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2015圣诞特辑

知情权2015圣诞特辑: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BGM就是标题[可戳],特别推荐整张专辑。

   下图是专辑封面。) 

(今天日子好,不适合虐。Merry Xmas.)


CP 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ABO,原作向(指剧集)。


(五)


“所以?”

“所以圣诞节我们可以去巴黎。”明楼放下公文,含着笑看面前的人,“当然,是为了见一位要员,整个经济司只有我一个人能和他说得上话,这担子可不就落在我身上了。今晚出发,在家吃完饭。”

阿诚翘起嘴角也跟着笑起来,说:“我还以为大哥忘了。”

“冬至和圣诞节总是挨着,一年之始,怎么能忘了。何况大姐一定让阿香做了好吃的,能收到礼物,从前你和明台盼着这个和盼过年差不多。”

阿诚有点站不住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怎么,等不及了?”

阿诚点点头:“我这就去把手上的工作安排好,大哥等我半小时,不,二十分钟——”话说完他就转身要出门,又突然想到什么,转过来几步走到明楼桌子前,叫:“大哥,过来一下。”

“什么?”明楼站起身,阿诚坏笑着探过身,无奈桌子太宽,他单手一撑整个人跪在桌沿上,一把抓过明楼的领带印了一个响亮的吻。就是唇和唇密切地挨了一下,却让明楼有点不敢看阿诚。

“胡闹。”他说,“就不能绕过来?”

阿诚低头又亲一口,喜悦就像剧烈摇晃过后拔掉瓶塞的香槟那样喷涌出来,他松开明楼,转身跳下桌子一边往外跑一边说:“节约时间!”

明楼好笑地摇头,只得自己收拾被阿诚碰得乱七八糟的桌面。也是,最近大家都绷得紧,明楼作为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海关总署督查长,还有一大堆挂名的职务,总得做出点成效来,要应付的人多得数不清。两个人都不敢放松,一边还要顾着任务,一边还得在家里演戏。他都觉得有些勉强,阿诚更加辛苦,整个上海来回跑,早上在车里等明楼都能趴在方向盘上睡着,是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阿诚风风火火把该交待的认真交待好,看着笔记本上被划去的事项只剩下一条。他抿紧嘴巴,心情跌了大半,上面清晰地写着:汪曼春。他怎么能把这个女人忘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一份圣诞礼物就能打发的,这次一定想和大哥一起过圣诞节。要不然不提醒大哥,让大哥忘了这回事?他想了想,还是苦着脸去找明楼。

越不想见谁越能见到谁,阿诚还没能想到办法,汪曼春就站在了秘书处的门外。一身笔挺的制服,脚下踩着军靴。有人和她打招呼,她敷衍地点点头,目光寻到阿诚,她说:“我找明长官。”

是啊,你当然要找明长官。阿诚在心里抱怨,脸上还得带着笑:“明长官正在办公,我去通报一声。”

明楼正等着呢,期间看了三次手表,阿诚一开门他就站起身来:“准备好了?”

阿诚阴着脸,一点也没装着。明楼看他的样子,心里明白了多半:“好了,人来了就让进来。”

汪曼春这次来果然不为别的,说是一起谈一谈工作,也就是在圣诞节那晚一起去吃饭。

去送咖啡的时候阿诚故意动作很慢,明楼说去巴黎的机票已经买好了,今晚出发。汪曼春立刻露出失望的神情,但是碍着阿诚在场不好发作。明楼想了想,竟然说:“现在倒是可以加上一张机票,你要是手上没什么事儿,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阿诚手里的茶杯差点砸来,他站在汪曼春身后,夸张地摇头挤眼睛,明楼却像没看到一样。汪曼春倒是高兴了:“好!最近没什么事,等会儿我不回76号了,直接回去准备……”阿诚离开的时候气得用力一甩门,一用力他才后悔,这要被汪曼春察觉到就坏事了,于是伸了手去挡,手指被狠狠地夹了一下,十指连心,他疼得眼前一片黑。好在没有发出太大声音,他龇牙咧嘴用另一只手带上门。沮丧地回到位置上,他也顾不上手疼了,汪曼春要是跟着去,那去巴黎和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区别。

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他甚至赌气地想干脆让明楼和汪曼春一起去好了,他留在上海,陪大姐。这样至少不用跟在那两个人后面看他们手挽着手逛香榭丽舍大街。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想来大哥也没法拒绝。

没一会儿明楼和汪曼春就前后脚出来了,汪曼春高兴得很,明楼也带着笑。他当着阿诚的面嘱咐刘秘书,说再订一张去巴黎的机票,座位还要和他挨着。阿诚全程板着脸,直到坐进车里,明楼说:“怎么,不高兴了?”

阿诚没想到明楼真的这么直白地问,倒是没了生气的力气。想来这也不是明楼愿意的,汪曼春这个女人总是不能小看,多留在身边看着也好,一切不过是为了大局罢了。他踩下离合器,闷闷地答:“没有,大哥想带谁去自然可以带谁去,您要是高兴,带黎叔去也行。”

“知道就好。”明楼回答,“好了,回家吧,别让她坏了我们的兴致。”

已经坏了。阿诚在心里默默地说。

到了家,一拉开门阿诚就被迎面跑出来的明台撞得退了两步,明楼急忙在后面扶着他。

“干什么呢?”明楼吼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明台满脸都是颜料,手里端着的调色盘扣了阿诚一身,五颜六色的。阿香跟在他身后,也是一副大花脸。两个人八成是又闹着玩呢。

“阿诚哥我不是故意的。”明台伸手去给阿诚擦,却花花绿绿抹得更多了。

阿诚重新站稳,又被推得趔趄一下,无奈地打发明台走:“好了好了,多半也是救不回来了,我上去换了吧。”

“你这是干什么呢?”明楼问。

“准备礼物啊。”明台说,“结果阿香老给我捣乱。”

“我才没有捣乱!”阿香忙说,然后有点害怕地看一眼明楼,小声说,“小少爷偏要给我画大花脸……”说着声音就越来越低,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阿诚上楼换衣服去了,明台缩着脑袋等着挨骂。

“大姐呢?”明楼问,“别站着了,进去吧。”

“大家去苏太太那里了,苏太太说有自己做的汤圆,大姐想出门,就去取了。”明台回答,然后偷偷打量明楼的脸色。

“那正好,交给你个任务。”明楼摘了手套。

“以什么身份?”明台瞪大眼睛,“出事了吗?”

“以我是你大哥的身份。”明楼笑着说,“别紧张,办完了快些回来吃饭。”

 

明台用了不溶水的颜料,他处理了好久才把溅在皮肤上的弄干净。等弄完,他又收拾了去巴黎的行李,坐在床沿上叹了会儿气。算了,能和大哥单独在一起,就算只有一会儿也好。他下了楼,大姐已经回来了,明台却不在。

“明台呢?”他问。

“怕你骂他,跑出去了。”明楼眉毛也不动一下地撒谎。

大姐一瞪眼睛,直起身子看明楼:“你是不是又趁我不在欺负明台了,你呀,惹他做什么,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还有没有个大哥的样子,说……”

明楼被一通念,忙求饶:“大姐,您别误会,我只是让他出去帮我点东西,晚饭前就回来。”

“这还差不多,”明镜埋怨地看他一眼,“好了,你和阿诚去巴黎,可不要玩疯了。”

“我们去工作,怎么能叫玩呢?”明楼纠正道。

阿诚坏心眼一动,坐到大姐身边,叹一口气,装模作样地说:“可不就是去玩嘛,大哥这次是可是带了汪处长去呢……”

“阿诚!”明楼吼一声。

“好啊!”明镜一听到汪家人的名字,马上坐不住了,“原来你还和那个汪曼春纠缠不清,我看你是长本事了,连我的话也敢不听了是不是?想姓汪你明天就去改姓,我不拦着!”

明楼忙低声去哄,偷偷用责备地眼神看阿诚。看到大哥挨骂,阿诚这下心情好了,又笑起来。

晚饭前明台果然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买来的饺子,说什么北方的同学都这么吃。很久没凑齐这么一桌了,桌子上汤圆也有饺子也有。

热闹了好一阵,明楼终于在大姐的念叨里说着要误机了才脱身。

 

“好小子,”明楼终于逮着机会,对阿诚说,“学会陷害你大哥了。”

“我哪儿敢。”阿诚一本正经地回答,“这是阿诚应该做的。”

明楼也不点透。上了飞机,阿诚把行李放好,默默地坐在明楼后面的位置,抬起手腕一看,时间正巧,离关舱门也就差那么几分钟。他直起身子,四周望上一圈,没找到汪曼春。他第一反应是出事了,明楼却像没发觉那样,看着报纸。

“大哥!”

“找什么呢?”明楼扭头看他,“你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阿诚连忙起身坐到明楼身边,低声问:“汪处长还没来,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我去和机长说说,让飞机等一等……”

明楼放下报纸,认认真真地看了阿诚一会儿,看到阿诚的眼神,叹一口气:“傻了?”

“什么?”阿诚眨一眨眼睛,半晌,反应过来,“大……大哥……”

“我可不能毁了好孩子的圣诞节。”明楼嘴角挂着笑,继续看报纸,装作失望地说,“不过跟大姐打小报告,可不是好孩子的行为。”

明诚笑得更厉害了,他转过头,他亲眼确认舱门关了,汪曼春的确来不了了才问:“您是怎么做到的?”

“简单。”明楼低声解释道,“我让明台找了他几个同学,拿着鞭炮装在铁桶里在76号周围的街上炸了一会儿。他以前在学校就搞过这一套,熟练得很,放心,炸完就收拾掉东西换个地方炸。汪曼春那个人,肯定不愿意把功劳让给梁仲春。估计以为是抗日分子,这会儿正满大街抓人呢,可不就来不了了吗?”

阿诚被这个几乎算得上是恶作剧的办法弄笑了,汪曼春一定会气得要命。

左右不知道说什么,他瞪口呆了好一会儿,由衷地摇着头感叹:“大哥,你可真是太坏了。”

“我吗?”明楼无辜地眨眨眼睛,“怪不得从小就没有圣诞礼物。”顿了顿,他抓过阿诚的手,仔细看了看:“瞧瞧,这是生了多大的气。我要真带她去了,你还想怎么变着法地摔门?”

“不疼……”阿诚缩了缩手指,明楼没放过他,给他揉了揉。反正头等舱也没什么人。“明年好好表现,不然没有圣诞礼物。”

阿诚看着明楼的眉眼,一反手抓住明楼手腕,对方疑惑地抬头看着他。

“我不要圣诞礼物,”阿诚说,“我只要大哥。”

明楼愣了一愣,最终却是笑了,抬手宠溺地捏了捏阿诚的鼻尖。

“好了,这个愿望以前就许过了。”

“您怎么知道……”

“不然你以为,你小时候唯一一次见到的那个圣诞老人是谁呢?”明楼说,“亏我那次还给你准备了礼物,没听说过跟圣诞老人要人的。”

“那大哥想要什么?”阿诚问,“我替您跟圣诞老人说说话,向他保证,您虽然大部分时间很坏,但还是得分在好孩子那一拨里。”

“那我可就沾光了,”明楼歪着头想了想,最后说:“你陪着就好。“

 

王天风在圣诞节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五颜六色,及其招人眼睛。他让郭骑云抱着,黑着脸穿过好奇的学生们,一直走到教官宿舍。

明台的风格,明台的字迹,连检查都不需要。不过他还是谨慎地摇了摇,沙沙作响。

“您就打开吧!”郭骑云催促道。

“你急什么?”他瞪一眼郭骑云。动手拆礼物,一打开盖子,再合上已经来不及了,五颜六色的糖果像爆炸一样从盒子里涌出来。他被砸了个满头满脸,气得闭着眼睛直吸气。郭骑云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滚出去!”他说,郭骑云走了两步,他又补充道,“把你手里的糖放下。”

“小气!”

“你回来,再给我说一遍?”他瞪着眼睛追了两步,只听到一声关门的声音。

他拐回去,继续看那个礼物盒。明台果然是明家的小少爷,礼物的确是奢侈,王天风用手戳了戳那个摇摇晃晃的弹簧,又从整箱的糖里挖出一支派克钢笔、两对袖口、一块手表,甚至还有一块单边眼镜。看来这小子把全上海他觉得好的东西都塞进来了。

最后他拿出那张卡片,应该是明台自己画的,倒是可爱得很。看了看字,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老师,礼物喜欢吗?那些糖里有一个是我吃过的,不小心掉进去了,您别嫌弃。还有,我的品味很好的,那些东西可别扔了。等我回去,我也要我的礼物,可不能敷衍我。算了,告还是诉您吧,不然我怕老师送的东西达不到我的要求。您只要在自己身上扎蝴蝶结就可以了。我就要这个。

圣诞快乐。

——您的学生,明台。”


end


歌词: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http://music.163.com/#/song?id=22064667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这个圣诞 不奢望太多
there's just one thing i need
只求满足一个愿望
i don't care about presents
不在乎圣诞树下
underneath the christmas tree
准备了多少昂贵的礼物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我只要你陪在我身边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这种渴望 甚于你所能想象

make my wish come true
请让我美梦成真
you know that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你知道的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圣诞礼物
i won't ask for much this christmas
这个圣诞 不奢望太多
i won't even wish for snow
甚至不需要飘满白雪
i'm just gonna keep on waiting
我会在槲寄生下
underneath the mistletoe
静静地等候
there’s no sense in hanging stocking
他们都会在壁炉旁 挂满圣诞袜
there upon the fireplace
但这于我毫无意义
santa claus won't make me happy
圣诞老人的礼物
with a toy on christmas day
无法让我开心
i just want hear you tonight
今夜 我只想要你在身边
holding on to me so tight
紧紧抱住我
Girl what can I do
宝贝 我该怎么办
you know that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你知道的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圣诞礼物
all the lights are shining
所有的夜灯都亮起来了
so brightly everywhere
哪儿都是金光灿灿
and the sound of children's
孩童们的笑声
laughter fills the air
充满着每一处空气
and everyone is singing
每个人都在欢快地歌唱
i hear those sleigh bells ringing
雪橇铃也响了起来
santa won't you bring me the one i really need
圣诞老人 你能不能 给我真正想要的礼物
won't you please bring my baby to me
你能不能 把我心爱的人带来身边
oh'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我不奢求太多
this is all i'm asking for
这就是唯一的愿望
i just want to see my baby
只想看到我爱的人
standing right outside my door
站在家门口
oh i just want him for my own
只想让她 陪在我身边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这种渴望 甚于你所能想象
make my wish come true
请让我梦想成真
you know that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你知道的 这个圣诞 我只想要
you

is You
只想要你



评论(27)
热度(407)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