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来,叫一声。”(3)

CP:明诚x明楼。[目录

(大家喜欢那我就写长一点)


18

明楼的行踪不必让太多人知道,出差的时间安排也完全保密,这样方便行动,对外就说是为了保护新政府官员安全所必须的谨慎。所以,每一方都认为明楼是在对方那里,短期内的失踪就不会有任何人在意。

而大哥不可能一声不响的消失,除非他没有任何能力通知他人。明诚握着电话努力镇定下来,他安抚好明台:“先不要乱想,我来处理。”

不论明楼有什么理由,他应该陪在明楼身边的。

如果明楼真的出了什么事呢?他快步上楼,冲进自己的房间开始换衣服收拾行李,他必须去找明楼。他牙关紧咬,两眼发黑,身体几乎凭本能支使,直到有柔软又毛茸茸的东西碰到他的小腿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只猫。

猫仰着小脸看他,温暖的身体挨着他,就连尾巴也圈了上来。

“我要出门……”他奇迹般地平静了,蹲下身摸一摸猫,“我大哥丢了,得把他找回来。”

猫突然急了,抬起前爪搭在他的膝盖上。

“我不能带你去,听话。”明诚又摸一摸它,站起来穿好衣服往门外走。猫紧紧地跟在他脚旁,他怕踩到它,站定下来用鞋尖一拨,猫就笨拙地倒在了地上,睁着大眼睛保持着摔倒的姿势,一脸不可思议。

“不准。”他伸手指一指,开门出去了。

 

19

明诚找到了当天开往南京火车的车长,询问了每一节车厢的每一位负责人,得出的结论是明楼的确来到了这里,但是没有上车。

“这是我们中午找到的……”车长拎着一只箱子,“有可能是明长官的……东西。”

“哪里找到的?”明诚打开箱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手都在抖,“为什么不早早通知?”

“中午我们有人看到火车站的流浪汉手里提着这么好的箱子,觉得可疑就拦下了他,我看了里面的文件,放心!只看了名字,总之……还有这件大衣。”车长紧张得过分,把折叠好的衣服双手递给过来便不再说话。

明诚抖开大衣,没有看到任何弹孔或者血迹,这才松了口气。

“这事不准出去乱说,”他收好东西,抬起头死死盯着眼前的人,“明长官的身份人你们清楚,如果有一点一滴谣言传出去,大家都不好看。别给自己惹麻烦。”

几个人连连点头,他问:“那个流浪汉呢?”

“我们审问过了,是个疯子,一直嚷嚷着‘人变猫’,我们就放他走了……”

明诚皱了皱眉,离开了车站。

 

20

回到家时已经足够晚了,明诚带着一身寒夜的冰冷进入室内。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大哥不在里面,这可能也是他徒劳地在外面瞎逛也不愿回来的原因。

明楼的失踪毫无道理,就好像一整个世界也再无亲切感,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压抑不了的想法,那就是如果明楼真的这样消失,那么他们分别前的最后的谈话就是争吵。他蜷缩起身子环抱着自己的双腿,白天在路上计划好了一套冷静有效的应对方法,但那是明天的事,他现在只想这样软弱和慌乱。

他用双手遮住脸,又拿下来。

黑暗之中,一个软软的小东西碰了碰他,然后强硬地钻进他的怀里。他放松了一点,留给猫空间。

“你要干什么……”

他这句话没说完,猫爬上来一点,用自己的爪子蹭掉了他的眼泪。

“我后悔和他吵架了。”他摸了摸猫,有一点惊讶,这种惊讶也让脑子终于清醒了些,他几乎愿意相信猫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可是他怎么能不让我跟着。”

猫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眨着眼睛看他。

“我不想放假,他就像——费尽心机准备了一个我不喜欢的礼物。”猫低下了头,往他衣服里钻。他伸手顺一顺它的毛,喃喃着,“是个笨蛋。”

一人一猫很快都睡着了,等再醒来已经是后半夜,明诚全身上下只有抱着猫的地方是热乎的,他打了个冷颤,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和僵硬的脖子。突然,他听到楼下似乎有电话铃声。他小心翼翼把猫弄到地上,然后一瘸一拐地去接电话。

“哪位?”听筒里只有一串呼吸声和杂音。

“是我。”

“什么事?”明诚听出是一个组员的声音,自己人,“怎么打到这里来了,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吗?”

“有件事必须通知道,”那边顿一顿,“请问家里有没有多一只猫?”

“怎么了?”明诚警惕起来。

“那是箱子的主人,”那边回答,“这是一个失误,请最多忍耐三天……”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明诚梦游般地放下听筒,这人是值得信任的长辈,不可能胡言乱语。他摸回自己的房间,打开门。猫已经醒了,正在一下一下舔自己的毛,听到开门声它只是动动耳朵,并不回头。明诚走过去把他捞起来,伸手打开台灯仔仔细细地看。猫被盯得不适,歪着脖子看别处。

“你不是猫吗?”明诚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来叫一声我听听。”

猫挣扎了一下,落到地面上,然后飞快地藏到床底下去了。

“箱子的主人”就是大哥,这猫是大哥?

明诚觉得他不能好好坚持唯物主义世界观了。

 

21

一定有很多方法可以证明。不论结论如何,明诚发觉自己的确希望猫是大哥,光这一点就能证明自己疯了。他换了睡衣爬上床,猫谨慎地坐在床脚,抬起爪子舔一舔,然后卧下去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

明诚也跟着躺下来,假装睡觉。没一会儿他感到猫一路踩着他的脚踝、腿、腰(精准地错过了某个部位)、胸膛……然后拱进了被子里。他动了一动,又假装醒了,掀开被子看看。

“想让我抱你吗?”

猫不理他,侧躺下来,伸爪子玩他的睡衣边。明诚用手指逗它,于是它便努力要抓住明诚的指尖。终于得逞后,它敷衍地咬了一口也就放弃了。

这猫是大哥?怎么可能。

早上醒来猫又坐在他脸上,他把它拨开,揉了揉眼睛。

“早。”他拉开被子坐起来,双腿盘着。猫跳过来,落在他腿上,又飞快地跳走了。他低头看一眼,脸红了一下。“自然反应,你害羞什么。”说完他一把抓住猫的后腿拎起来,去看它的后腿间,“你难道没有吗……”

他什么也没看到,就眼前一花手背一痛。猫夹着尾巴跑得远远的。

一只猫没有道理会明白这个吧?明诚又困惑了起来。

 

22

早餐的时候明诚用小火煎了两块鸡胸肉,仔细地撕成小条。明台蹦跳着进厨房,伸手就要拿,他一巴掌拍掉:“喂猫的,没放盐,你别凑热闹。”

“那我吃什么?”明台气鼓鼓的。

“有粥。”明诚说,“阿香不舒服,没有早饭了,你就凑合一下吧。那有咸菜。”

明台气得要摔门,跑过去找猫算账,没一会儿却玩了起来。还摘下宝贝袖扣给它拨着玩。

“别让它吃下去了。”明诚担心地嘱咐了一声。“没事,它聪明!”明台答完了又用一种怪声音跟猫说话:“是不是呀,小猫咪?”猫歪头看他,挤了挤眼睛。

明镜下了楼,看到猫脸上也带了笑,最后竟然允许猫蹲在桌子上吃饭。猫矜持得不行,小口喂小口吃。吃完就躺在桌子上给明镜摸。

“你大哥不知道喜欢不喜欢猫呀?”明镜说。

“不喜欢吧。”明诚回答。

“为什么不喜欢?怕来了新猫跟他抢山头吗?”明台插嘴。

猫跳进明镜怀里,明镜见猫亲她,心情很好:“怎么说话呢,抢什么山头呀?”

“这您还不知道,”明台跑过去,双手捂着猫的耳朵,小声说,“不能有两个山大王。”

 

23

明诚以阿香生病不能照顾猫为理由抱着猫去新政府上班了。猫趴在他怀里,昂着头挺威风。到了门口正好看见梁仲春拄着拐杖等在那里。

“唷,猫。”他伸手要逗,明诚一侧身躲过去了。

“管好你的手。”

“谁的猫啊?”梁仲春也不脑,“模样生得还挺好,公猫吧?发情可够烦人的,这猫不轻吧,阉过了?”

猫发出一声威胁的吼声,整个身子都轻轻震动。

“你再说我就放它挠你。”明诚心里笑得不行,面上还要装严肃,“干什么来了?”

“噢,没什么事儿,就是打听打听……听说明长官失踪了?”

明诚板着脸:“听谁说的?要是你每次听到谣言就这么来一趟,小心你的乌纱帽。”他等着梁仲春露出局促的表情,“好了,回去吧,明长官累病了,歇着呢。我们也好喘喘气儿。”

“那是,那是……”梁仲春眯起眼睛,“那我就回去了,还有事呢。”

“是忙着赚钱吧。”明诚看着人走了才说,接着他用余光瞟到,猫的小脑袋也跟着点了点。

秘书室人太多,明诚只得把猫放在了先生的办公室里。中途他进去取文件时,猫正从桌子上跳下来,他假装漫不经心走到桌前,看到崭新的报纸摊开了,大哥常看的版块上有一朵墨色的猫爪印子。他取了文件,用最平常的步子走出去。

关上门的时候他不得不深喘了几口气。

证据足够了,没有猫会看报纸,也就是说,那猫的确是大哥。也就是说他摸了大哥的肚子抱了大哥好多天亲了大哥嘴巴还顺便表了个白……

他觉得自己心被那么轻轻地,轻轻地挠了一下。


评论(65)
热度(716)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