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二十三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23

纵是水面底下再暗潮汹涌,面上的平静依然要装得透彻。明楼起得早,吃好了就坐在餐前慢条斯理地翻报纸。阿诚出来得晚些,打了个招呼拉开椅子坐下。

“多吃点。”明楼顺口说,给他把配菜推到面前。

阿诚反应了一下,不知道是有什么深意,便点了头规规矩矩地吃。吃到一半阿香又端了水果过来,明楼叫住她:“去拿碗来,坐下一起吃吧。”

阿香推脱两句,阿诚看她:“大哥都这么说了,去吧,把桂姨也叫来。”

等坐齐了,明楼突然说:“这明台也不知道到哪里野去了,这么些天都不回来。”

“不知道,也没给家里打招呼。”阿诚接话接得底气不足,不知道大哥要干什么。

“也好,”明楼把报纸丢在桌面上,那一面正是明氏集团总裁明镜身份可疑的报道。“等大姐回来再收拾她。”

桂姨一听这话果然坐不住了,问道:“大小姐什么时候回来?”

明楼抬眼看看阿诚,阿诚忙说:“大小姐是什么人,能有什么事?”

“树大招风,接受接受调查也好,等出来了,算是堵了闲人的嘴。”明楼回答,然后不耐烦地看一眼阿诚:“你吃好了吗?”

阿诚其实早就吃饱了,这才知道大哥的意思,忙顺着往下演:“我吃口饭还不行了?”

“那你就该早点起床。”

“昨天为了对付抗日分子闹到半夜……”他越说越小声,“路上开快点就来得及。”

“怎么说话呢?”明楼瞪眼睛。

桂姨忙拉一拉阿诚袖子,使眼色让他别顶嘴。阿诚不服气地使劲撂下碗,站起来去备车。等阿诚走了,桂姨忙劝:“大少爷别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明楼指一指桌面,那只瓷碗半倒着,撒了些粥出来,“我这是管不了他了?”

 

等明楼上了车,阿诚才说:“您要演戏也不提前说一声。”

“不是演得挺好。”明楼回答,“‘孤狼’这步棋可有可无,但要是不防着点,怕是全盘都会坏在她身上。谁知道她有没有本事找到藤田胡说些什么。”

阿诚点头:“那汪曼春那里……”

“汪曼春难道会傻到把明台的事情告诉这个‘孤狼’?”明楼说,“‘孤狼’是她的情报来源之一,不是和她共享情报的搭档。”

“我担心明台,”阿诚说,“要是他沉不住气要舍命去救大姐,该怎么办?”

“那就敲晕了绑起来。”明楼回答,听着不像是在开玩笑。见阿诚不懂,他才继续解释:“我让黎叔告诉她大姐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就算他再担心大姐,也不敢轻举妄动。‘狩猎’行动他就知道,任务总有人会接替,他一定不会让王天风死在别人手里。而且……”明楼停顿一下,“他一定会以为还有一线生机。”

阿诚心里紧了紧:“大哥,这招会不会太残忍了?”

“残忍?”明楼反问一句,“战争才是真正的残忍。”

 

朱徽茵带了人去川沙古城底下排暗雷,一行人浩浩荡荡,把该炸的不该炸的全都炸了个彻底。任凭谁都再也找不到地道的痕迹。

“都炸干净了,尸体都烧得焦黑,分不清谁是谁。”她向汪曼春汇报道。

对面的女人手里玩着一把小巧的手枪:“也罢,现在要紧的任务不是那个,是分析出第三军区的战略部署。等不及明天了,你立刻成立一个小组,务必今晚前分析胶卷里面的内容,一人负责一部分,做好保密工作。”等朱徽茵说了“是”,她又补充道:“我还是认为有些蹊跷,两卷胶卷都整理出来。”

看着朱徽茵离开,她打通了新政府的电话。

“我是明长官的秘书……”

“我找师哥。”她打断阿诚,听筒里一阵安静,很快,明楼接了过去。

“曼春。”

“师哥,你的伤还好吗?”

“不碍事,找医生看过了。”明楼声音温柔,“你休息了吗?”

“没有,”她回答,“正在分析胶卷里的情报。”

“哪一份是真?”明楼问,“‘毒蜂’的话可信吗?”

“他一口咬定是‘毒蝎’那一份是假的,和我们猜测的一样。”

“那你认为?”

“我认为那一份是真的,明早就能整理好送往特高课。”

“很好,”明楼鼓励道,“辛苦了。”

挂了电话,阿诚问:“大哥,怎么样?”

“王天风演得不错,”明楼说,“汪曼春相信明台手上那份才是真的。”

“只要藤田相信,我们这一局就赢了,是吗?”阿诚看着明楼,想要得到一个肯定,“那样我们就达到了目的。”

“但愿如此,”明楼点点头,“明台那边也不能放松警惕。”

“今晚,重庆军统背水一战,派人清除叛徒抢回情报,这样一来,藤田相信的几率更会提高。等一切风平浪静,接回大姐,‘毒蝎’和明台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万无一失。”

明楼笑着看他,像是他在说蠢话:“这是最好的结果。”

 

“这是76号的平面图,你要记清每一条路。”黎叔摊开图纸,“今晚,汪曼春离开后就开始行动,到时里面会有我们的人接应。程锦云会替我们扫清通往刑讯室的路,郭骑云也会参与战斗……”

“郭副官也是我们的人?”明台惊讶道。

“是。”黎叔点点头,“她和郭骑云汇合后,我们分为两个小组,一组在这里,负责毁掉第三军区战略部署的所有文件。一组是你——”他看一眼明台,“你负责‘毒蜂’。”

明台镇定地点头:“我负责他。”

“能做到吗?”黎叔问,“我们可以让顺位替补上来,就说你伤势过重。”

“不,这是我的任务,我必须亲自动手。”明台“咔嚓”一声合上弹夹,眼神坚定,“大哥让我去,我就去。”

汪曼春一直到深夜才匆匆从76号出来,确认她已经离开,一行三人开始行动。黎叔作为接应等在外面。

他们得到的直接命令是:不放过一个活口。所以一路上所有遇到的守卫没能吭一声就被放倒。程锦云打开了内部的锁,她的身后跟着郭骑云和明台打了个简短的照面。

他说:“我和你一起去。”

“不,你去帮锦云。”明台急促地说,“这是我一个人的任务。”

看着他们朝二楼的办公处去,捏了捏拳,往王天风所处的牢房去。一路上遇到三名宪兵,他冷着脸,出手果断、招招毙命。取到了钥匙,他站在铁门后面,深深地吸一口气,好像能闻到了老师的熟悉的味道。

陷阱也好,命令也好,阴谋也好——他的人就在这里面,明台转动钥匙,缓慢地推开门。

铁质门轴摩擦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呀”声。

里面那人听到声音抬起头,似笑非笑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接下来就是彻底的震惊,还有非常短暂的、几乎一闪而过的欣喜。逃不过他的眼睛,从来就逃不过。

“老师。”明台踢开最后挡在他面前的宪兵尸体,推门进去,“好久不见。”

“你没死。”王天风暗哑着嗓音。

“托您的福。”明台一步又一步地走近,“死不了。”他站在那儿,伸出手帮王天风擦一擦眼角的血污,对方绷紧着肌肉,没有躲开。“瞧瞧您把自己弄成了什么样子。”明台低声问,就像在问一个微不足道、无伤大雅的问题:“您就是为了这个才背叛我的吗?”

王天风张张嘴,他没给王天风回答的机会,吻住了对方的唇。

满嘴的血腥味,明台却再也没有比这更温柔过。他闭着眼睛,吮吸着爱人的唇舌,不急躁、不慌乱,甚至没有渴求。他只是想吻面前这个人,不论他是什么人,无论他有什么样的打算。

再分开,王天风气息不稳地喘着气,胸膛起伏着,似乎每一下都在忍受痛苦。想必是刑讯的时候伤及了肺部或者肋骨。

“我曾经答应大哥,如果他让我动手,我不会抗命。”他跪下来,解开捆着王天风的镣铐,替他除去沉重的枷锁。“但我绝不独活。”

王天风被松开了手脚,恢复了自由,却抬手就扼住了明台的喉管。由于虚弱力道使得不足,明台伸手一拽就把他带进怀里。王天风扯开他的衣领,露出捆绑着的炸弹。

“别干傻事。”他说。

“我没有,”明台恋恋不舍地蹭一蹭王天风的脸颊,“总归是要走在同一条路上,老师。”明台咬他的脖子,王天风颤抖一下,徒劳地叫:“明台。”

“还要说什么?”明台看着他,笑得温柔,“嗯?”

王天风被这眼睛看得头脑一阵发晕,他咬咬牙:“明楼让你来的?”

“是。”

王天风瞪大眼睛,语速飞快:“那个混蛋,你得听他的,快点动手。”他从明台身后拔出枪来,毫不犹豫地抵在自己太阳穴处。扣下扳机却只听到一声轻响。明台看着他,表情无辜:“这么着急,不打算等等我?”

“不是。”王天风气得咬牙切齿,他终于算是恢复了理智,猛一用力把明台推倒在地。“我比你了解他,他打算……”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突然从走廊尽头传来。二人都住了口,屏息凝神地等着。明台掏出另外一把枪,握在手心。

汪曼春就这么出现在了门口,她毫无防备地对上了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明白自己是完全入了陷阱,她转过头,果然,原本跟在她身后引她来这里的人现在一个也不见了。

“‘毒蝎’,我还以为你死了。”她说。手里的手枪还未举起,两声枪响后,她终于倒在了地上。

“你忘了?”明台按住王天风拿着枪的手,“我习惯留一发空弹。”接着,他咧着嘴笑了起来:“还有,我知道大哥的意思了。”


评论(37)
热度(444)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