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校园故事:等价交换

CP:明诚x明楼。[目录

Summary:英式“公学”AU

(短篇。不用在意人种、语言差。翻译腔警告。)

(没有学校原型,全是私设。如果需要参考,可以看成是霍格沃兹和伊顿公学的结合体。)


1

明诚在一阵温暖中惊醒,他死死闭着眼睛,可是很快这温暖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凉意。没有错,又来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这样可保证不因为弹簧床的嘎吱声吵醒任何人。他换下裤子,用干着的部分用力擦床单,然后拉出床底下的行李箱把脏裤子扔进去。最后换上准备好的散发着清洁粉味儿的干净裤子。然后原原本本地躺回去,让羞耻和无法抑制的自我责备折磨他可怜的自尊心。

明天一早,菲普斯会来检查床铺——他是莱博公学三年级学生的宿舍负责人,他不是学生,也没有必要拥有特别良好的教养,也就是说一旦他知道这一晚发生了什么,那么他就会告诉厨房的伙计查尔斯,而查尔斯就会用这个来要挟他得到一些好处,否则就要嚷嚷着让他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明诚不能冒这样的风险,所以他必须要放弃才到手的几张邮票,没准还会牺牲一罐从本尼那儿用希腊史作业换来的果酱。

半睡半醒地挂在床沿上,明诚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他听到周围同学翻身的声音,看到没拉严的窗外透出清晨令人沮丧的微光。终于,他听到有人翻了个身爬了起来,高年级的代理级长迈着熟悉的步子走到他们门前,抬手摇了摇铜铃,用你绝对不想听到的精神饱满的声音说:“孩子们,早上好!”

一整个宿舍二十多张弹簧床上的孩子同时呻吟和翻身,有的已经坐起了身。明诚又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才假装自己睡醒了。他慢吞吞地穿衣服——一种上半身是西装,下半身是短裤的低年级学生穿的制服。在他穿袜子的时候,隔壁床的文森特突然用他精明的眼睛打量他:“你昨晚睡得好吗?”

“还不错。”明诚冷静地说,他不去碰被子,否则就会被看出是心虚。

“等我们升高年级后,就可以住两个人的宿舍了,不是吗?”

“那得到六年级。”明诚说,“莱博就是认为低年级学生不需要隐私权。”

文森特没在纠缠,这让明诚松了口气。他一直等到菲普斯进来。然后把邮票塞进他手里。

“就给我这些?”菲普斯笑起来,露出一口黄黄的烂牙,“我还要给你收拾多少次。”

“最后一次。”明诚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你胆敢说出去,我就去你找你的竞争伙伴。所以请自己看着办。”他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

上午第一节课是品德课,这门课的老师是一个毫无品德的坏老头。明诚可不想因为迟到整节课都站在墙角。他大大地打着哈欠,突然看到一年级的学监领着一群孩子从中央草坪的方向过来。为了不迟到,明诚必须要和他们打个照面。他在心里暗叫倒霉,然后硬着头皮抱紧怀里的书,低着头以求快速离开。

然而事情总不会是想象中那般顺利。

“哥哥!”一个稚嫩的甜甜的声音从队伍中传出来,带着令人尴尬的热情。

明诚拉起笑给对方打招呼,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在唇上,说:“我去上课。”

“哥哥!”明台还小,开学才一个月,在全是陌生人的新环境遇到他这个熟悉的人当然高兴,差点就要从队伍中跑出来。学监咳了一身,明台才一步三回头地远去了。

他觉得自己的冷漠有点对不起明台,但是没有办法,他自己已经自顾不暇了,而且明台能照顾好自己,毕竟……毕竟大哥在这里。

明楼是亲自带着明台入学的,这个行为就等于双手捧着明台将他举到了同年级学生食物链的顶端。谁不想要这样的哥哥呢?明楼蹲下来给明台系鞋带,还把自己的级长徽章和被红绸扎着的任命书让他保管。明台骄傲地仰着小脑袋,这种单纯的骄傲没有让他显得在卖弄,反而有一种令人怜爱的机灵劲儿。而明诚是自己去学监那里报道的,起码这一年没有第一次入学时狼狈。明诚是个转校生,二年级时才来莱博报道,他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常服。手上紧紧攥着单肩包的包袋。在一群陌生学生面前自我介绍。

没人会把这样的明诚和学生代表明楼联系在一起,尽管他们有着惊人相似的名字。后来,当流言传开后,也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毕竟在莱博,高年级学生和低年级学生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赶着跑到教室,明诚正好还有时间把东西准备好。他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刚拿出笔摊开书本,品德课的老师就走了进来。他的胳膊地下夹着一根细长的教鞭,所有人都因为害怕那个东西坐直了身体。

明诚的后背突然被捅了一下,他朝后靠过去,文森特把一张纸条塞进了他的衣服领子里。他身体抖了一下,犹豫着把纸条拿出来,偷偷展开。

上面写着:如果你给我那个东西,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把将纸条捏在手心,转头去看文森特。后者夸张地笑着,然后吹了一声轻微的但绝对拥有足够暗示意味的悠长的口哨。

明诚猛地站起来,因为愤怒瞪圆眼睛大口喘着气。文森特却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他,然后再去看他身后站着的更愤怒的老师。

明诚最终还是站了二十分钟的墙角。

“你没有任何证据。”下课后,明诚收拾好东西就急急地往外走。文森特跟在他身后:“你不是很聪明吗?我本来早上就可以揭穿你。”

“但你没有。”

“那是因为我想给你一个在莱博不颜面扫地的机会,你还记不记得之前那个‘尿床……‘我不用说出那个外号了吧,你想让那个外号传到你头上去吗?”

“你到底想要什么?!”明诚停下脚步,文森特没控制好节奏,差一点和他撞在一起。

“我要我的怀表。”

“那是你给我的,别忘了。你用它换了《天方夜谭》。”

“现在我不想要了,”文森特也生起气来,“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最好快点把东西还给我,不然下一次我可没有这么好心。我知道你这种人的毛病,你总以为你是最后一次,但那不可能!”说完,他猛地撞了一下明诚的肩膀,离开了。

明诚把文森特的怀表给了一个五年级学生,他打赌那人正打算用这怀表去送他口中的“表妹”,好在从开学到现在没有过任何假期,也就是说那东西还有可能没有流出校外。他在脑子里转了几个方案,觉得这回自己真的倒大霉了。

转学生在莱博很难在短时间内交到朋友,所以明诚走了一条歪路。在一次歪打正着中,他掌握了莱博甜蜜的禁忌——黑市。

就像所有公学一样,莱博要求自己的学生要有坚忍不拔的毅力,也就是说这群在上流社会被伺候惯了的少爷们,一时之间很难接受这样艰苦的环境。总会有人偷偷带果酱进来,他用钢笔换果酱,再用果酱换邮票……在这方面,他拥有令他自己都惊奇的能力。他甚至说服了胆小鬼查尔斯加入他的生意。他混成了所有人都需要他的角色,他不能让这个插曲毁了他经营许久的生意。

 

好在以物易物在莱博总有市场。

明诚翘掉了晚餐,小心翼翼地揣着半盒烟往高年级吸烟室的方向跑。为了这半盒高级香烟,他几乎损失了全部的存货。当然的,他不能等他的客人为他的出尔反尔买单,只好冒着被抓住的风险,独自前往高年级学生的区域。

吸烟室也是莱博的特点之一,它即开明又迂腐,开明在允许学生自由进入,迂腐在默认只有被承认的那部分人才有资格进去。有一道所有人都知道的标准,就连明诚也有所了解。所以他挑了晚餐时间,这个时候吸烟室不会有什么人,更安全。

他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做了心理准备,然后推开了吸烟室的门。里面人不多,那个学生就在那里,明诚没有多等,径直走过去把烟盒递给他。

“你是几年级的?”那人坐在沙发椅的扶手上,没有接他的东西。

“三年级,先生。”他回答。

“你从哪儿搞来的?这东西连我都没办法弄来。”

“我自有办法。”明诚有点心急了,“可以把怀表还给我吗?”

对方算是遵守诺言,从制服口袋里掏出怀表还给他:“算我倒霉,但没有第二次。”

明诚不耐烦地应了一声:“不用这么跟我说话,这只是交易。”

这句话惹得旁边看好戏的人笑出了声,那人立刻觉得脸上挂不住了。抽出一根烟叼进嘴里,用命令的口气说:“去把桌子上的火柴拿来。”

明诚照做了,那人觉得还不够,竟然示意要明诚给他点烟。明诚在心里叹一口气,利落地掏出火柴,擦着后送到对方面前。

一股浓烟扑了他一头一脸,明诚忍着。这时候身后传来开关门的声音,所有人都抬头想看看是谁,明诚并不关心,他摇灭火柴,转过身。

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明楼站在那里。


评论(21)
热度(389)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