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二十二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22

快到明公馆的时候明诚仔细确认没被跟踪,打着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孤狼’在家。”他说。从座位底下找出临时医药箱,他直起身子对明楼说:“必须处理一下。”看着明楼点点头,他开车门下车,坐进后座。光线实在昏暗,他拿出一只手电递给明楼,嘱咐道:“自己打着点光。”然后就着手电筒昏黄的光帮明楼清洗伤口。

他们的身份特殊,不能在显眼处留下容易辨认的特征,若是留了疤日后可就不好办了。酒精的刺激性很大,明楼忍着,一声没吭。等彻底能看清伤势明诚才放下心来:“就是血流得多,没事。”

明楼看着并不担心,只是催促:“别磨蹭。”

阿诚小心翼翼地处理伤口,等贴好纱布她发现明楼的前额还是疼出了一层薄汗。他抬手想擦,明楼一偏头拒绝了。“回去吧。”明楼说道,随后关了手电。这下彻底没了光源,阿诚收拾好东西却迟迟未动。

“黎叔会照顾好他的。”他说。

“我知道。”

“到目前为止基本都和您的计划一样,只是于曼丽……实在可惜。”

“我无能为力。”明楼回答,想了想,他说,“她的遗属可以按照……”

“她孤身一人。”明诚打断他,“没有人会替她领那份抚恤。”

二人都沉默了一阵,明楼打破寂静,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她的枪法很好。”

“大哥——”阿诚叫了一声,心里闷得发慌,“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你想听什么?”明楼看着他,“死亡就是死亡,没有什么能够弥补。她聪明,知道自己为什么死,无牵无挂也算死得干净利落。”

明诚突然靠近去吻明楼的唇,对方怔了一瞬,浑身上下都戒备得不像话,却在强忍着没有躲开。阿诚贴着明楼冰凉的唇,心里全是绝望。

阿诚大小就跟着明楼,知道明楼最明白让一个人彻底放手的方法是什么,这一招他用惯了,从没失手过。越是得不到的欲望越是惦记,所以,先让对方得手,只是第一步棋。明台想转学,明楼就让他转,想要什么,明楼就送到明台手边上去。他只需要坐在那里等明台自己觉得乏味就行。

现在明楼在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自始至终就是一场算计和阴谋,他想要明楼,明楼就不拒绝、不反对,甚至几乎把自己双手奉上。然后只需要等,等到阿诚开始失去乐趣,或者等到阿诚自己醒悟,发现明楼不是想象中的那副模样就会放手。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心实意,他接受自己难道只是因为这么一个目的?这个目中无人的混蛋,阿诚下嘴咬了一口明楼,却狠不下心咬疼对方。

“我不是明台。”阿诚几乎像在说一句誓言,“我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丢弃——”他闭上眼睛,用足了技巧加深这个吻,直到明楼被亲得膝盖发软心跳加速才勉强罢手。

其他的都不属于我,我只有你。阿诚看着明楼,在心里说完这句话。

 

明台在一阵尖锐的刺痛中大喘着气醒来,他挣扎着坐起,被七手八脚按住。“你安全了。”程锦云在口罩底下说。明台浑身酸疼,胸前的衣服被完全撕开绑着绷带,他打量四周,认出自己是躺在一辆救护车里。少了点什么,他的心脏突突地跳动,于曼丽死了,他却活着。

少了点什么,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他一声又一声地呻吟,满嘴都是苦涩的鲜血的味道,老师……是老师,他感受不到老师了。老师在哪儿?他死了吗?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师出了什么意外?

大脑仍然浑沌一片,身体先替他作出反应。他带着哭腔喘息着硬推开程锦云,眼泪断断续续地从眼眶里滚落出来:“老师……我的omega……”

“按住他!”程锦云命令一声,旁边几个医务人员打扮的地下党特工涌上来死按住他。“别乱动,否则会受到二次伤害。”她抽出一根注射器,朝上推出一截液体,扎进明台血管里。“‘疯子’没死,只是暂时断开连结。用药物强制性屏蔽,因为你已经死了,‘明台’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我死了?”明台躺回去,逐渐冷静下来。不过老师没死,那就好,老师没死。

“看着他睡一会儿,”陈锦云看着重新陷入昏迷的明台。一边脱掉护士服的外套一边朝窗外看一眼,“两个小时后叫他醒来,下个路口放我下车。”

黎叔看着她,说:“你要小心。”

“放心。”她转头一笑,“谁让我是他‘未婚妻’呢。”说罢,她带着悲伤看一看浑身是血的明台,“下达任务命令就交给您了。”

黎叔点点头。车子摇摇晃晃地停了下来,她谨慎地打量四周,确定了的确空无一人才拉开门下车。她手里拎着一个棉布手包,一身素色旗袍。优雅地走在马路上,鞋跟在空旷的环境中发出规律的敲击声。前方就是自己的家了,她张嘴打一个哈欠,慢慢悠悠地转过街角。突然暗处冲出来几个黑影,不由分说地控制住她。她扭动身体,惊恐地高声问:“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

接着,一个拄着拐杖的男人走出来,上下打量她一番:“程小姐别怕,我们只是找你谈谈。”说罢,他一使眼色,程锦云就被拖进一辆黑色的车里去了。

 

王天风这个人根本经不住打,很快说出了自己的alpha就是明台。结合过的伴侣一旦一方死亡,能清楚地在另一方身上表现出来。汪曼春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尤其是那场爆炸最为可疑。没有见到尸体就不能说人已经死了,她素来谨慎,忙找了个人来一项接着一项地给王天风做测试。过程复杂但好在心安。两个小时后她得到了和拷问相同的结果:明台是王天风的alpha,明台已经彻底死亡。

“确定吗?”汪曼春翻看着报告,问到。

“确定。”对方回答,“什么都能瞒着,只有生理反应瞒不住。王天风精确地找到了您交给我们的那件大衣,这是本能,无法伪装。还有,他的情绪表现也完全是一个失去alpha的样子,血液检测……“

“好了,下去吧。”她不耐烦地说着,再一次亲自走到王天风面前。这个人随时像是会昏过去,看到她来了,勉强抬眼看她。她居高临下地问:“说,两个胶卷,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郭骑云身上的才是真的。”王天风抬起头,断断续续地说,“你还打算问几遍?只有我能分辨,你难道不信我?”

汪曼春抬手用手枪的枪托狠狠一敲:“哪一个是真?”

“我已经告诉你了,”王天风痛哼一声,吐出一口血沫,笑着说,“汪处长,怎么还不放了我呀?”

汪曼春也心急:“两卷胶卷已经复制了下来,继续送往军区了,我没工夫跟你耗着,我看你这身板也不像能经得住大刑的人……更何况你这特殊的体质,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实话。”

王天风颤抖着,依然继续咬定:“郭骑云那一个。”

汪曼春微微一笑:“不是明台身上那个?”

“不是!”王天风急忙说,“不是那个,相信我,不是那个。”

汪曼春不屑地一笑,转身走出牢房,身后的王天风仍然在徒劳地呐喊:“明台身上是假的……”

 

等出了昏暗的刑讯室,外面的天空已经有亮起来的意思了。“叫朱徽茵来。”

刚在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朱徽茵便敲了门。

“现在天亮来,你带人去川沙古城下面把暗雷都排出来,你不会就找会的人去做。找你做这件事只是因为你心细谨慎,若是能找到可疑的东西,通通给我带回来,我不管是尸块还是人头。”

朱徽茵领了命,快步离开了。

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整理出情报。时间不等人,只要抢先分析出这份情报,76号就不归梁仲春算了。还有,明镜也被特高课扣下了,尽管迟迟没有进展,但还算是个好消息。她微微一笑,感觉明楼似乎离她又近了些。接着,她拿出拿两份复制出来的胶卷,仔细地看属于明台小组的那一份。自言自语道:王天风,临死了还想骗我,你这个烈士看来是做不成了。

 

黎叔一直等到天彻底亮透才舍得把明台叫醒,明台的伤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要剧烈运为好。明台从药物里清醒过来,睁着眼睛看着黎叔:“我能知道什么?”

“护送情报的任务被迫终止,你不知道的第三小组已经前往军区了。但是你并不能休息,接下来还有别的任务——至于‘毒蛇’,他是你的上线,也是我们的上线。”

“可他属于重庆……”

“也属于我们。”黎叔耐心地回答。

明台认为自己足够平静,他应该猜到大哥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他只是暗哑着问:“那他不是叛徒?”

“不是。”

“炸弹是假的,我按下了引爆按钮……但是没有爆炸。”明台心里燃起一丝希望,“老师也是你们的人,是吗?老师也不是叛徒。”

黎叔没有回答他,明台坐起身,伸手抓住黎叔的衣袖:“告诉我,他没有背叛国家,没有背叛任务,也没有背叛我……”

黎叔叹一口气,唤了一声:“明台——”

明台松开手,明白了黎叔的意思。

他的大脑在飞速分析着,炸弹……大哥看到自己带着炸弹十分惊讶,说明这件事情出乎大哥的意料。但老师却料到了明台有朝一日会用到这个,所以一来上海就在面粉厂留下了假炸弹。只能说明老师一定知道什么——那么背叛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老师怎么可能会被76号抓到?是老师先被抓,大哥迫不得已来救自己,还是说整个任务都是一场阴谋?如果老师真的有意要出卖自己,又为什么会给自己留下假的炸弹,让自己有一线生机?

老师不让他死,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这是老师给他留的一条活路,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让明台选择死亡。这条活路太过艰险,一旦自己真的需要用到这个却没有成功,他一定会产生怨恨,但老师宁愿被怨恨也要这么做……

“明台。”黎叔打断了他,“接下来,不论发生什么,你都必须保持静默。‘丧钟’计划已经结束,现在你加入了新的计划,事关重大,绝不可乱来。”

“什么计划。”

“‘死间’。”黎叔说,顿了顿,他艰难地说,“最晚两天,你的下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明台心里不安起来,“是大哥——”

“是‘毒蛇’,”黎叔纠正他的称呼,“这是命令,下一个计划,不可假手,必须由你来完成。”等明台点点头,他终于一字一句地说:“潜入76号,清除‘毒蜂’。”

 


评论(33)
热度(402)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