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没什么意思的片段

(地狱周到了,我偶尔也得应付点别的事情。)

(能等我到假期吧,能吗?)


1 电话


“大哥。”

“什么时候回来?”

“一周。”

“……嗯。办事稳妥些。”

“放心。(短暂的停顿)失望了?”

“没有。”

“带礼物给你怎么样?”

“你看着办。”

“想我了吗?一个月没见了。”

“你说呢?”

“知道了,(笑声)但是也别太想了,难受。没准手头忙一点就顾不上了……”

“说点有用的。”

“怎么帮您?(轻声)亲我一下?”

“……我现在在驻法办公厅。”

“那又如何,在哪儿不能给情人一个吻?”

“(电流声)啧,胡闹,挂了。”

“大哥!”

“……回来再说。”

“那就叫我一声。”

“什么?”

“叫我名字。”

“(低笑)好——阿诚。”

“大哥要注意身体,阿司匹林少吃点……”

“嗯。”

“……大哥,怎么办?”

“怎么了?”

“不该逗您,我硬了。”

(挂断忙音)


2 留门

明诚这回真是冻透了,这次目标动作极其拖沓,他也没想到需要在冬夜里等三个小时。开门的时候钥匙怎么也插进锁眼,他摘了手套蹲下身才开了门。

原想烧点热水,冲冲寒气。忍不住还是朝大哥房里看上一眼。

门没关,一道暖黄色的光投射出来。

他脸上带着笑,推门进去。

明楼低着头,在沙发上睡着。手底下压了本书,毯子半拖在地上。

“大哥?”他叫了一声。

明楼睁开眼睛,身体不过微微动了动,若不是并不清明的眼神,就像从未睡过。

“回来了?”

“怎么不去床上睡?”

“看书。”明楼回答。

“等我呢?还留了门。”

“别瞎想。”

“是吗?”明诚走到他身前,接过那书,“不巧,我记得早上就是这一页。这么几百字您琢磨了一晚上?”

明楼皱皱眉,突然拉过他的手。他下意识地往回收:“凉。”

“打算去泡热水?”

明楼引着他的手往脖子里放,碰触到皮肤时两个人都“嘶”了一声。

“大哥……”阿诚没敢动。

“你就是太心急,那样是热得快,但是只治个表面,没一会儿就痒得钻心……”

“没……没关系。”

“去,把衣服换了。”明楼拍一拍他,“然后来我这儿。”

明诚点点头,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明楼正站起身,一只手扶着后腰,他咬咬牙,迎过去把明楼抱了个满怀。

“这一身寒气……”明楼推了推。

“大哥身上暖和。”他收紧胳膊,“一会儿我在这睡?”

“好。”

明诚叹了口气。

“怎么了?”

“想起以前,不知道我是怎么忍的。”他亲一亲怀里的人,“大部分时间我最多只能想着您来一发手活儿。”

“比我强点儿。”明楼笑,“快去吧,给你留着门。”


3



(分享一个聊天中的涂鸦)(不是我画的)



评论(40)
热度(336)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