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童话AU:海的公主

CP: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一点点)

Summary:是,还是那个《海的女儿》。这回换大哥是人鱼。

([公主][女儿]这种词是表示疼爱,而非性别。)

(最近有没有好好想我?)


1

明楼被一张大网软绵绵地罩住时他只是有一点生气。

虽说现在已是夜里,为了躲避那些愚蠢的人类,他也不该靠海面这么近。他大概挣了一下,发现这网做得异常牢固,上面还缝了尖刺,而他不想弄花自己的鳞片。

所以等着被绞盘捞上了船,他也只是有一点生气。

明楼也没多看,专心致志地从尾巴上拆网,接着,他听到的另一头有鱼叉掉落的声音。

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又瘦又小的人类站在那儿。大眼睛直愣愣地望着他。

“你几岁了?”他问。

“十四岁……”小孩说,然后手忙脚乱地掏出匕首冲着明楼过来。

这孩子身手极快,明楼一把竟然没抓住他,紧张的缩了缩尾巴,然后那孩子匕首一划,割破了渔网。

“你快回去。”小孩软软地推他,又抱着他的大尾巴用力往船边拖,言语里的担忧和焦急真情实意,都带着哭腔,“你这么胖,水手们会吃掉你的。”

明楼觉得自己必须掀起一场海啸才能平息愤怒。

 

2

第二次见到那孩子是在离陆地很远的海面。他正漂浮在水上懒洋洋地晒太阳,突然看到不远处有条小船。

把这么小的船划到这里,基本就是找死。

明楼尾巴一甩,游了过去。偷偷从水底往上看,他认出了那双眼睛。

“小孩。”明楼从水里冒出头来,湿漉漉地趴在船沿上,“就你一个人?”

那孩子像是被太阳晒得狠了,蔫蔫地抬起头,愣了好一会儿,笑了开来,“是你。”他趴过来,一本正经地说,“以后你要离大船远一点。”

“你的大船呢?”明楼问。

“我……”孩子的眼神闪了闪,“我还不够资格上大船。”

明楼想起那张被划破的网,心里明白了几分。他看一看这破船上的鱼篓,空的。

“如果有大浪,这条船就完了。”明楼拍一拍船身,“它经不住什么。”

“我猜划远一点能看到你。”小孩笑着回答,“一不注意就这么远了。”

“要是回不去了呢?”

“那就算了。”

明楼心里一沉,这孩子对生命没有一点留恋。

 

3

之后的好几天明楼都按时按点地等这条小船来。

这孩子一天在海面上待十几个小时,能承受寂寞,还有惊人的耐心,这些倒是一个好的渔夫应有的特质。

有的时候他运气好,能捕到一些鱼,但只要鱼篓装满他就会收网,不多捕一条。

竟然毫不贪心。明楼有一点吃惊。

但是这样的日子没能持续很久,孩子来得越来越少。有一次竟然是隔了五个日夜才出现。

明楼刚参加完一场宴会,看到那个熟悉的船底,立刻浮出水面。

“好久不见。”他说。

孩子看了他一会儿,扑哧一声笑出来。明楼疑惑地看他:“怎么了?”

“打扮过了?”小孩伸出手,指一指明楼头上的花环。

明楼咬一咬唇,拉下那个花环扔到船上。心里怪大姐,今天说明台生日,非要他戴着,恨不得再尾巴上也给他缠满花。

“你真好看。”孩子说,小心翼翼地捡起花环。

 

4

“为什么这么久没来?”明楼问。

“我打不到鱼,养母说以后不让我来了。”孩子低下头,“今天……我以为今天也见不到你。”

明楼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疼了疼:“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

“什么都行?”小孩抬起头来。

“什么都行。”明楼眯起眼睛,果然是人类。贪婪是他们的本质。

“我想……”孩子咽一口唾沫,“我想摸一摸你的尾巴。”

“什么?”明楼惊讶地看他。

“我就摸一下。”孩子忙解释道,“可以吗?”

 

5

不要埋藏在深海的财宝,不要海底最大的珍珠,不要永远也捕不完的鱼……明楼扭头看一眼自己的尾巴,又看看那孩子。

最终,他朝男孩伸出手。

“拉我上去。”

 

7

男孩的手缓慢地顺着明楼的肚皮往下摸。有一点痒,但是很舒服。明楼被摸得眯起眼睛。

“我以为是黑色。”

明楼睁开眼睛看那孩子,对上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看上去就好像找到了什么珍宝似的眼神。

“原来是很深的红色。”男孩碰一碰明楼几乎透明的尾巴尖,明楼条件反射翘起尾巴拍了拍。

“喜欢吗?”明楼问。

男孩用力点头:“你真美。”

 

8

明楼沉下水去,抬手引了一群鱼从那孩子的船底经过。

等对方收了网,明楼才回到自己的住处去。缩进自己的贝壳里,明楼恍恍惚惚地睡了一会儿。他滚了两圈,怎么也不舒服。

他看着自己的尾巴,似乎还能感受到那孩子温度很高的手,顺着他的鳞片一下一下地摸。

 

9

第二天风和日丽,海面平静得像一整块琥珀。明楼天一亮就从海面上冒出头来。

“你整晚都在这儿?”他惊讶地游过去。

“我刚来。”孩子举起手里的三明治,“看,这是早饭。”明楼眨眨眼睛看着他,他低头吃了一口,意识到了问题。“呃……”他把三明治递给明楼,“要尝尝吗?”

明楼一边矜持地点头,一边却舔舔下唇。

孩子被逗笑了,撕开一大半送到明楼嘴边。

“好吃吗?”孩子笑眯眯地问。

明楼一松手,沉进了水里。不一会儿,他双手抱着一条大鱼浮出水面,扔到那条小船上。

“这是……”孩子吓了一跳,“干什么?”

“我听到水手说这种鱼对你们来说很稀有。”

“谢谢你。”孩子,沉默一下,站起身拉着那鱼,扔回了海里。

明楼皱紧眉头。

“别生气。”孩子忙说,“一次性得到大海太多馈赠,不合规则……”对上明楼疑惑的表情,他弯起嘴角。

“我已经得到了最大的馈赠,正在我面前呢。”

 

10

明楼试图教孩子怎么捕鱼。

“你的位置不对,”他推着小船游了一会儿,“要感受海水的流动,在这里会有鱼群经过,因为它们正赶着去参加一场盛宴。”

这么说了一会儿,他明白过来。

“你听不懂?”

“没事。”孩子回答,“你真厉害。”

他伸手指他:“这么小就油嘴滑舌。”

“不,真的。”男孩说,“你……你……”

“行了,”明楼看着他搜肠刮肚,“我的确厉害。”他笑了起来。

 

11

海洋不会永远这么温柔。这一天明楼还未靠近海面就看到了汹涌的波浪。

他慌忙游上去,在一片暴雨里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

闪电照亮了整片天空,明楼终于看到了那条小船,他钻下海面,那个小小的身影正毫无生气地缓慢下沉。他像一道光一样冲上去,抱着人类往上游。冲出海面,明楼折腾了好一会儿,孩子才咳嗽起来。他松下一口气,拍一拍他的后背。孩子却伸手,软软地搂着他,说:“大哥,我的船。”

明楼看一眼那船,叹一口气。

 

12

等着孩子醒来,明楼严肃地说。

“以后不要出海了。”

孩子清澈的眼里立刻就蓄了泪。

“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再晚来一会儿你就会死?”明楼狠下心,继续说,“你太弱了,无法在大海里生存。”

“我能学习……”孩子哭得直抹眼泪,“我要得不多,我就捕一点鱼,求求你……”

“这不是学习就能改变的。”明楼一勾手指,海浪裹着那条小船跌落在他们身边。“你要是能从这里平安划到那片礁石半岛,我就不会阻挠你。”

孩子看一眼那一出,用手背擦掉眼泪。站起身把船推进水里,卯足了劲儿朝前划。

明楼跟在他身后,控制着海浪砸向那条小船。不过那孩子不论如何也不懂放弃,他看起来那么瘦弱却又那么顽强。

终于,明楼闭上眼睛,掌心下压,一个滔天巨浪翻滚而去。孩子落了船,但毫不犹豫地又朝小船游去。

随着海洋之子的愤怒,乌云遮天蔽日,天边响起阵阵雷声。明楼乘着海浪浮在空中,五指一握,金色的三叉戟出现在手心。孩子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艰难地往船上爬。

接着,明楼只是伸手一指。小船就脱离了孩子的掌控,被强风和海浪吹在半空中,狠狠地砸在一块礁石上,成了无数碎片。

明楼听到一声再悲伤不过的哭泣。

 

13

明楼回到海里,接下来的好几年都忍着没去海面一次。

明台被他的低气压整天吓个够呛,恨不得把自己裹在水草里跟他说话。

“大哥,有好吃的你吃不吃?”

“大哥,大姐要你去帮她办事。”

“大哥,我不小心把老师的尾巴染成别的颜色了,能不能借一下你的特质药水……”

明楼一抬手,明台都没能叫一声,就被一股暗流冲去了几公里才打着滚停下。

一个小玻璃瓶砸在他头上。

 

14

就这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姐生日。

海底几乎所有的人鱼都盛装出席,明镜把明楼叫到身边。

“明楼呀。我是不是很久没去海面逛逛了?”

“没什么可去的。”明楼回答。

“大姐想去就去!”明台挽着大姐的胳膊,“大哥要是不去就算了,要是我们两个出了什么事儿,您正好在这海里称王称霸。”

明楼被这么一说堵得没办法,只好笑着答应。

快要到了海面,明楼叫他们停下来。

“我先上去看看。”

 

15

被一张大网罩住的时候,明楼后悔得要命。这是张非常坚固的网,他手里捏着一片锋利的贝壳。只能出了水面再考虑怎么脱身了。

不出一会儿,明楼就被放在了甲板上。

他皱着眉头粗暴地拆渔网,有一双人类的手帮他解开了纠缠。他抬起头,对上一双眼睛。

“被我抓到两次。”青年笑着看他。

明楼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不远处的海面上,传来明台的起哄声。

 

16

“你什么时候认识明台的?”明楼问道。

“够早了。”青年叫他,“大哥。”

明楼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

“明台和大姐给了我一个考验。”青年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瓶,“我通过了。喝了这个就能拥有人类的双腿……”他说完,塞进明楼手里,“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明楼看着手心里的小瓶,他知道这个所谓的“考验”,漫长又艰险,几乎要送出半条命去。而且,一旦明楼拒绝,这孩子将失去灵魂。

“我要是不喝呢?”明楼抬眼问他。

青年露出一点点苦恼的表情:“那至少请让我摸摸你的尾巴吧。”

 

17

明楼被戴上王冠的时候还是没怎么能反应过来。

明镜泡在一个漂浮着花瓣的水池里,轻描淡写地说:“我明家的产业怎么就不能涉及内陆了?别以为你有了两条腿就能躲得过,若是治理不好这国家,我就把你拉回海底去,让你一个人待十年,听清楚了吗?”说罢,看一看明楼身旁的人,“阿诚啊,给我看着他。”

阿诚谦和地点一点头:“大姐放心。”

明楼扭头看他,他忙说:“大哥一定是个好国王。”

 

18

阿诚第一次看到明楼赤裸的双腿,眼睛依然闪闪发亮。

明楼有点可惜地说:“以后没有尾巴了。”

“没关系。”阿诚的手指顺着他的大腿滑上去,明楼不知为什么加快了呼吸。

“我以为你喜欢它……”明楼被碰触到某个地方时,发出了一声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发出的声音。

“还有更好的。”阿诚压住他,“我的国王。”

 

 

 

彩蛋:

 

“刚才……那是什么?”

明楼气喘吁吁地平躺在床上,双腿无力,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

“喜欢吗?”阿诚亲吻他,被他不耐烦地躲开。

接着,他翻身把阿诚压在身下,毫无章法地蹭一蹭。

“我还想要。”

阿诚笑了,拍一拍他的屁股:“别心急。”

 

END

 


评论(121)
热度(753)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