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R麦/师徒组】倾诉(一发完)

※Overwatch

※死神x麦克雷

※游戏世界线

————

“别跑,别逼我去借钩子。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是死神。我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还看我?……好,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麦克雷发生了一点事情,我不确定会不会影响……呃,咱们日后的团队合作。当然,我们当然有团队合作了傻孩子,什么,你说莫里森那样的团队合作?得了吧就那蠢货,每次打架跑得最快的就是他,仗着自己有外挂还有棒子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你说谁今天往他棒子跟前凑了,我才没有!不是我,你看错了。啧,不说他。对,团队合作,我的团队合作就一个准则——‘DIEDIEDIE’!

“你还跑,我又不射你。还有,我跟你说话呢,这是战友与战友之间的友好交流,明白吗,这是你的义务。好,听好了,麦克雷,说到麦克雷……我和他的关系,不太好解释。你知道牛仔为什么叫牛仔吗?就是倔起来和牛差不多,没说两句一抬手就要说午时已到,枪枪照头射,毫不手软。想当年可是我把他从那个垃圾堆里捡出来的。哎……忘恩负义啊。

“我说到哪儿了?对,是,是麦克雷,那小子脾气臭得很,一声不吭就跑圣达菲去的人又不是我,见了我却没有什么好脸色,拽得要命。今天打架的时候跟我逗了几句嘴,无非就让我不要扔枪之类的。结果他好像一直不在状态,害得我只好冲到他前面帮他扫平障碍。结果呢,你猜怎么着。好心没好报,我一回头他冲我一串六连发,看见没有,眉毛都燎没了。……我知道我没有眉毛,我是说如果有的话。

“于是打完架我准备找他聊一聊,你懂的,师徒之间的谈心。我去酒馆找他,酒馆没什么人,都是些破铜烂铁,他坐在那儿猛喝酒,抽烟抽得好似个烟囱。接着他突然站起来,走到晚上有女人唱歌的那个位置,捞了一把吉他弹了两下。

“这下有意思了!谁知道杰西男孩还会弹吉他唱歌?我就没进门,扒着门缝看。没录音,我也后悔着呢。然后他真的唱了,声音不大,是一首民谣。我不会评价音乐,但我要说,真的是美极了。一时之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在新墨西哥州那黄沙漫天的烂地方,却有着最动人的感情。你要是听你也会哭的,真的。可惜曲子很短,他唱了一会儿就停了。我正打算去找他,楼上下来一个妞。你知道,那种酒馆,和妓院也差不多。那妞走下来,说了我想说的话:‘杰西,刚才是你唱的吗?真美。’

“我就推门进去了。那小子见到我有点不耐烦,把妞推开。臭着一张脸问:‘你跟踪我?’

“开玩笑,我是谁,我跟踪这臭小子。但我懒得和他计较,我说:‘你该不会想家了?’

“他居然古怪地看着我,骂了一句:‘你疯了吗?我们这样的人哪有家。’

“我心想也是。那他在郁闷什么,这几天我们打架总赢,他也没被骂过。难不成还恋爱了?原来如此,这混小子。于是我就告诉他:‘做我们这一行,喜欢谁就去说,免得下一秒吃了枪子就再也没办法说了。’

“结果他扔了酒杯就跑了,也不付账,我只好押了两把枪。

“我知道他们这些走硬汉风格的蠢货,以为靠烟、酒、枪,就能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问题。于是我追上去,和他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看在以前的情份上,我也勉强帮帮他。他停下脚步,眯着眼睛看我,然后,抬起了手臂……我拔腿就跑。跑出五百米我才知道他在吓唬我,于是又拐回去找他,一直跟他进了室内,我才知道那是他住的地方。没想到他还能给自己打造一个家。我四处走走看看,问他,你养马了吗?他突然爆发了,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往地上按。于是我条件反射,化为一股黑烟,溜到了他的身后,反把他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小杰西就这点水平?’我嘲笑他。他突然不再乱动,只是脸贴着地板喘粗气,我压在他身后,突然明白他不挣扎意味着什么。于是我试探性地,吻了吻他的耳根。

“接下去就顺理成章了。你明白,我把他拉起来,推到沙发上。他的牛仔帽被碰掉了,我扒掉他身上那块破布。然后用手进入他,当然,是我自己的,我不想弄伤他。再然后就是那点事:他说‘不’,我说‘不?’,他说‘对’,我说‘好吧’,他又说‘不’……就这么回事,比女人还啰嗦。

“你这是什么反应?想听细节吗?没门。我只能说,当最开始的抗拒褪去之后,他脸上的表情,真是永生难忘。

“好了,我说完了。你说后来?等结束之后,他想让我摘掉面具。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吓到他。后来就是我还没来得及穿裤子,就被六连发轰了出去。哎,你说,我该怎么办?会不会有这么一本书:《如何搞定牛仔》,我得去买上一本读一读。老天……刚才那家伙是不是跑过去了,行了,我们之后再谈。”

 

“害羞语音。”

“不高兴语音。”

“系统崩溃语音。”

 

 

彩蛋:

第二天战场上,麦克雷终于忍不住问莱耶斯。

“你跟堡垒说了我什么坏话,他今天一看到我就跑。”

D.va正巧路过,她从机甲里跳出来,拿出小手枪加入了谈话:“你们在说堡垒吗?它今天还问我,怎么学习自爆。那孩子发生了什么?”

 


评论(8)
热度(137)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