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童话AU:海的女儿

CP:明诚x明楼。

Summary:是,是那个《海的女儿》。

(我偏要这么起题目。)

 

1

“明楼先生,那是……那是海妖!”

明楼顺着船员的目光看过去,有个水蓝色的身影若有若无的出现又消失。很快,一个大浪打来,明楼抹一把脸上的雨水,骂道:“什么海妖!船都要沉了,快去干活!”

船员在倾斜的甲板上跌跌撞撞地跑了几步,卖力拉住桅杆上垂下来的绳子。

“如果不杀了海妖,我们都得死。”

明楼看着那里,最终从腰间拔出手枪,瞄准黑色的海浪中唯一有颜色的生物,扣下扳机。

 

2

明楼在船彻底沉没时没能抓到一片漂浮的木板。

葬身大海也不错,他闭上眼睛前这么想。

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朦胧中,他感到一双手软软地托起他,把他朝海面带过去。然而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水蓝色,是他见过最好的颜色。

 

3

再一次感受到坚实的大陆,明楼先是咳出一口海水。他睁开眼睛,知道自己没死。

也许是被海浪带上了岸?他爬起来,顺一顺自己的头发。脑子里似乎还有海妖的影子和歌声,他舔一舔唇。微微一笑,站起来大步走到不远处的一块礁石后。

有着水蓝色鱼尾的青年吓了一大跳,慌忙要往海里去逃。

明楼一把抓住他。

“童话看多了是不是,亲完就想跑?”

 

4

明楼把这条人鱼带回了自家公馆,仔细给他检查伤口。

“你别这么看着我。”明楼叹一口气,捏人鱼的脸颊,对方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我也不知道自己真的会打中你。”

人鱼摇一摇头。

“那你在看什么?”明楼愣了。

人鱼摊开手,掌心里有一颗又大又圆的珍珠。

“给我?”明楼接过来。

人鱼点头。

 

5

明楼的人鱼不会说话,这点倒和童话里一样。

“你啊,就好好做你的鱼,别来这陆地凑热闹,明白吗?”明楼站在大木桶前一本正经教导他,“等你的伤好了,我就给你放回去。”

人鱼急得在桶里直打转,尾巴拍打出一个大浪。浇了明楼满头满脸。

明楼抹一把脸上的水,想要骂一句,对方竟然整个沉到水里不理他了。


6

晚餐时人鱼才冒出头来,一声不响地吃了好多。

“慢点。”明楼哭笑不得,“我明家又不是养不起你。”

人鱼点点头。

“你不能永远泡在一个桶里。”明楼说,“你家里人会想你的。”

人鱼把碗推给他,拉过明楼的围巾擦一擦嘴巴,又沉水里去了。

 

7

人鱼消失之后明楼怅然了很久。是他苦口婆心劝人回去的,哪还有舍不得的道理。

早知道就不该给他起名字。明楼在床上翻了个身,叫什么“阿诚”,这下再也忘不掉了。

接着他感到有东西顶着他的后背,他伸手摸了摸,是那颗大珍珠。

 

8

明楼第二次捡回人鱼是在一场宴会上。

那场宴会慌乱极了,说是有刺客。明楼看着一直想致他于死地的对手溺死在自己的房间,四周却没有一滴多余的水,心里一震。

他躲开人群,往水边跑去,终于找到了阿诚。对方穿着人类的衣服,没有漂亮的鱼尾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人类的腿。

明楼蹲下身:“你帮我杀了他?”

阿诚点点头,叫:“大哥。”

明楼一愣,笑了:“真会学好。”

 

9

据明楼所知,人鱼要是变成人类一般都是接受了什么苦不堪言的魔法。然而阿诚还是一样的能吃,走起路来风驰电掣的。

不过这个魔法有时间限制,脱离水面时间一久,就会重新变成鱼。明楼就得抱着他丢回桶里去。

一次,阿诚又光着两腿跳出木桶,明楼问他感觉怎么样。阿诚扶着明楼的肩膀坐下,一只手覆盖在明楼腿间。揉捏一下,困惑地说:“这是什么?”

明楼涨红了脸。

 

10

被自己捡回来的孩子压在地上弄得气息不稳不是明楼的本意。

他原想好好给这孩子科普一下人体知识,阿诚却无师自通,用懵懂的手法把他全身摸了个遍。

“大哥。”阿诚眨眨眼睛,“你热吗?”

明楼恨不得踢开他,却只是咬牙说:“不热……”

然后,阿诚变回了鱼。

明楼气得一宿没睡着。

扔回海里去算了!要他有什么用?没用!

 

11

随着时间过去,阿诚能变成人的时间越来越短。神情也越来越悲伤,明楼找了个晚上,坐在桶边,温柔地摸一摸阿诚的脑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去处,有的时候不能强求。回海里去吧。”

阿诚一听他说这话就沉进水里,他只能看到那一抹水蓝色的鱼尾,偶尔露出水面一点点。他叹一口气,站了一会儿终是走了。

感到明楼走了,阿诚从水里冒出头来。接着,他看到那枚珍珠,端端正正地摆在那里。

他撇了撇嘴,感到眼睛酸涩。

一滴泪水滴在水面上。

 

12

人鱼真的走了。明楼还是把桶那么放着,隔一段时间换一次水。

养成习惯之后他也会在它面前坐一会儿,看着空空的桶底,想象那一抹蓝色的鱼尾。

不久,明楼接到命令去见女王。

女王说:“明楼啊,你为国家做了很多……再这样要求你也不是出自我的本意。”

“您请说吧。”明楼始终对他的女王有好感,“为了您的国家和土地,我愿意做任何事。”

“贫嘴。”女王笑一声,“没有外人的时候,叫我大姐。”

 

13

“异国要求联姻?”明楼猛地站起来,“我不同意!”他来回走了两步,眉头皱起来。“明面上是联姻,实际是寻求大国庇佑罢了。”

“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且把礼物退回去。”女王道。“倒是难得的一件宝物,看得出对方的诚意。”

女王慢慢地打开盒子,一枚明珠静静地躺在里面。

明楼瞪圆了眼睛。

 

14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楼看着单膝跪下的人。

“按照我们的规矩,您一早收下珠子就算答应了。”阿诚眨眨眼睛,“如果后悔,会招来海啸淹没城邦。”

“你还敢威胁我?”明楼看着他。

“阿诚不敢。”人鱼低下头。

“你现在这样……”明楼咬一咬唇,“难不成有什么交易不成?”

“是有一个交易。”阿诚笑了,“不过凑巧阿诚擅长和人讨价还价。”

“不会有别的问题?”明楼问。

阿诚想一想那个哭哭啼啼叫着“这是赔本儿啊!赔本!”的魔法师,坚定地点头。

“没问题。”

 

15

“大哥才是童话看多了。”明诚看着身下的人,“哪儿有那么多泡沫是小美人鱼变的。”

明楼被一个冲刺弄得呻吟出声,嘴上说:“还是鱼好,听话。”

“是吗?”阿诚缓慢又坚定地折磨他,“阿诚觉得当人好。”

 

 

END


评论(80)
热度(689)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