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五章(上)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有时间写就多更,没时间就少更。大家别怪我。)


15

明台曾经有个愿望,等到了一个好时候(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是好时候)带老师出去买衣服。他绝对不会打瞌睡,也不会不耐烦。他要跑遍上海最好的服装店,从里到外买它十套八套……不!一百套!他挑款式,然后就坐在那儿等老师穿了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然后他明小少爷就把票子往桌面上那么一拍:“买!”

这个愚蠢的愿望他谁也没敢告诉,只是偶尔就会想一想,完善一下。以至于到了最后越来越离谱,比如和老师高高兴兴地拉着手还能讨要个甜蜜蜜的吻什么的。

这么想多了,就入戏了。偶尔王天风被他盯得发毛,过来就踹他膝盖。

“站直了,别一脸傻气!”

于曼丽抿着嘴在一旁笑,等王天风转过身去,她就踮脚倾身用软糯地音调说:“你呀,可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去!”明台对曼丽翻白眼。“你知道什么呀你。”

“我知道的可多着呢。”曼丽也不服气,“知道那是什么眼神。”说罢,她换一种口气,略带惆怅,像小猫般的抓心挠肺,却又温柔无害,“因为我也这么看过别人。”

明台心里一慌,闭嘴不说话。

“瞧你那样儿,”曼丽哼一声,“被吓着啦?你放心,我可不敢跟那位抢人。”

“还不知道他要不要我呢。”明台嘟囔着,说给曼丽,也说给自己。

关于王天风的那些风云事迹,明台也只从郭骑云那里听到过一些,。比如手段毒辣(他已经领教过了)、计谋过人、冷血无情……虽然事后这些形容词在大哥那里就变了一种说法,但明台也没有应此动摇。大不了就是再被打一顿,大哥还真能掏枪毙了他不成?再说了,对于痛打自己这件事,老师的决心和行动力那可比大哥强多了,强一百倍。王天风揍人的手段,独一无二,专业有效,招招下去让人哭都哭不出来,只能哀嚎着求饶。

就连这个,也是他感激王天风地地方。

明家的孩子个个优秀,他早就知道自己再怎么读书也比不过大哥和阿诚哥,那两个人大学期间读个学位就跟喝水似的,又是经济又是化学,每回阿诚哥看到他的试卷都要摇头叹气,大哥更不用说了,张口闭口就是“要继续努力,别贪玩”。

他年轻,从小备受宠爱,好像他拥有的一切都只是家人给他的赏赐,而不是出于他的努力和愿望。不只是嘴上说说,他不怕挨打和吃苦,只怕白白浪费了自己的生命。他是怕惹大姐不高兴,才一直捧着书本,背拉丁文,学文法。就像大哥说的那样,那日被王天风劫走强迫进了军校,给了他这个机会,给了他最需要的借口,给了他真正做自己的可能。

遇到王天风,明台顶了好些年的“娇生惯养玩世不恭的小少爷”的名头,第一回被摘了个彻底。他不但能施展拳脚,还能为国效力。再也没有比这更美的事儿了。

就像是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就像是被伯乐相中的良驹,就像是……明台不知道还能怎么说。他每天都兴奋不已,只为努力得到老师一个肯定。

上天给了他太多运气,他得到得比肯定要好一万倍,一个标记。

所以当大哥要求他与程小姐结婚时,他并没有感到很意外。总得发生点不好的事情来平衡运气嘛。

“你能承受多少?”大哥这么问他。

“要看为了什么。”他说。

大哥沉默一下:“为了国家。”

“万死不辞。”

“如果再让你除掉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呢?”大哥眼神有些闪躲,“你能下手吗?”

明台笑了笑,关于这个问题他的确想过:“同归于尽,决不苟活。”

明楼不温不火地看着他,表面看上去没有反对,但明台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大脑里正在飞速算计得失。他笑着看大哥,等着他的结果。

“阿诚已经问过你了,我再问一遍,你当真知道‘惊雷’吗?”

“我知道,我愿为老师遵守承诺。”

他是士兵,他要服从上级,他的上线是明楼,如果明楼给了他任务,他必须照办。不过这世间万物都有条条框框,唯有一条自由之路谁也没办法阻止,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若是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一定毫无恐惧地面对死亡。

最后,大哥站起身拍了拍他。说:“长大了。”

明台笑一笑:“这是夸奖?”

“不完全是。”明楼宠溺地一笑,“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大哥请问。”

“‘毒蝎’小组收到的秘密电文是什么?”

明台扬眉:“那个啊——”他假模假式地叹一口气,“大哥可比我想得八卦多了。‘归巢,勿念’。”

“就这个?”

“就这个。”

明楼哼了一声,絮絮叨叨地转身:“是谁的巢,可不由一个人说了算。”

 

管他是谁的巢,谁的窝,只要老师能来,明台就离那个渺小的愿望又近了些。他不要手表,明家小少爷不来睹物思人这一套,他要真真切切地看到老师,操到老师。他要二人肩并肩,骑马上路,尽管是走向死路。

 


评论(21)
热度(417)
  1. 兵长一米六Nomen-Nescio 转载了此文字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