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SM2/Danylan】KISS (短完)

CP:Daniel/Dylan Jack/Lula

Summary:伦敦揭秘的最后,丹尼尔给了迪伦一个惊喜。 

(真是不应该,我今天才看第一遍。有些细节可能不够圆满。)

( @Nego 喜欢吗。)


“迪伦去哪儿了?”丹尼尔一进门就被三个家伙死死地盯着,他们被下了死命令,在风头过去之前不准到处招摇。这些人被憋坏了,每个人都得找点新鲜的事情做,杰克立志要学习更高深的催眠术,每天都在四处扇人巴掌。梅里特是重点对象,弄得他几乎要神经衰弱,有一点轻微的响动就缩脖子然后大喊:“这没用!蠢货!”

丹尼尔理解他们的欲望。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他们是演员,他们是四骑士,如果不出现在大众面前得到欢呼和崇拜,那他们就会在黑暗处慢慢枯萎变成四狗屎,卢拉已经开始变第五只白鸽了。杰克催眠梅里特未果,一直伺机想出现在丹尼尔身后搞个突袭。丹尼尔一猫腰躲掉巴掌,顺手拉着杰克的西服下摆转了一圈,杰克连这个也没躲过去,栽倒在地上装死。丹尼尔没理他,过了一会儿,杰克从墙边上的花瓶里默默地爬出来:“没找到我吧!”他有气无力的宣布。

“天衣无缝!”梅里特对这把戏大加赞赏,免得杰克没爽够又要过来抽他。该死的这小子手劲儿太大了,催眠是技术,不是单纯把人抽晕!

卢拉又放了一只鸽子出来。这些鸽子也就出来的一瞬间比较好看,没一会儿就开始四处拉屎,啄简易吧台上的的花生米。

“什么时候风头才能过去,我等不及劫富济贫了!”她瘫倒椅子上,开始絮絮叨叨什么口诀。

“迪伦一直在幕后,伦敦那一场揭秘秀让他不舒服了,他需要时间静养。”丹尼尔坐下,手指神经质地把弄一张牌。

“得了吧,阿特拉斯。”梅里特在他们几个里面承担着点明事实的作用,但通常情况下这个事实大家只是想忽略他。也就是说,梅里特很烦人。“你确定迪伦是因为出现在大众面前不舒服了?难道不是‘被四骑士之首阿特拉斯当众强吻’(时报第一版标题)所以太过尴尬,藏在什么地方舔伤口?”

“杰克也亲卢拉了,怎么就没人大惊小怪?”丹尼尔甩出自己最擅长的那张牌——铁石心肠、面无表情,再加一点推卸责任,“他也亲我了。”

“快别说了,”卢拉一把扯着杰克的领带,把他拉过来亲了一口,再一把推开,“这才叫回吻。我看迪伦差点没当场背过气去,把他关在保险箱里他的表情都能更健康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搞垮了迪伦你就成为我们的老大了是吗?”

“你这么自私的人没法当老大。”梅里特说,“我看我行。”

“别捣乱!”卢拉说。

“你得和迪伦道歉。”杰克擦擦嘴巴,“马上。”

丹尼尔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最后说:“我也找不到他。”

骑士们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这沉默是迪伦应得的——哀悼。

两秒过后,除了丹尼尔,所有人都活力四射地跳了起来。卢拉开始整理头发,梅里特戴上了帽子。

“祝你好运。”

“我们尽力了。”

“嘿!”丹尼尔看着他们的背影,“你们干什么去?”

“表演!还能干什么?”梅里特摩拳擦掌,“既然迪伦不在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必要藏着掖着?”

“你们不能这样!”丹尼尔做着徒劳的努力。

“还有,不论怎么说——”梅里特最后转过身来,说,“是你的烂摊子,你赶走了迪伦,这一次你不能把过错推到任何人身上。”

大门眼看就要关上了,丹尼尔的大脑飞速转动,这些混蛋是魔术师,也就是说他们出去之后就别想再能找到他们——

“我有一个计划。”他说。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我有一个计划,大计划,回到舞台,为什么不呢?”他飞速地说,“今晚九点,全市直播的橄榄球赛,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们去看球?”杰克问。

“当然不是。我们上场打球。”丹尼尔站起来,露出他往常那样的笑容,“我做了调查,这是一场集体作弊的球赛,比分已经确定下来,所以……”他双手一拍,“我们让黑市输个人仰马翻,骑士们,准备好了吗?”

时间紧迫,每个骑士的双眼都透着炙热。

混进队伍,容易。梅里特催眠了教练,卢拉趁乱提前拉了十支彩花桶,杰克穿梭在那些大个子中,和丹尼尔一起放倒了四个主力。整个队伍像赶鸭子似的冲进了绿茵场,观众欢呼,大屏幕直播,比赛开始!

这是一场直播秀,杰克接住球,对方球员一拥而上扑上来,杰克就带着球消失了,留下一帮蠢蛋面面相觑。

丹尼尔在耳麦里哈哈大笑,卢拉躲过两名球员,拉下事先准备好的超大横幅,灯光按照设定好的轨迹运动,聚集在站在各处的四骑士身上。

演讲,演讲……四处都是欢呼声。FBI在三分钟后会从天而降。

丹尼尔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在观众席里扫视着。迪伦一定在这里,绝对在这里。没有……不可能。好……他必须要露出破绽,是吗,那就如你的愿,迪伦。

“阿特拉斯!”卢拉在耳麦里叫他,“该闪人了!我不想坐牢!”

“你们先走。”丹尼尔微笑着面朝大众,耍了一个极其简单的小把戏——控制摄像机,让大屏幕的镜头定在一名偷偷为他们欢呼的FBI探员身上,然后在一片笑声中助跑几步,张开双手跳下高台——实际上只是从后头的楼梯跑下来。

“你干什么去?”杰克正面迎着他,被撞得一趔趄,“快跑!”

“等那混蛋出来!”

“他没来!梅里特检查了所有的地方,他不在。”杰克说。

“无所谓。”丹尼尔推开他,走到空旷的绿茵场正中央,三架直升机就在他头顶,无数聚光灯死死锁着他们。

“你们无处可逃了!”FBI在喊话。

你们?丹尼尔回头,看到三个同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他都没来得及回他们一个感激的微笑,卢拉的中指只竖起了一半。

一片漆黑。

再睁开眼睛丹尼尔在床上,双手被铐住。简单,他不用花两秒就能解脱……他挣了一下,呃,又挣了一下。

妈的。

“迪伦!”

“新技术,”迪伦拉开一扇门帘,“就算是你也得想想办法。”

“你绝不会抛下我们,不是吗?”丹尼尔嘴角扬起来,“想揭秘吗?”

“不想。”迪伦耸肩,“不如你来告诉我。”

“又是催眠?”丹尼尔其实并不关心,反正总有人会留一手,这个人不是他。

“你以为把他们骗去演这么一出,我们就没事了吗?”迪伦打着手势,有点激动,丹尼尔想起他说的话,什么“我很危险”之类的。

“我帮你做人工呼吸来着。”丹尼尔规规矩矩躺着,他很少愿意被困起来,但谁叫他理亏呢,他接着说,“别装了,这场表演就是你自己预定的,我知道你打什么注意,也许你和梅里特他们串通好了,但是我不在乎。就算没有,我知道你也一定会出现,我们也都知道你有什么心理疾病,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真的,对你有好处——你不能因为死了爸爸就想当我们的爸爸。我们也不是总要你的照顾和保护——好吧,虽然在这之前都是。但你看梅里特那脸,看着和你差不多大……”

“嘿!我年轻着呢!”梅里特首先沉不住气,冲出来打断这一长段飞速的胡言乱语。

丹尼尔没理他。

“你是我们的领队,迪伦,你不能抛下我们。我们都太自大了,没有你不行。”每个人都有弱点,丹尼尔知道迪伦的弱点——他几乎受不了别人夸他。

迪伦看着一点也不像充满危险的样子,他只是双手插在口袋里,甚至立刻开始不好意思起来。卢拉在门帘后头开始捂脸了,丹尼尔使劲儿使眼色让他们快点滚蛋。

“你们,呃,你们做得不错……”迪伦有一点结巴。

丹尼尔双手一用力,手铐应声脱落,他从床上跳下来,跑到迪伦面前,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跑这么快过——除了跳进水里救迪伦那次。

让他自大下去吧,不论他有多自负、多愚蠢,迪伦永远不会抛下他。

现在,控场的人是他了。

他抓住了迪伦。

 



彩蛋:

梅里特:“杰克泡了卢拉,丹尼泡到了迪伦。我却把我兄弟送进了监狱。”

卢拉:“AWWE,小梅,我们都知道你爱我们。”

梅里特板着脸:“你被催眠了吗?”

卢拉咳一咳,捏着嗓子学道:“尽管我出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里,但是我和我真正的家人一起面对死亡!!我爱你们!!”

啪!

“闭上眼睛,你现在进入了一个舒适的空间,听我的话,不要思考任何问题,你看到了你的周围,有小鸽子有礼服,还有杰克。放松肌肉,现在,睁开眼睛——忘掉那句话,忘掉昨天你看到的一切。”

响指声。

“噢,嗨,你们都在啊?”丹尼尔从背后的阴影里绕出来,抬手要和梅里特击掌,梅里特没应他。

“怎么?”丹尼尔一兴奋起来说话就更快了,“你的头发真好看,卢拉。梅里特的头发也真好看,比你弟弟强多了真的。”

“……你的催眠术太烂了,阿特拉斯,比杰克还烂。”卢拉捂着脸,咬牙说,“我发誓你如果再在我身上来这么一次,我就把你昨晚的床戏照片发到报社去!”

“你说什么?卢拉?”迪伦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啪!

“……所以,”杰克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两个同伴,又看看迪伦,撇撇嘴,“催眠的诀窍其实还是把人抽晕,对不对?”

“你说呢?”迪伦眨眨眼。

 


评论(8)
热度(284)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