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恋爱故事:等人

CP:明诚x明楼。

Summary:伪第一人称。


“没有,我没有伴儿,就我一个。双份威士忌,加冰,对,当然要加冰,好浇灭这火气……你说得很对,没有什么是酒精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只是生气……哎,我知道你问我只是出于寒暄,不是真的想知道,就让我在这坐一会儿,我虽然是个外国人,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是吗?既然你真心想听,那我就说说吧。”明诚坐在小酒馆里,喝一大口酒,喉咙热乎乎的。现在这个时间,酒馆里除了一个大头朝下睡着大呼的男人,还有一个酒保。酒保是个姑娘,看着年轻,唯一在干的活儿就是站在那里擦玻璃杯,看着像是帮家里的忙。

“我乐意听,先生。”她说。

“好,我可说了,你可能会觉得无聊,我尽量说得有趣些。我有个上司,是个好人,不如说太好了,好得令人生厌。我这次来巴黎也只是跟着他来工作,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基本上不允许自己有私人时间。他忙得厉害,连续两晚没睡觉,就今天早上他站在公寓走廊里等我,都忍不住打瞌睡,我出门看到他的时候他闭着眼睛,背都不直了,看上去老了许多。我说了两句,他却像我说了错话似的看我,你知道那种眼神,如果一个人把事情做得过分好,那就会衬托出他身边的人没那么好。于是我存心不管他,开车带他去目的地。我们要见一位工作上的客人,那人常年住在这里,连巴黎城郊都不愿去,所以我们才来到这里。总有这样的人,有权有势,他不有求于人,于是便认为本性的缺点无需遮掩了,十分无礼、胡搅蛮缠、贪财,好色?当然的……身边有好几个情人。巴黎的姑娘是他留在这里的一大原因,就这样,我的上司要去见这个人。

“我作为助手——不如说下人,是不能跟在上司身边的,于是我等候在外面,和一位管家聊着天打发时间。管家很和善,在这样的人手下工作还能拥有这种品质十分难得。我早上从老朋友那里得了些剧院的减价券,由于我自己用不着,就给了这位管家,他很高兴,便滔滔不绝说了些对戏剧的见解,随后我问他的这位主人。管家神色变了变,说,他的这位主人出了名的爱分享。他根本不在乎那些上流社会是否接纳他,得体和贵族式的礼数不会限制他,享乐是第一目的,而且他有一大爱好就是分享情人。

“我心里明白了七八分,于是也坐不住了,十分想进去看看。我的上司虽然从没说过,但是绝对不喜欢别人碰他,但是你知道,这种人为了工作,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之后,我寻了一个借口,要进去给他们亲手泡茶。茶叶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正好派上了用场。

“一进屋子,我就没能沉住气。我的上司用一种平日里绝不会有的姿势坐在沙发里,他靠在那儿,怀里拥着一位丰盈的女子,手停在她的腰上,用了不少力,指腹都压进肉里,然后抬起头镇定地看着我。实话说我恨极了他这种眼神,他当然想让自己随时都看起来可靠又冷静,可是我太了解他了,或者是我太自作多情了……他只是在装给我看。

“说到这个,我想说的是,人大多都有两个形象,一个是外在的,一个是内在的。如果这两个的差距不大,日常生活中就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差距太大,难免会因内在的无人了解而感到寂寞。我的确是生气的,我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堕落——是的,你看出来了,我喜欢他——而是因为他对我的伪装。这种条件反射般自我保护行为让我难过,其实他可以投给我一个无奈的眼神,那样我就会好受很多。

“是的,你也看出来了,任何一个得体的绅士都不会接受这样的好意。我接着说,于是那位先生继续说着他的话,我的上司笑着,我把茶端给他,靠在他身上的女人就接了过来,自己先喝一口,然后把印着唇印的那一边送到我上司的口边。我没有走开,只是收拾手里的随便什么东西,他并不看我,只是低头喝了一口茶——就着那火红的唇印。

“如果你也有一个喜欢的人,你会理解我的感受。我退了出去,不如说是大受打击。直到天黑他才结束谈话,他一出门看到我等在那里,显得有些尴尬,不过他在极力回避这种感觉。说到这,你可能会觉得我们这样有些病态。我不止是他的助手,还是他的弟弟。我十岁起跟着他,随了他的姓,可以说是他将我养大的。我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在我面前几乎毫无隐私。也就是说我虽然不能看透他的想法,但不管他是快乐还是难过,我都明白。这一点对他来说并不好受,被掌控情绪在某种程度上更令人不安。你还小,可能不明白。我只是说一说:当一个人了解你的全部感受,他只是真的爱你。

“我继续说。他希望自己能够不在意刚才的一幕,也希望我不要追问,那是因为他觉得抱歉。听上去很贴心?不,不是这样的。我们回到家,对于这些事,我没有追问,我只是帮他铺好床,让他早一点睡。他有头疼的毛病,如果睡着了就会好些。可是到了下半夜,他突然醒了。我身上装着他的药,所以他把我摇醒的时候,我以为他是找我讨点止痛药。我爬起来,他却压住我让我别动。

“‘你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那样做。’他梦游一般地说。我说我知道。他有点疑惑,又问我为什么看着像是闹情绪。我先前睡得迷糊,这才反应过来他就为了这么点小事睡不安稳。我希望他快点睡觉,于是就催促了几句。他沉默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我躺下闭上眼睛,就在那一刻,我才明白过来,他刚才是想找我说话。他希望我能朝他发火,这样才能减轻他那无来由的愧疚感。于是我爬起来,摸到他的房间去……

“我应该和他谈谈,但是却上了他的床。不是我管不住自己,只是我觉得必须那么做不可。他有意要迁就我,于是我们结束得很快。可是我心里依然没有好受多少,在他快睡着时,他忽然说:‘你没有必要拿我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知道这是一句真心话,正是因为它太真实了,我才心寒。接着我们吵了一架,过程十分幼稚。也许你也有这种经验,跟越亲密的人吵架,越是不能控制自己。我们开始争论关于我的价值的问题。他希望我跟在他身边是出于自愿,却又不忍心只让我跟在他身边。于是他竭力撇清自己对我的影响。我当然要反驳,我说他自大、自私、毫无人情、胡搅蛮缠。我让他不要自作多情,他不能替我选择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些话说完,他突然不再反驳,只是沉默着坐了下去,让我离开。说来不好意思,我在来这的路上哭得直发抖,好在这个点儿天还没亮,街上没有什么人。过程就是这样,所以我现在坐在这里喝酒,生闷气都只是因为他。他当着我的面把门摔上了。

“再帮我倒一杯吧。你想说什么?是的,他有些时候的确很混蛋,不过这种虚张声势的混蛋在我看来不算什么。你说爱情?他认为我对他的爱只是一种依赖心理,或者是他理解中的那些狗屁。并不是,我也不在乎那些分析。我的标准大概永远只有这么一个:即使到了现在,我和他在一起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在吻他的时候,这里,心脏,依然咣咣直响。

“再加一杯酒吧。不,不是我这杯,加一个杯子,算了,别倒酒了,来点果汁吧。你能看出我哭过了吗?一点也看不出?很好,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看不出就放心了,我不希望他替我担心。我等的人差不多要来了……别笑啊,我说过这个故事很无聊——

“看,他来了……再帮我看看,我看着还行吗?

“没找多久吧?整条街就这一间酒馆开着,早上这么冷,您就穿这样就跑出来……您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大哥?”

“多大人了,吵架还哭。”

 

end

评论(46)
热度(522)
  1. 番茄炒蛋Nomen-Nesci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核桃仁
    “当一个人知道你的全部感受,他只是真的爱你。” 诚哥,话是你自己说的。酒吧小妹已经看不出你哭过了,他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