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四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

(重发)

4

明楼换了几个姿势,终于坐起来——他得去洗干净。虽然是自己提出的邀请,但是全身使用过度的不适存在感太强。外面一点响动也没有,也不知道阿诚在干什么。他拉了件睡衣,赤脚走出房间。

外面天色开始发白,精神上长期处于黑暗之中,导致他连白日都甚是喜爱。地下机构果然害人不浅啊,明楼深呼吸一下,朝浴室走去。

脚步有点虚浮,这是欢愉后特有的甜蜜。他刻意不去在意酸痛的大腿肌肉和湿乎乎的某处。发情期再加上特高课一天两夜的疲劳战术,明楼巴不得快点入睡,好短暂地忘了这一团乱事儿。

到浴室门前他已经察觉到了阿诚在里面,他屈起手指敲一敲:“阿诚?”

里面很安静,没有声音。

明楼警惕起来,转动把手发现门没上锁,也就往前一推,门被障碍物卡住了,仔细一看是阿诚坐在门后。明楼瞬间清醒过来,低声唤道:“阿诚。”随后蹲下身,将手臂伸进门缝摸索。还未摸到什么,突然抓住手腕。他放下心来,半责备地说:“放开,你在这门后做什么?”

阿诚从门后探出头,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地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要……”明楼考虑着说辞,“清理一下。”

他后悔地一咬牙,一定是太过缺乏睡眠,他挑了一个暗示性最明显的词。果然阿诚瞳孔放大了一圈,还马上低下头去:“对不起……”

“你在这里睡觉要是着凉了可怎么办?”明楼皱眉使眼色叫他站起来,“去床上。”

“我要等结退掉,它没在它该在的地方。”阿诚一直没松着明楼手腕的手,这会儿拇指顺着滑动两下,也许是无意识的,也许是故意的。

明楼心跳又加快了,他也只得沉着气,哄道:“现在呢?”

阿诚把脑袋缩回去,半晌,道:“没事了。”

明楼心里有些失望,似乎可惜阿诚没在他体内成结,完完整整地标记他。这是生理本能,对,生理本能。他清一清嗓子:“那就出来吧。”

当门彻底打开后两个人都有些尴尬,阿诚不敢低着头(大哥没穿多少东西),也不敢抬头直视大哥的眼睛。只好盯着墙壁的某一处,说:“我没有准备热水。”

明楼把阿诚从浴室里扯出来:“没关系,很快就好。”

上海的冬天洗冷水澡可不是闹着玩的。阿诚拧紧眉头:“这可不行,您稍等一下。”

 ————

图片请戳我


 

----------------------

一个小警告:看明台话里的意思大家也该明白了吧,会有台风。是的王癫疯,不对,天风老师,会被推。我们还能简单地推理出,明台可比阿诚哥要先得手呢。真是好小子。(这句划掉)

 于是我们下周见 。





评论(47)
热度(668)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