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现代AU:脱了给我看看?

CP: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部分)

Summary:明楼先生白捡一“健身教练”。

(最近将会有一些:真写出来可能很不好看 但是 没完没了在折磨我的 没有什么意义的 段子。不喜欢也正常。)

(是你们说管不住手就别管了的。)

1

明楼追着人一路到健身房,还是跟丢了。

原本就差一点就能抓到那小子,他却被几个前台工作人员团团围住,狂风暴雨般地推销健身卡套餐。

他眼睁睁地看着明台闪进一堆器材里,忍无可忍,掏出信用卡:“办一年的吧,动作快些。”

几个小姑娘动作也是麻利,明楼拿到了卡低头就要往里进,被其中一位拦了下来。“明先生您不打算换身衣服吗?”说完看上下打量明楼的行头。一身西装加上风衣围巾,脚踩一双皮鞋,的确不是健身的打扮。明楼不管这些,他垂了眼睛看她:“只是进去看看,不允许吗?”

“允许允许……”小姑娘被他吓了一跳,忙把路让开给他,还殷勤地给他拉开沉重的玻璃门。

 

2

进了健身房,明台早就不见人影了。他走到窗前,探头望了一眼,虽说是十七楼,但旁边有没有拆掉的铁质消防楼梯,八成是从这里跑了。这小子也是够胆子,他叹口气,也不怕摔死。

罢了。他退后一步想要回去继续工作,没走两步一个人影就窜出来挡住他的去路。

“明先生,我是您的教练。”年轻人笑着看他,“我带您熟悉一下器材?”

明楼停住脚步,上下打量这人,道:“下次再说吧。”

“耽误不了您多少时间。”

明楼不理他,沉着脸往前走。但这小子却不气馁,快步在他身后跟着,两个人步调一致,身后的人一点没有仓促感。

“您是打算锻炼身体还是减点体重?”

这话一落,明楼把刚积累的那点好感全抛了回去。

“别跟着我。”他扭头看他一眼,想用眼神制止他。

那人只是一顿,很快又跟上来:“一对一指导,这是您套餐里的内容。先生要是练点肌肉,一定好看。我曾经帮客户减掉过二十多斤……”

明楼被说烦了,干脆停下来:“依我看你也算不得什么‘标准身材’。”

那人露着大白牙一笑,单手拉开衣服下摆给明楼看腹肌。

 

3

明楼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眼,是大姐,忙接起来。只是健身房嘈杂,他叫了两声,那头什么也听不到。

这时候那名健身教练用手指一个方向,说:“那边安静些。”说完主动过去拉开门,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明楼。

明楼终是走了过去,那人关上门,嘈杂被隔绝在外。

“没找到他,看来是打定主意不上那学了。”

“什么!你让他跑了!?”大姐的声音从听筒里穿出来,明楼拉开距离躲了躲。“你今天不给我找到他,就不要回来了!”大姐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

明楼拿着手机的手滞在空中。突然,身旁传来一声轻笑。

“想不到先生这样的人会被训。”见明楼面色不善,他忙说,“家人吧?家人都这样,我还希望有人能这么吼我呢。”

主动暴露弱点就是在示好,明楼说:“先这样吧,你瞧,我这还有事呢。”

“我知道那位少爷。”年轻人热辣辣地看着他,“您的弟弟是吗?他常来这里锻炼,来到这里一定会去两条街外的书店。”

“他会去书店?”明楼笑一声。

“找王先生。”

明楼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4

“你叫什么?”

“叫我阿诚就行。”

 

5

“我带您过去,等我换一下衣服。”阿诚说完这话,走到一个柜子前,抬手就扯掉了自己的T恤。

啧,一点不避嫌。

明楼转过身去。

 

6

明楼第一次来王先生的书店,实在太过个性化,每个店员脸上都写着:“爱买买不买滚”。

见到明楼进来门,王老板就跳起来。

“打烊了!”

店里的客人似乎都习惯了这种风格,放下书或者钱,默默地走了。

“还不滚?”王先生瞪他。

“顾客是上帝。”明楼说。

“顾客是狗屎。”王天风说。

明楼被一句脏话堵着,气得直喘气。阿诚摸摸他的后背:“先生息怒。”

“这么不会做生意,怪不得一脸穷酸样。”明楼骂。

“我看你是太会做生意,看上去像个拍花子。”说罢扬起下巴指阿诚,“哪儿买来的跟班?”

“免费送的。”阿诚在明楼开口前说。

 

7

明楼大剌剌地坐在书店沙发上。

“把明台交出来。”

“我不认识他。”明天风坐在他对面。

“你给我弟弟灌输了什么落后思想?学也不上,吵着要‘搞文学’。”

“那烂学校,不读也罢。读了才是损害心灵。”

“我家的事,用得着你管吗?”明楼一拍桌子。

“你敢拍我桌子!”

王老板跳起来,两个成年男人瞬间就打上了。阿诚目瞪口呆了一瞬,立马去拉。他一把抱住明楼:“先生冷静一下!”

“大哥!你要打就打我吧!”明台从后头窜出来,“打我老师干嘛?”

 

8

明楼好不容易喘顺了气儿。看着眼前的明台:“我不能改变你的决定,但是你今天必须回去给大姐道歉!”

明台戚戚然地点点头:“大哥帮我说好话吗?”

明楼被这眼神看得烦了,一摆手:“那学的确不如不读。”

明台来了劲儿:“我老师说……”

“滚!”明楼瞪眼睛。

 

9

“先生喝茶吗?”阿诚在明楼发呆的空档递来一杯茶。

明楼接了过来:“哪儿弄的?”

“就在旁边自助茶水区,茶叶不怎么好,”阿诚说,“勉强也凑合。”

“哼,他这想必也没什么好茶。”明楼低头喝一口,惊异地抬起头。

阿诚笑着看他:“好喝吗?”

 

10

“先生明天会来健身吗?”

明楼终于无奈得回答,“今天那卡,就是为了抓人。我以后不会去了。”

“再也见不到先生了?”阿诚就要撇嘴,然后扫一眼明楼全身,“您成天坐着,多动一动对身体好。”

“我看起来这么需要健身吗?”明楼被看得有写心虚。

“那我得看看才知道。”

 

11

于是明楼还是穿了一身西装进健身房。

阿诚老远就笑成一朵花:“先生这身打扮太惹人注目了。”

“有意见?”明楼挑眉。

“不敢。”阿诚给他带路,“我给您准备了一身衣服,去换一下吧。”

 

12

被推在更衣室的隔板上被亲得喘不过来气不完全算意料之外的事。这个阿诚可没遮掩眼神里的感情。

但阿诚的手拉起他的衬衣摸进去他紧张了起来。

“我说了,”阿诚在他耳根低声说,“先生得给我看看,我才能给您安排具体的健身步骤……”

快感腾起来,明楼想一想,往后靠过去:“那就动作快点。”

 

13

“这就是你的‘健身计划’?”结束后明楼有气无力地靠坐着。“‘健身教练’?”

“我看先生身材不错,”阿诚的手在明楼腰部揉捏一下,“当然适当锻炼一下还是好事。”

“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明楼问。“比如你的真实身份。”

“先生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阿诚反问道,“您不把我查个底朝天,是不会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

“先生谨慎。”阿诚在什么地方摸了摸,抽出一张纸,“我还准备了健康报告呢。”

明楼被逗笑了,抬手拍他:“没见过你这样的。”

“先生缺秘书吗?”阿诚突然问,“白捡的那种。”

“我看你‘教练’做得不错,可以继续。”明楼讥讽道。

“先生!”明诚叫一声。

 

14

“你当初怎么想的?”明楼问。

“我就是想看看先生西装底下是什么样。”阿诚回答。明楼就要翻脸,他忙说,“您大概忘了,几年前我在您公司实习过。被一位上司折磨得很惨,每天像活在地狱,您当了我的面开了她。您一进门我就认出来了。”

明楼想一想:“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算了。”阿诚说,“先生呢?为什么没拒绝我,图我的肉体吗?”

明楼斜看他一眼:“我喜欢你机灵底下的真诚。”

“什么意思?”

“自己想去。”

 

END

 




一个反思:被批评段子写得太隐晦

也不是成心要藏着掖着。

虽说是个段子,但它也有完整的剧情。


阿诚不是真的健身教练,他是当年在明楼公司实习过的小实习生。被女上司摧残,整日苦不堪言、战战兢兢、以泪洗面(不)。

明先生拯救了他。

(所以可以推算出,这中间有一段漫长的单箭头暗恋,小实习生观察明先生喜好性格之类的。)

后小实习生觉得这么不行,辞职待业。

闲着没事大白天去健身房,就看到了自己的暗恋对象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于是他就上去“找工作”了。


这么顺下来,我发现。这些都得靠联想的确有些过分huh。




评论(59)
热度(606)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