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九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看完此章要是觉得很无聊,欢迎戳此链接平复心情:【伪装者】【诚楼】请你不要再迷恋哥(第一弹)

 

19

“明先生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吗?”藤田打量着明楼,对方站得很直,并未看到一丝犹豫。“现在的情况……”

“如果藤田课长有了真真正正拿得出手的证据,我大姐想必是活不成了吧。”明楼突然说,“您把她关在特高课,却不送去76号审问,刚才那一幕想必是要演给我看的,不得不说的确起到了震慑我的效果。但是……”

他看着藤田的眼睛,“您若是怀疑我什么,大可以直接来问我,不用搞这些玩意。我对帝国的忠心,经得起任何质疑。”

“是吗?”藤田问道,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这个老辣的日本人擅长用这种故弄玄虚的方式来迷惑对方,从不多透露自己的所思所想,每一句话都像是试探,指引猎物掉进他的陷阱里。而应对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坚定自己的说辞,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如果藤田先生想听我替我大姐求情,那您就看错我了。我只希望我明家的人不要仅仅因为一个简单的怀疑就背上一个‘抗日分子’的名头。我明楼努力至今,这四个字能轻易全盘否决了我。当然,如果藤田课长是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效果……您知道,我的位置想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人代替的,”他继续说,“藤田先生要借这件事停了我的职——您最好自己在心里掂量掂量,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藤田摆一摆手:“明先生多虑了,对于明镜女士这件事,不得不说的确还有一些疑点没有解开,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一定让她死得清清白白。至于是否会牵扯到明长官你,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明楼点一点头,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地就说出了这句话。看来是想放长线钓大鱼,越贪心的猎手,越经得起忍耐。他也不再多说:“我这次来其实主要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我已经得到了消息。”藤田说,“有关第三战区?”

“这将关系着帝国千万军人的生命,如果此次能顺利获得情报,必将得到一场大捷。”明楼说着,蛊惑的味道尤其浓重。不论是谁都想听到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藤田自打上任,就没有做出过任何成绩,甚至连高木都盯着他这个位置,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战绩和新的进展。如果他想要,明楼就给他。“还有,76号已经捕获了‘毒蜂’,并且,汪处长猜测,这个‘毒蜂’就是‘毒蝎’的上线。此次第三战区战略部署计划必定有这二人参与,我愿意竭力协助汪处长,顺藤摸瓜,将抗日分子一网打尽。”

藤田的表情舒展开来,但是却说:“关于这件事,明先生还是不要费心了。做好本职工作最为重要。”

明楼听出了对方的意思,微笑道:“那是当然。经济是战争的命脉。”

 

谈话结束后明楼与藤田肩并肩走出大门,在门口看到了76号的车。

“可能汪处长有事找您。”明楼说。

正说着,车门打开,汪曼春迈腿出来。她脚下蹬着军靴,看起来有种特别的英气。“我来这里接明长官。”打了个简短的招呼后,汪曼春这么说。“关于‘毒蝎’。”

明楼扭头看了一眼藤田,对方点点头说:“那就辛苦二位了。”得到了许可,他转身对阿诚嘱咐道:“你就不用跟着了,我坐汪处长的车走。”

“是。”阿诚回答。

汪曼春拉开车门,等明楼先坐进去,自己紧跟其后。

 

“我想阿诚先生是有话想对我说吧。”看着76号的专车远去,藤田慢悠悠地问。

阿诚微微一笑:“我送给帝国的礼物,还算有些份量吧?”

二人脚步未停留,藤田带着阿诚走进一间会客室。“阿诚先生打算喝点什么?”

“不需要,我还要尽快赶去76号,明长官的疑心很重,我不能消失太久。”阿诚回答,“我知道藤田先生想问什么,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您应该知道南田课长曾与我关系密切,实话告诉您,她曾向明长官要过我,说能替我在特高课谋一个职位,但是被明长官拒绝了。后来,我几乎又有了机会能摆脱明家,南田课长却……”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藤田说道,听口气却没有怀疑的意思。

“您只要知道我想要什么,就能明白我这么做的动机了。”阿诚说,“我自打入了明家,一直都只是个打杂的下人、跟班,我的能力和抱负与我的身份不相匹,而我不甘于此。所以,我需要一个机会。”他停下来,看着藤田的眼睛,“我希望帝国给我效忠的机会。”

藤田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那你对明楼这个人怎么看?”

“如果您想问他是不是清白的话,我可以肯定地告诉您——不清白。”阿诚满意地看到对方屏息凝神地等着他说下去,“我与明长官寸步不离,他平日里与大姐关系甚好,方才那一幕……想必是水分很多。”

这句话说进了藤田的心眼里,他认同地点点头:“你有什么证据?”

“暂时没有找到破绽。”阿诚惋惜地叹一口气,“但是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挖出些什么来。”

“欲望驱使人向前。”藤田突然说,“很好,我喜欢有野心的人。”

自然人人都喜欢有欲望的人,把欲望暴露给别人看,就等于将自己的把柄递交上去。阿诚点头同意藤田的话:“还有件事,藤田先生或许有兴趣。”

“阿诚先生请讲。”

“上一次明长官被特高课扣押,只差一点,就能从明长官口里得到想知道的一切。”

“哦?”藤田问,“为什么这么说?”

阿诚捏紧拳头,手心出汗。他这一步未经任何允许,他在做一颗棋子不该做的事。已经到了黄昏,明明早上还飘着雨点,此刻朝西的窗口却射进来一股暖黄色的阳光。就像是一个征兆,阿诚深吸一口气,说:“因为他错过了服用抑制剂的日子,不需要多拷问,就会吐露所知的一切。”

藤田先是一惊,接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情报。”

阿诚微微欠了欠身子:“有的时候,正是这样的情报,才能真正派上实际用场。”他一边说着,一边躲开阳光,站进黑暗里去。“希望若是有下一个能关押明长官的人,能好好利用这一点。”

 

几乎到了快要出发的时间,阿诚才到76号。

“干什么去了?”明楼皱眉,训斥道,“从特高课到76号能迷路吗?”

汪曼春抬手搭住明楼的肩头:“师哥,好了,不要为这个生气。我们该出发了。”

明楼点点头,对她说:“先去忙你的吧。”等汪曼春离开,明楼才问:“怎么样?”

“办妥了。”阿诚回答。

“你说了什么?”明楼说,“对方有没有怀疑。”

阿诚点头,看着明楼:“大哥,等这事儿完了,你得好好休息一阵。您都有黑眼圈了。”

答非所问。明楼心里闪过一丝疑虑。但是汪曼春正招呼他们过去,他只好起身,随口说:“先过了眼前这关吧。”

 

王天风已经交代了一切,根据两份情报,76号兵分两路。梁仲春带人去电车厂埋伏着,明楼和汪曼春去川沙古城的城墙下守着。

过了七点天已经黑透了,由于下午的那会儿晴朗,这个夜晚明亮得不可思议。璀璨银河从头顶倾泻而下,古城墙的砖反着月光,不需望远镜都一览无遗。这样的景色,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时候都是美好至极。

“如果‘毒蜂’的情报是真的,‘毒蝎’会带着一份情报出现在这里。”汪曼春轻声说道。他们正躲在暗处,明楼抬手看了好几次表,距离十二点还有些时间。

“要真的是他……”明楼面色平静,“我要先和他说话。”

汪曼春点点头:“我会给他一个利落。”她检查着手里的枪,只等着十二点钟声鸣响。明镜已经在特高课手上了,如果再加一个明台,那师哥就是必死无疑。她抬头看一眼明楼,一直以来运筹帷幄的人此刻却是慌乱失措。她若是能在明楼孤立无援的时候站在他这边,一定能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师哥。”汪曼春轻声细语地说,“有我在。”

明楼最后一次看了看时间:“十二点了。”

丧钟敲响。

 

往往准备了很长时间的计划,运行起来不过是刹那间而已。明台让曼丽再一次检查绳索,自己又亲自拽了拽。

“我这条命是为你留的。”曼丽突然说。

“别瞎说。”明台断喝一声,“自己的命自己好好留着。”

“我和你不一样,”曼丽摇一摇头,“但是好在我能看得透彻,我上过死刑场,杀过那么多人,但是我从不认为自己愧对过生命。我活的每一天都像是赏赐,尤其是认识你之后……”

明台不接话,由着她把话说完。这一次的行动实在是过于蹊跷,他怕这次再不听她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说实话,我不像你。”曼丽继续说,“这个身份对我来说不是必须的,‘疯子’也知道,他在第一天就告诉我,不需要我有多大的抱负,只希望我想活,为军统活,为国家活。”她抽了一口气,明台张开手把她抱进怀里。“让我说完——”她蹭了蹭明台的胸口,却又没头没脑来一句,“这里好美,就算死在这里也不错。”

“要死一起死,你是我的生死搭档,你要是死了,我的半条命就没了。”明台鼻子也发酸,但是他不能在曼丽面前表现出来。

“好啊。”曼丽看着他的样子,却是笑出了声。“我们一起死,等到了阴曹地府,我甘愿‘疯子’来罚我。”

明台也笑:“对不起。”

“别道歉。”曼丽擦干眼泪,借着明台的力轻巧地跃上墙头。“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她转头看着暗黑的天际,远远的,看到一束光亮起,射在星河里,像是指引了一条道路。三明一暗,这是B区行动组的安全信号。

曼丽摸了摸胸口的照片,深吸一口气滑落下去。等一直落到地面,她打了个口哨。很快,明台也落在他身边,脚下一滑就要摔倒。曼丽忙拉住他,抽出小刀割断二人的绳索。

“瞧,我就说没事吧。”明台笑着说,“自己吓自己。”

曼丽也跟着笑,只是笑容还未消失,一束探照灯的强光就笼罩了他们。刺眼的强光照得他们只能遮住眼睛。

有埋伏,明台反倒心安了许多。

“是陷阱,有人背叛我们!”曼丽掏出手枪,还未扣下扳机就被一枪射中手腕。对方枪法精准,子弹直直地穿过,伤口立刻血流如注,怕是打到了不妙的地方。

明台手里没有东西,慌忙用手给她按住,却怎么也止不了血。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由暗处传来,却像来自地狱。

“明台,不要反抗!”是大哥的声音。


评论(23)
热度(426)
  1. 兵长一米六Nomen-Nescio 转载了此文字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