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来,叫一声。”(完结)

CP: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部分)。[目录

(这原本是个段子,也就是说四千字左右就能完结,写到这么长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 @蟒蟒大帝 还算满意?)

(大家的撒娇我都看到了,先别急着删,过段时间我整理名单。meeew。)

(开口问问题的前往上翻翻评论,不要一个问题反复问。)

33

明诚首先的反应是小腹一紧。

随后他稳妥地压抑住这种感觉,镇定地转过身把门锁好。再回来明楼还是原封不动站在那里,像是被吓坏了。他朝明楼走了几步,后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头顶那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害怕地朝后倒。他连忙站住,轻声叫:“大哥……”

明楼垂下眼睛:“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接到了电话……”明诚斟酌着,“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办?”用一个问句让明楼掌握控制权,算是帮明楼回到安全区。

“还能怎么办?”果然对方放松了一点,“等病好。”

明诚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拉开被子示意让人躺进去,但是他没有让开。他看着明楼迟疑了一下,然后不得不在他的注视底下挪到床上。

“这个给我。”明诚从被子底下抢回抱枕,拍了拍放回原处。明楼没有看他,过了一会儿用手掌遮住自己的脸。

“想问什么就问。”

“没有什么想问的。”明诚坐下来,然后伸手捏住了明楼的猫耳朵,他感到明楼整个人都僵住了,拿下手瞪着眼睛看他。他又摸了一摸,正经地说:“耳朵温度反应健康情况,如果发热就说明是发情……”他打赌大哥从来没有过这种表情,“或者紧张。”他说完了这句话。

明楼拍开他,自己偏着头摸了一摸,随后皱着眉头就要转身找东西揍人。

“好了好了……”明诚笑着拉住他,“很正常,不紧张也没发情。”他强调后两个字,口头调戏。

“我看你现在本事大了,”明楼唇角下撇,“连我的玩笑你也敢开。”

 

34

谁也不能进明楼的房间,免得打扰明楼休息,明诚费了好些口舌才说服大姐和明台。

“你拿这个干什么去?”明镜问。

“我怕大哥闷,”明诚笑了一笑,“弄点东西给他解闷。”

他回到明楼房间,不得不说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这里似乎被狂风卷过:桌子上的东西滚到地上、摔碎了一个牛奶杯、椅子歪了、挂画也掉了……明楼坐在床上,特别乖巧又无辜地看着明诚。好想这些全都出自不存在的第三人。

“那是什么?”

“回来的路上买的,想着大哥喜欢。”明诚跨过地上的狼藉,把怀里圆滚滚的鱼缸端过去。明楼谨慎地抱着,专心致志地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去逗鱼。

“别给弄死了。”明诚看着他,毫无缘由的鼻子发酸。

“嗯。”

 

35

如果说明诚以前发现大哥偶尔露出一种想让人给他个拥抱的奇异感,他还可以解释为那是因为他太喜欢明楼所以产生了误读。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实在是过分明显了,明楼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好像明诚不过去抱他就该受到世界上最强烈的谴责,不,该被地狱之火焚烧。

明诚默默地收拾好房间,然后走到床前,礼貌地弯下腰说:“我就在隔壁,大哥要是有需要可以叫我,行吗?”

等了几秒,明楼没有说话。他只好直起腰准备离开。还没走出去一步就不得不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看到明楼一只手拉住他的衣服下摆,抬着脸看他。

明诚可不是圣人,他没有犹豫,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明楼没料到他这么放肆,下意识地就要推。

“别动。”明诚说,手捉住对方的尾巴,捋一捋,“装也没用,你现在的自控力也就是这种程度。”他听到明楼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们研究这药是想干什么,把敌人都变成猫吗?如果真能这样也算是好事一桩……”

“不是。”明楼挨着他,轻蹭了一下他的肩膀,眯起眼睛回答,“把我们变成猫好去获得情报。”

“原来如此。”明诚笑出声,曲起手指刮了刮明楼的脸侧圆鼓鼓的部分,问,“那你从我这得到什么情报了,长官?”

明楼看也不看他,一巴掌软软地糊在他脸上。

 

36

明楼浅浅地睡了一会儿,阿诚轻轻拍着他的手背,像摸一只真的猫一样摸他。这种频率和温度让他觉得安全。

但是没多久他就醒了过来,阿诚的唇压在他的嘴上。

起初只是轻轻地一啄,明楼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正要说话,明诚的舌头搅进了口腔,这个吻就顺其自然成深入了下去。他的气息完全被打乱,阿诚按着他的肩膀,他感到一种温和的力量。

“大哥。”阿诚分开了一下,撑起身子看他,眼里尽是痴迷,“大哥——”

他舔一舔嘴唇,腾开手摸一摸自己的耳朵。

“我觉得有点热。”

 

37

明楼的尾巴碍事,所以他只能转过身去方便明诚进入他。难以想象的充盈感叫他抓住床单又松开,喘息和低吟全被堵在枕头里,明楼在心里隐隐地算这件事结束后他赖帐的可能性。

而快感卷住他时他却只想被这样掌控。

阿诚就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俯下身贴着他的后背,吻他脖子和肩膀。他硬挺的部分可怜地蹭着床单不能发泄,明诚用力挺一挺腰,抓着他的尾巴倒撸一下。

“大哥不是猫吗?”明诚低低地说,“来,叫一声。”

 

38

“喵——”

 

39

“我好想它。”早上明台用筷子撑着下巴,哀怨地说,“阿诚哥你把猫送给谁了?我想去看它。如果你们不养我养!”

“吃你的饭吧。”明诚端着盘子放到明楼的位置。

“水波蛋!”明台双眼放光,伸了筷子就要夹。

“没你的份,你知道我为了这个打坏多少只鸡蛋吗?”明诚连忙拦住,“大哥生病了,给他的。”

“偏心!”明台怏怏地趴在餐桌上,正好明楼从房里出来,看到他这样卷起报纸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什么姿势,坐正了吃饭。”

“我觉得有点奇怪。”明台眯起眼睛,不知道是对着谁说话,“阿诚哥那么喜欢那只猫,为什么送走了一点也不伤心?”

明诚下意识地看了看明楼,对方刚拿起一块脆吐司咬了一口。

“有什么好伤心的,一只猫罢了。”他轻咳一声。

正说着明镜下了楼,远远地说:“别说明台了,我也想它。”

明诚看到大哥的手停了一下,神色也有点低落。

“大姐要是喜欢,让阿诚再去挑一只。”明楼说,“我克服一下。”

“什么叫‘克服一下’?”明镜瞪眼睛,“过敏是说克服就克服的吗?我看你这孩子脑筋也是不清楚的。”

明楼猛地受了句骂,一时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就是!算了!”明台也叹一口气,“不想它了。反正那猫也没什么好的,要是我养,要养个活泼的,哪儿像它,窝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给亲不给抱的……”

明镜破天荒地顺着明台往下说:“明台说得对,那只猫抱着沉,时间一久我这胳膊都酸了……”

明诚憋笑憋得痛苦,明楼抬眼不轻不重地瞪他,他猜大哥没吃过这么五味杂陈的早饭。

40

“大哥不问问我想不想养猫?”

明楼停了下来,安静地看他:“别得寸进尺。”

“什么得寸进尺?”

“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明楼哼一声,继续往前走,“不准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明诚快走两步,从后面拥住他:“好,我就养这一只。”

“真是无法无天了。”明楼推开他,声音却温柔得很,“行了,可以走了吧?”

“可是我想陪大哥散散步。”明诚回答。

 

彩蛋:

 

明楼翘着腿坐在桌子一端,另一头的椅子空着,桌面上蹲着一只猫。一人一猫静静地对视着,明诚觉得他们下一秒就会打起来。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人一猫同时朝门看过去。

明台哼着歌,被这么几双眼睛一瞪吓了一跳:“你……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先说好,我可什么坏事都没干啊!”

明楼突然笑了一声,他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明台啊,你不是想要猫吗?正巧这有一只。”

“小猫咪!”明台这才发现桌子上的猫,他大叫一声,扑过去就抓。猫惨叫了一声飞快地跳开,可惜明台比它更快,双手一抓就把它接进怀里,“谢谢大哥!”他不管猫使劲挣扎,用鼻尖顶它,马上又换一种声音说,“哎呀,还敢咬我,小东西,调皮!”

“抱走吧。”明楼的口气有一点幸灾乐祸,“我不想看见它。”

明诚沉默地站在一旁,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认为明楼的决定大错特错。


评论(95)
热度(690)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