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七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7

明楼晚上没睡好,早起也没什么胃口。久违地戴上了眼镜,一大清早黑着脸没吃早饭就要去办公厅。

外头很冷,从昨晚就开始下雨。大姐说在房里用餐,桂姨在里面伺候着。阿诚正和明台坐在餐桌前吃饭,看到大哥也没打伞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只好匆忙扒了两口粥,心疼阿香的好手艺,丢下碗追了出去。

“大哥,”他一边快步跑到明楼前替他打开车门,一边说,“时间还早,您不吃早饭吗?”

明楼镜片上挂了些水珠,也不说话,斜眼看了看他。阿诚忙闭紧嘴,麻利地开车上路。

不该问的,不问。

到了新政府办公厅才看到76号梁仲春正候着呢。看到二人走来,梁处长忙在脸上堆了笑。明楼却像没有看到他一般,径直走进办公室用力关上了门。

震地门外两人一哆嗦。阿诚也不是没见过明楼发火,但是以前都是清楚地知道大哥在演戏给别人看,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这一次,怕是他也在攻击范围内啊。

他转身,看着梁仲春。

“梁处长您这是做了什么?明长官今天一大早就这个脸色。我求求您,以后您兴风作浪的时候您倒是也跟我通个气,好让我知道打把伞啊。”

梁仲春一叹气:“这谁能料得到啊!?”

“到底怎么了?”阿诚自己也摸不透,心急地看了眼四周,“我看就您在这,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事情倒是不大,”梁仲春继续愁眉苦脸,说着拄着手杖敲了敲地面,“有人打着76号的名义给外头小报纸卖了新闻。说是明大长官被日本人制裁了,犯人就关押在76号里面。这也就罢了,原本这事儿都被我压了下来,就算消息已经了传出去,那也只能算得上是谣传,明长官最多骂我一通。但是不知怎的今天居然见报了,还配了明长官的的照片……这不,我一大早看到报纸就赶紧赶了过来嘛。”他掏出帕子擦了擦汗,“那篇文章用词真是狠啊,字字见血,毫不留情。阿诚先生,要么您进去帮我给明大长官顺顺气儿?躲过这一劫,我梁某人必有重谢。”

阿诚了然地点点头,暗自松一口气。连忙摆手:“明先生一大早就气得跟什么似的,我也躲不过。您是聪明人,让我去顺气,不是让我去堵枪口吗?”顿一顿,他一眨眼,又说:“这枪口也不是不能堵,只是……不能白堵。”

梁仲春口里啧了一声:“阿诚先生未免太精明了。”

“不是精明,这是你情我愿。”说罢,他弯腰低声道:“您知道我的银行保险柜号码,至于多少,您看着办。”

 

明楼心烦意乱地在办公桌前来回踱步。这几日也谈不上焦头烂额,明台小组在静默,其他小组任务都按计划进行。他要应付的无非就是一个藤田,那老头新上任,还要管自己的事情,所以这些日子里也没多事。他连去特高科走动都省了。但不知怎的,就是压不下火。

今早的报纸更是火上浇油,一睁眼就看到白纸黑字从里到外将他骂了个透不说,竟然还有一张被特高科释放那天的照片。明目张胆地写着明楼位置不保,即将受到制裁。再往下看,记者最后声称这是从76号流出的情报。

好啊。76号如今的胆子越来越大,这种东西都敢拿出去卖钱。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明楼正巧背对着,也没转头就骂道:“梁仲春,你还敢来见我?”

“明先生,是我。”阿诚的声音。

明楼被这么软软地一叫,憋的怒气也没处发了。他黑着脸嗯了一声:“叫梁处长进来。”

阿诚没有理会,走进来带上门。

“大哥,这么生气可对身体不好。”他一边说一边瞅着桌上摊开的报纸,“我泡了您最爱喝的龙井,先消消气。”

“消什么气?”明楼高声反问道,“我现在做什么还轮得着你来教我了是不是,要不要我把这位置让给你,你来坐?”

“大哥……”阿诚被吼了一嗓子也不慌,“您瞧,早上那么大的雨,您也不打伞。衣服都湿了。”

“我让你叫梁仲春进来,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明楼皱着眉,命令道:“现在就去。”

“知道了,大哥。”阿诚答应着,却也不动,咧着嘴看着明楼笑。

这又是什么意思?明楼被笑得莫名其妙,发火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这么不尴不尬地僵持一会儿,阿诚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依我看,这张照片拍得不错。郭骑云技术长进了。不信您仔细看,面对日本人,您非但没有一点点惧怕的意思,还昂首挺胸……”

“阿诚!”明楼连打断他,低声问道,“你什么意思,这照片是你拍的?”

“没错。”阿诚笑着说,“文章也是我写的。”说完,他欣赏了一会儿大哥震惊的样子。无辜地说:“别这么看着我,作为您的副官,我总要帮您找地方泻火。您的火这么旺,万一烧着自己人可怎么办?”

明楼一时半刻还是找不到话说,他疑惑地看着阿诚,猜测对方瞒着他的缘由。

在报纸上做文章,这种事情他们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因为这算是一个低成本的伪装手段。通常是找些小报,瞎说一通,至于写了什么,明楼连看都不用看。但阿诚从来不会一声不吭把他蒙在鼓里。

很快,他明白过来。这就是为什么一份无足轻重的小报会一大早和重庆日报一起摊在自己的桌子上。

“你……”他伸手一指,后半句却说不下去。

“我是应该和您说一声的,但是,我怕您不想跟我说话。”阿诚低下头,再抬眼的时候眼里已经有了雾气。连声音都跟着发抖,一整个委屈极了:“已经好几天了,除了在大姐和明台面前还算亲热……我不想招您烦心。”

“我不想和你说话?”明楼反问道。

等等,是谁不想和谁?他得把这事顺顺清楚。

“是啊,您不想跟我说话,您躲着我。就连大姐都看出来我们气氛不太对。昨晚还把我叫去房里,嘱咐我让我让着您……”

“——大姐她这么说?”

阿诚抬手看了眼照片,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放进口袋。接着从衣服外套里抽出手帕,径自走到明楼身边。低声说:“您别生气了。我这就给您去叫梁处长进来,只不过,再发火也要注意仪态不是?”

说着,他伸手帮明楼擦了擦被雨水打湿的领带,领口,再往上……擦了擦脸颊。

明楼看上去还是没闹明白,一脸的不知所措,但是也没伸手把阿诚推开。阿诚擦了两下,停了手。他们靠得很近,呼吸都撞在一起。他咧嘴一笑,也没给明楼留多长得反应时间,贴过身吻上了自己的大哥。

一个带着雨水湿气的吻。

明楼的唇有些冰冷,因为惊讶和抗拒,气息乱成一团。阿诚用舌头撬开明长官的牙齿,用最虔诚的心和最下流的欲望吮吸对方的唇舌。明楼躲了些距离,但很快又妥协了。他半迁就地朝后仰着身子,主动配合着半张开嘴。

终于受到了鼓励,阿诚忙不迭地要侵占领地。伸手按住大哥的腰让他们两个靠在一起,明楼跌跌撞撞地朝后退了两步,整个人靠在办公桌上才能撑得住阿诚的热情。

“别急……”他低声说,滚烫的呼吸让镜片一片朦胧。

阿诚用膝盖分开明楼的大腿,找到正确的位置,暗示性地往前一顶。明楼哼了一嗓子,手摸索着要抓稳桌沿。放在桌边的一杯龙井就那么应声而落,发出巨大的声响。

两个人这才停下了。

明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带些不真不假的嗔怒:“长本事了,你这是要亲我还是要咬死我?”

阿诚心虚地一笑,伸手摘下明楼的眼镜。答非所问:“大哥的镜片脏了,我帮您去擦擦。”

 

阿诚一出门,梁仲春马上凑上来问道:“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是劝过了。”他把托盘里的碎片给梁仲春看,“瞧,他骂也骂了,茶杯也砸了,对我发了一通火。你自求多福吧。”

进了门,梁处长忙赶在明楼前头说:“明长官您别生气,卑职方才已经派人把报纸尽数收回了。保证一份都不差的收回来,扔进茅坑的也捡回来。好在这也就是个小报,才会有不该有的纰漏。若是大报社,卑职一定能在印刷前就拦下来。至于是76号哪个内鬼,我也一定……”

“好了,”明楼懒懒地打断他,“‘一定,一定’你除了这两个字还会说什么?我不管你们76号的胳膊打算伸多长,也不管你的个人生意是不是红红火火。就因为你们76号让这样的消息透露出去,导致中储券跌成这样,要是影响整个上海经济谁负责?你76号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是,是……”梁仲春应着声。“担不起……担不起。”

明楼一摆手:“算了,事到如今,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你明天找家大报社,把这事给我说清楚了。要是以后再发生这种信息泄露的事,我就亲自看着你整治你们76号那群见钱眼开的内鬼。明白了吗?”

又说了几句,梁仲春就被稀里糊涂地打发了出来。

站在门口,他还没太反应过来。预想中的狂轰滥炸没有发生也就罢了,炮火居然没什么力道。

他擦一擦头上被自己吓出来的虚汗,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看来的确要给那个诚秘书重礼才行啊。


TBC

评论(61)
热度(740)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