底牌很少,几乎是没有穿衣服在奔跑。这样下去不悲观都很难吧。

于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想要的东西变得多了。很遗憾我也变成了一个无趣的大人。

于是我选择暂时退出同人创作环境,删除了我的文章,真的非常抱歉也一并删除了大家的评论。

一边是对网络平台发声权的不平等的呐喊,有一点类似被枪毙前自杀,好像这样能夺取一点自主权似的。

一边是进入更严格的制度内,试着用另一种形式说话。也算是一种成长吧。

当然这条路也不是什么康庄大道,但是我在学着调节自己的情绪了——这分明是自然而然的事嘛,我努力睡觉,努力吃饭,尽量保证自己心情愉悦。

就算这样前段时间还被诊断为突发性耳聋,吓我一跳。现在积极治疗听力已经恢复了XDD,不用担心。

周围的朋友很喜欢我,当然的啦,我这么可爱。


我没有忘记,现在经常想起我在诚楼这个圈子里得到了多少支持,没有你们我可能不会这么坚强。那个时候我那么脆弱易怒自满讨人厌,想想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擅自做出离开的决定,是我不对。等我调节好自己,我会回来的。

下一次我也许会变得像其他作者一样坚强,面对任何评论都淡然面对,能在同人创作中得到的乐趣多过迷茫。

也许我会坚持使用一个ID,不怕面对过去的自己。


这个账号我会经常登录的,私信我都有看,很多我都不敢轻易回复,我很怕我的语言太过轻薄,不足以回应同等的情绪。

写下这篇文字,也希望有关心这个ID(我)的人看到,我很好,我努力在生活。

希望你也是一样。我像你关心我一样,关心你。

祝一切都好。


之前删文只留下了这么一张截图,但我认为也足够了,它在我心中的位置永远是最特殊的。

我会把它和一窝小猫,一团棉花糖,一封带着香气的信,一瓶甜甜的酒,一首最爱的诗,还和我最爱的乐队放在一块儿。



评论(24)
热度(67)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