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九章(上)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对不起大家这一章有点短……)


9(上)

“收敛一点眼神。”明楼上车前扭头跟阿诚说,“在家也就算了,到了外面处处都有眼尖之人。”

阿诚假惺惺地咳一声,低声问:“有那么明显吗?”

“方才饭桌上明台光顾着憋笑都要喘不上气了。”

“那大姐呢?”

“大姐是个明白人……”明楼抬眼看看明公馆,心道今天这雨怕是下不下来了,“政治的事我们该瞒就不会松口,但这事,怕是瞒不得。”

阿诚觉得手心有些发汗,他张一张嘴,想说的话也没说出口,只得答:“是。”

“你怕什么?”明楼含着笑问,伸手给他整一整领口。“若是大姐反对,你就断了念想?”

阿诚也跟着一笑,遗憾地摇摇头:“大姐要说不同意,那断了就断了吧。”

明楼话头一顿,抬腿上车,阿诚给他关门前听到里面小声抱怨:“好啊,一个个都骑到我头上去了……”

被这么一闹阿诚却也平静了下来。到了新政府办公厅,他替明楼拉开车门,对方看也不看他一眼,下车走在前面。风衣下摆甩开,鞋跟擦着地面。阿诚目送大哥进门,他得先去海军总署,再去和黎叔碰头。

 

毒蝎小组这次营救劳工的行动按计划应该不会有太多伤亡,枪支弹药加上足够的兵力,是双保险。王天风虽然疯疯癫癫没个谱,但训练出来的士兵还是可以放心的。

他坐在办公桌前,手底下是日常文件。他顺手在关税报表背面画了个极简陋的草图,再一次检查计划的可靠性和完整性。

象征明台的符号是个三角,明楼顺完计划,用钢笔报复性地戳一戳:“不让人省心。”接着他把纸撕碎,扔进脚下的铁桶,就手又浇了半杯茶上去冲掉墨迹。

在这心急也不是办法,他朝后一靠,捏了捏鼻梁。

自从确定了和阿诚的关系,他总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些。

明楼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乱世里的枭雄,若是他还有年轻时那股个人英雄主义,或者说图一个丰功伟绩,这一路走来也不会最终到了这个就算牺牲也被世人指着骂活该的位置。他只是想在能力范围内,保护明家。

这是信仰,最坚定不动摇的理想。是真正的保家卫国,先国,后家。

只怕是他们明家的孩子各个都是这样的思想,想到这他竟然抿嘴笑了笑。这笑里参着的是他从未对家人提过的自豪。

策反明台迫在眉睫,若把明台留给疯子,怕是明台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这就是他最恨疯子的地方,完全的牺牲主义、毫无人性的“顾全大局”。只要能走赢,疯子才不管谁是死棋谁是活棋,他谁也不想保,就算走死他自己他也要把这盘棋赢到手。不是疯子是什么?看上去英勇无比,实则目光短浅,盲目牺牲。

死间计划若真按着疯子的来,他们一个也活不成。人都死光了,还抗什么战?好在眼下还有时间,他还能另外布局。

而他的这个局,一定要比王天风的更毒辣,更聪明,更大,才能把死棋走活。

任何故事上,拥有软肋的人下场都是极惨。古希腊神话里的那个战神,全身浸在冥河水里,刀枪不入。只有脚踵是他的弱点,最后就被射中脚踵而死。

明楼未曾奢望过全身而退,可是保护自己该保护的人,怎么能算愚蠢地贪心呢?

 

果然如自己所料,明台小组出了状况。将有劳动力的劳工收为兵力怕是不行了,除去放弃没有别的办法。明台脑子不清不楚也就罢了,连在一起的黎叔也跟着犯浑。简直混账,一个个全都无视他这个上线,牺牲也要有等价物交换才叫牺牲,丝毫不考虑自身的价值那叫送死。

“大哥,”阿诚还在火上浇油,“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会把明台完完整整地带回来。”

明楼抓着他的领口,气得气血翻涌,看着他:“你有几条命?”

阿诚心虚起来:“一条。”

“给我留着你这条命,”明楼最后说,“若是以后再说拿你的命去换明台的命,就不用留在我这了。”

阿诚站在那儿,活像小时候那个倔驴。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的地位比明台要低,怎么哄都改不了。

“傻站着干什么?”明楼说,声音都在抖。一句威胁活生生地说成了恳求:“都给我活着回来。”

阿诚突然走过来,张开手一把抱住他。

“大哥,”阿诚十分用力,脸埋在他的脖颈,一说话暖烘烘的呼吸就打上去。接下来的话几乎轻到只剩气音:“我错了,别怕,我们不会抛下你。”

明楼没想到有这么一出,犹豫一下,没再否认。

“快去,”他说,“时间不等人。”

阿诚退开来,略鞠一躬便离开了。

明楼站在窗边,看着阿诚离开才稳下心来。直到今日,他才算是彻底明白了大姐的心情。不用冲锋陷阵的人,却是最煎熬的。他伸出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比什么都煎熬。


评论(24)
热度(538)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