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七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你们不乖,想我还不赞我。)

17

 

明台取到了密码本,成功在76号眼皮子底下逃脱。王天风脸上带着笑拨通明楼的电话。“怎么样?”对方的口气一向傲慢的理所应当。“青出于蓝。”他说。

明楼沉默了很久,用同样的口气说:“你赢了,指挥权归你。”王天风正要挂电话,明楼突然简短地道了个歉:“对不起。”

“别婆婆妈妈。”王天风压低声音骂道,“愿赌服输。”等对方挂断,他才拿下听筒。

不论如何这场战争都是要载入史册的,明台小组也好,他也好,对死间计划的成就来说都微不足道。他那一日将明台带回军统就已经料到那孩子会用在某个不可代替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他又想起明台笑着看他:“老师教得好。”

明家怎么养出这么个小子的。王天风不再去想这些,既然明楼让出了指挥权,那他至少能保证任务一定成功,还有很大的可能是——他能保明台。那条毒蛇几次三番地说:“你会害死他。”他倒要走活明台这枚棋给他看看。

 

明楼放下电话很久没有说话。阿诚忍不住问:“怎么样?”

“青出于蓝。”明楼说。“毒蜂教得不错,现在路只剩下一条了。”他恍惚地看一眼窗外,明知故问:“几时了?”

明诚抬手看一眼表:“快到时间了。”

这一次明镜去苏州是为了给新的情报点供应电线电缆等物资,不过那个情报点早已经暴露,藤田正在彻查供应链的源头。阿诚的那封匿名信上有明镜具体的行程,和一些顺应藤田猜想的假设。按照藤田的作风,就算是空跑一趟,也一定会抓捕明镜。

“该去76号走动走动了。”明楼说。

“毒蜂知道您出尔反尔,会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阿诚问道。“他太不稳定,适合放在这样的位置上吗?”

“他不会。”明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也不敢,因为这样一来等于蒙住了他的眼镜,如果乱来,只会把所有人都变成无头苍蝇,代价太大,会影响整个计划。”

明楼话一说完,电话马上就打来了。他使了个眼色叫阿诚接起来。

“这里是……”

“我找师哥。”听筒里传来汪曼春的声音。明楼接过电话,说:“是我。”

“师哥,汇丰银行出事了。一个抗日分子从这里的保险柜里拿了一份重要物品,刚才打死我的人跑了。”

“跑了?”明楼重复道,拉高声音,“你是怎么做事的,对方有几个人,你带了多少人,封锁了周边了吗?”

汪曼春说:“师哥——明长官先不要着急,等我说完,您就知道您会庆幸他跑了。”

“说。”

“我在汇丰银行的天台上,捡到了了一块手表。”

明楼冲阿诚点点头,对方也回应他,快步拉开门出去了。

“什么手表?”明楼继续说。

“一个有特殊编号的手表,”汪曼春几乎势在必得,“您猜猜属于谁?”

明楼没说话,等她自己说下去。

汪曼春等了一阵,说:“明台。”

“是吗。”明楼回答。

“师哥并不意外?这倒是令我很意外……”

明楼沉默了一下,问:“你先不要声张,我们见个面。至于人,既然都跑了,你再守着也是白用功。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咖啡馆,我告诉你一些事情。”

 

阿诚一直走出新政府的大门,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拨通梁仲春家里的号码。

“喂,是阿诚兄弟啊,什么事儿这么急火火的,我这儿正吃着饭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吃饭!”阿诚急匆匆地说,“让你的人立刻去汇丰银行以西七百米的十字路口,封锁那里。你们的视线范围内会有一栋民居,大门是暗红色。你会有收获的,等你抓到人,再来找我。”

“什么?”梁仲春被一通说得没缓过神,“我要抓谁?”

“我刚刚得到的情报。”阿诚压低声音,“汪处长也在汇丰银行附近,所以你最好要快,据说——是毒蜂。”

“毒蜂?”梁仲春接着问,“你是哪里来的消息,可靠吗?”

阿诚气得骂了两句:“你就不能灵活一点?抓到了先找地方关起来,抓对了,有功,抓错了,也不关你的事儿。反正我已经告诉你了,要不要这个功劳你要不要自己看着办。”说罢他直接挂掉电话,再返回新政府的时候明楼正在车边等着。

“安排好了?”

阿诚替明楼拉开车门:“好了。”

“以前撒的网这下都用到了。”明楼在路上说。“干得不错。”

阿诚扭头看他一眼,坏笑:“大哥,昨晚睡得好吗?”

明楼表情一滞,还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口气:“不用费心。”

 

等他们到的时候汪曼春已经等在那里了,她抬眼看阿诚一眼,明楼就打发他先下去。

“师哥该不会是要求情吧?”汪曼春不等明楼坐下就说,“证据确凿,明台就是‘毒蝎’。”

“我能看看吗?”明楼说。

崭新的伯爵手表推到眼前,明楼没用手接,只是垂眼看了看。“全上海有这么多人买得起这牌子,你怎么可以肯定这是明台的?”

“限量编号,价格昂贵,除去外国人和背景清白的那些,目标就缩小了不少。”汪曼春伸手摸一摸表面,“当然,师哥也可以说是明台丢了,找不到了。但是这种理由,是不会妨碍我们76号抓人的。还有,现如今其他几个说不清楚地人都已经在76号里头关着了,师哥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可能。”

“你怎么又知道就是今天掉的呢?”明楼接着问道,“也可能是昨天,前天,任何一天。明台手里有些闲钱,来汇丰银行不碍着谁吧?也许那孩子就是喜欢在天台上透透气。”

汪曼春勾起一边的嘴角:“这两天一直在下雨,也就是早上雨才停。地面上到处都是水,而这只手表却干干净净。足以推算出时间。”她换了个口气,“如果师哥叫我来只是为了这个,那我就回去了。不论什么理由都不能洗清明台的怀疑,除非他能拿出不在场证据。师哥不妨告诉我,明台今天在哪里,做了什么,我现在能见他吗?或者,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把明台的那块手表找回来……”

“曼春——”明楼头一次用乞求的口吻,“听师哥把话说完。”

汪曼春咬一咬唇,捏着手表重新坐下来。再一次重复:“我不会因为明台姓‘明’就手下留情……”

“师哥也不会要求你这些。”明楼回答,“只是,你知道如果明台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个抗日分子,你知道我会怎么样吗?”

“只要师哥清清白白,谁敢动你?”

“话说得轻巧!”明楼一拍桌子,震得桌面一颤,咖啡杯与精致的汤匙碰撞发出一声轻响,他捏紧拳头,“上次谈话我就暗示过你,我早就怀疑明台的身份。为什么我忍耐了这么久都没有说出来,这其中有多少难处你知道吗?”

汪曼春被明楼的气势吓住了,小声问:“会怎么样?”

“藤田芳政还没来上海就敢抓我去审问,如今有了这么大个证据,他若是想处理我,我就等于任人宰割。你想看我落到那种地步吗?别说是现在的职位,我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

“我会帮师哥的……”汪曼春急忙抓住明楼的手,“我保证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连我自己都保证不了,你能保证什么?76号是什么地方你自己不知道,你若是包庇我,你自己也逃不了干系。”他看着她,“还是说你就是希望看到明家,不,看到我落到那种地步去?”

汪曼春百口莫辩。

“——既然明台已经逃走了。”明楼深吸一口气,放过了她,“只剩下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汪曼春问。

“我来帮你杀了‘毒蝎’,让我加入你们的行动,在众人面前表达我对帝国和新政府的决心。”他冲着汪曼春苦涩地一笑,“在那之前,答应师哥,先不要把明台的身份暴露出去。”顿了顿,他暗示道:“如果我们之间这份情愫还在,要知道,师哥只能靠你了。”

汪曼春有些为难,最终还是点点头:“可是他现在跑得无影无踪,我们怎么才能抓到他呢?”

“很简单,”明楼笑了一声,“相信我,很快,他就要露出马脚。”

汪曼春站起身:“不早了,师哥,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

车上,汪曼春挨着明楼很近。共享秘密的最直接效果就是拉近二人的关系,明楼看上去很疲惫,她就软软地问:“师哥,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还好有你。”明楼温柔地回答她,只是似乎感到后视镜里阿诚不太愉快的表情。“我知道他自打从香港回来就十分可疑,但现在让我接受,还是——”

“幸好他还没来得及对师哥下手,”汪曼春说,“只要一想到抗日分子与师哥同处一室,我就感到脊背发凉。”

到了76号,车没停稳就看到梁处长候在门口,拄着拐杖,身体习惯性地朝那一边的重心歪斜。

等明楼下车,他就远远地打招呼:“哟,正巧正巧,明长官也在,不用卑职跑一趟政府大厅了。”

“什么事?”明楼问。

“没什么,在明长官与汪处长喝咖啡聊天的时候,梁某不敢怠工,恰巧捉到了一名抗日分子……”

汪曼春朝前一步,耻笑道:“就你,‘恰巧’?怕是在路上随便抓了个人就带进76号了吧。”

“我可不像某些人,眉毛胡子一把抓。”他看了看四周,手里有了牌,腰杆也跟着硬了起来,“算了,不等我们进去聊了,时间紧迫,是‘毒蜂’。”

看到面前三人皆是一惊,梁仲春笑了笑:“正是那位,已经核实过了,千真万确——”他瞅一眼明楼,对方脸色难看得很。但是不说也得说了,他叹一口气:“还有,藤田课长要我转告明长官……”

明楼看他一眼:“有话就说!”

“明镜被捕。”明楼朝后跌了一步,汪曼春急忙扶助他。梁仲春接着说:“罪名是为抗日分子供应物资。”

“这不可能……”明楼颤抖地说,过了半晌,他捏了捏汪曼春的手。“藤田课长那里一会儿再去,带我去看看‘毒蜂’。”


评论(25)
热度(470)
  1. 兵长一米六Nomen-Nescio 转载了此文字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