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3]

CP:明诚x明楼。 [全文目录

Summary:There's a kind of hush (点击听歌)


3

明诚总共也没掉几滴眼泪,看《玩具总动员3》的时候他都比这哭得厉害——毕竟是个大男人,心里不舒坦是一回事,在别人面前表露又是一回事。他仍然把脸埋在文件夹后头,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好了,现在他开始有点责怪明楼了。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毛病,说好的富二代都是渣男呢?

“说吧,怎么了。”明楼似乎知道他没在哭了,伸手拨开文件夹,“委屈成这样。”

“学长去忙吧,我这就回家了。”明诚撒着谎,弯腰要把箱子拿回来。

明楼往后闪了一下,笑一声:“就这么回家啊,跟兔子似的。”

“不是……”明诚越来越心虚,脑子里使劲过台词,但都是一些浪漫爱情片的做作句子,什么“沙子跑进眼睛里了”之类的。他憋了半天,有点气急败坏,结果憋出一句:“我有眼疾,这是生理反应,学长别误会。”

明楼眨眨眼睛:“我误会什么了?”

用问句进行谈话,说明明楼并不想很快结束对话。往后退不行,只好往前冲。明诚猛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明楼的眼睛。

“学长舍不得我走吗?”

明楼的表情变了变,很快镇定下来:“还敢跟我这么说话。行了,跟我走,我给你找地方洗个热水澡,你这个人卫生问题有点严重啊,不知道的以为你馊了。”

没想到一个热水澡的邀请可以这么令他心动。明诚觉得自己渴望的眼神都没有多加掩饰,他咽了咽口水:“不麻烦吧?”

“有一点麻烦。”明楼皱起眉,“挺远的。”然后把箱子还给了他。

路上两个人随便聊着天,明诚心情变好了,眯着眼睛说寝室楼被淹了的事情,说俩傻逼室友较劲,看谁先把谁摁到水里去。又说有玩心大,买了活鱼放在水里,有一次他还看见了。还说有人脚不知道被什么划伤了,得打好几天破伤风针。明楼一声不吭听他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末了补一句:“那栋楼几天前就封了,你一个人住着?”

这一句把明诚堵得没话说,他讪讪地笑了:“学长对谁都这么好吗?”

明楼看他一眼,眉毛舒展,看着像是一个微笑:“是,我对谁都这样。换个别人我也帮忙。”

明诚放心了一些,在嘴里嘟噜一句话。

明楼问:“你刚才说什么?”

“兰尼斯特有债必还!”明诚把这句话大喊出来。

 

出了校门没走几分钟就到地方了——不是说有点远吗?!

明楼带他走进小区,住宅楼虽然旧,但这一块房价估计不低,反正一般在本地没房子的教职工是租不起的,也只是住宿舍。明诚忐忑地跟在明楼后面,看着明楼掏出钥匙开门,带他进入室内。

“浴室在左手,自己琢磨着用,冰箱里有吃的。这是我的钥匙,回来给我开门。”说完就转身要走,这就是明摆着让他留下。

“学长去哪儿?”明诚还惦记着自己的谎,支支吾吾地说,“我正准备回家……”

“我去考试,已经迟到快半个小时了。”明楼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认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怎么回,走着回?”

 

明诚在洗澡的时候才朦胧地意识到这可能就是明楼平时住的地方。他用沐浴露搓着身体,慢慢地就浑身发热

这不就跟明楼串味儿了。

要控制住不喜欢明楼挺难的,下场估计也不怎么样,他虽然不清楚具体如何,但他有这种预感。

洗完澡之后明诚整个都放松了,他穿着干净的衣服坐到沙发上,没一会儿就打起了盹儿。

 

明楼几乎把门都凿穿了才有人来开门,对方炸着一头毛,一脸茫然的样子:“学长回来啦。”

“买了点吃的。”明楼说,把外卖盒递过去。

明诚迅速收拾了桌子,这房子不大,明楼把餐桌当书桌。他一边收拾一边记这些东西原本是摆在哪里的,想着吃完了还原回去,明楼若有所思地坐着等着他弄好,两个人沉默地开始吃饭。明诚原本想矜持一点,但他还是把碗里吃了个干净。

“你可以在这住一段时间。”明楼突然说。

明诚并不想客气,他看着明楼的脸,觉得自己肯定不能保证自己长时间看着这人不想入非非,最后他还是说:“我自己能解决。”

明楼看着有点失落。这是怎么回事?

“你可以考虑一下……”

“不行,”明诚快速地打断他,他看到明楼惊讶地抬起眼睛,这种有点傻气的表情都这么……让人动心,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法抵抗了,假装严肃地说,“我不是那样的保洁小妹。”

明楼笑得十分爽朗。

 

如果说什么能让一个人不太完美,那一定是和对方住在一起。

明诚对于环境细节的控制欲几乎变态,小时候继母总是把他关进房间里,有可能几天都不管不问,他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学会了怎么把仅有的资源变得尽可能有利。这种保护机制衍生开来让他时常保持紧张的状态,周围的一切物品都不允许脱离控制。宿舍那帮混小子一开始泡面盒都能放一周,最后被明诚威逼利诱地打扫卫生,每月他们都能被评个先进宿舍。上铺每次看到他的床都摇头:“你他妈可能是个变态杀手吧,就电影里那样的。”

这种习惯换了个环境依然无法控制,明诚住下来的第二天就开始琢磨怎么摆弄房间。

“随你高兴。”明楼说。他刚洗完澡,穿着浴衣盘腿坐在床上,头发湿漉漉地往下滴水,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等明诚洗漱完回来,明楼已经湿着头发睡着了。

这怎么行。明诚有点急,但又不敢把人吵醒。最后在床边上来回绕了几圈,不得已只能给明楼把空调打开。

早上醒来,明楼的头发睡歪了,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样子,昏昏沉沉地坐在床上发呆,明诚用唯一一口锅折腾出来一点早饭,去敲门叫明楼。

怎么会有人发呆也看着像思考什么国家大事,这也太犯规了。

“吃饭了。”

明楼又躺回去,把原本就乱的头发揉得更乱,他抱着被子,翻了个身,露出了更多皮肤。明诚不动声色地看着,明楼也看一眼他,苦着脸:“我头疼。”

“活该。”明诚无意识地说,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没想着自己能这么亲昵地说出这种话,忙想讲点别的什么软化一下话里的情绪。明楼顿了顿,一翻身竟然把自己盖进被子里。

“不想吃了。”

三岁吗?!

明楼的性格里似乎有一些直来直去的坦然,这种情况十分稀少,以至于明诚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他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这样的明楼让他把握不好交往的界限,同时他也隐隐意识到,是明楼故意这么做的。为什么?让他更坦然?

行吧。如果他爱演,那就陪他演。

明诚几步走过去,把明楼从被子里挖出来:“不吃饭要胃疼,今天不还是要考试?”

明楼不排斥这样的身体接触,他搓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伸手接过明诚递来的衣服。到今天为止,他们之间也并不熟悉。明诚觉得对于他现在的身份来说,他做得太多了。他甚至在明楼坐下前帮明楼拉开了椅子。

也许绅士行为就是天生的,谁不想对自己的心上人好一点?

明诚在心里反复骂自己没出息,但他又觉得没什么好怕的,再否认自己喜欢明楼那他自己也不相信。所谓物极必反,于是他拥有了巨轮下沉前继续拉小提琴的勇气。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如果发生核战争,请背朝爆炸方向,蹲下,并保持心态乐观。”

然后他给明楼剥了颗茶叶蛋。

等吃完早餐,明诚把明楼送到门口。明楼只是稍微收拾了一下,穿了长风衣,看着挺威风。不过只有明诚知道五分钟前明楼还十分想穿那件明黄色的羽绒服,穿着整个一柚子。

明楼据理力争:“考场冷。”

“那就快点写。”明诚面不改色,“路上小心。”

这句话说完,关上门,明诚觉得自己好像是送丈夫出门上班的家庭主妇。他恍惚了一下,撇撇嘴,去收拾碗筷。

没想到没一会儿门又被敲响了,他以为是明楼忘记了什么东西,一把拉开门,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那儿。对方也呆住了,瞪大眼睛:“你谁啊?”

“我是……明学长的……助理。”他说完这词儿差点咬到舌头。

“妈呀!大哥出柜了!”来人眼睛都亮了起来,站在原地特别傻逼地哈哈大笑了几声,满足了之后推开明诚进了屋,“我叫明台。”

“你误会了,”明诚无奈地说,“我只是借住两天……”

“不用跟我解释,到时候有人收拾你们。”明台脱了外套,扔在沙发上,突然一撇嘴露出一个哭丧脸,“先不管这个,大嫂你快救我,不然我大哥回来一定会就地枪决我的。算我求你了!你要是帮我,我以后一定多替你说好话!”

明诚觉得自己脑仁一阵阵的疼。

“我真不是……”

“我饿了,有饭吗?”

……这家人都什么毛病?!


评论(84)
热度(616)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