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ORDER:SPECIAL VICTIMS UNIT】Date/约会 NC17 短完

CP:Nick Amaro & ADA Rafael Barba

Summary:警官和检察官的职业病。

Warning:故事发生在S15左右,可能包含剧透。

(用了SVU讲故事的模式,请自行脑补OP和过场音效。以及,看得懂这篇希望能告诉我一下。)

---------

Thefollowing story is

fictionaland does not depict

anyactual person or event

 

在刑事司法制度中,性侵犯被认为是特别可憎的罪行,在纽约,一群富有献身精神的警探,全力调查这些重案。他们属于一个精英团队,被称作“特殊受害者小组”。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LAW&ORDER:SPECIALVICTIMS UNIT

 

 

APARTMENTOF

NICKAMARO

358WEST 171TH STREET

MONDAYFEBRUARY 3

 

“你一个人在家就穿成这样?”Barba敲开门,看着Nick的格子衫和T恤,揶揄道。

Nick睡眼惺忪地把他让进去,他拉了一下至少三天没换的T恤,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不过他回答道:“你指望单身汉在家穿什么,西装?”

Barba可穿得一丝不苟、光鲜亮丽,嫩黄色的领带搭搭配西装口袋里同样色系的手帕。虽然不如庭审时的三件套正式,但不用猜也知道外套底下是熨得一丝褶子都没有的衬衣,还有西裤背带。

这可是纽约,现在什么人还穿有背带的西装,老年人吗?Nick贴过去抱他:“我一晚没睡。”

“我知道了,所以你一晚没换衣服。我应该给Olivia写一份申请,规范你们SVU探员的着装。”Barba嘴上这么说,但回应了他亲昵的动作,偏过头蹭了一下他的脖子,“如果你打算穿成这样跟我出门,我会考虑起诉你。”

“哦是吗,那你先去搞定Fin吧。”Nick的手已经伸进对方的衣服里,他摸着那根细绳子,用手指勾起来,摸检察官的后背,并且考虑是否该告诉Barba这种东西在某些变态眼里完全算不上正式,反而是情趣,“要起诉我?那我只能先逮捕你了,我是NYPD,你忘了?”

Barba扬了一下眉头,他拿文件包把他顶开,用西班牙语低声说:“你可以试试。”

Nick听到母语,眨了眨眼睛,这才恍然大悟,他激动得话也说不清:“你说什么?你准备邀请我,约会?是真的吗?”

“对,约会。”Barba笑着回答,“你值得我这么做。”他走到厨房吧台处,拿起咖啡壶闻了闻剩下的咖啡,然后抬起头,盯着傻站着的Nick,“还不快去?”

Barba没等多久,他的小警察就从卧室里斗志昂扬地走了出来,腰带上别着警徽,衬衣紧紧地绷住显示他锻炼成果良好的胸肌,如果仔细看能看到配枪的带子勒出的一点褶皱,没有黑眼圈不说,还对他笑得灿烂无比,一点也不像一晚没睡觉的人。年轻真好啊,他在心里说。

“这是我最贵的一条领带,”Nick抓着自己的领带说,然后又补充,“这也是我最贵的围巾。”

“我猜猜,Maria给你买的?”检察官忍不住想往他头上浇冷水。

“Hey——”Nick真的就生气了,可惜他生气起来并不吓人,“我们说好让那件事过去的,她只是我前妻,我和她没有关系了。听着,如果你想检查我的手机,都不用去法院要申请,给你——”

“好了好了。”Barba知道自己的恋人在说气话,“谁让你挨个给自己的衣服标价,显得我像是个对恋人着装苛刻的怪人。”

“知道吗?”Nick低头亲他,“我为你买的,不然我跟本记不住这些东西得花多少钱。只要你喜欢,我愿意这么做。”

Nick的头发都没有喷发胶,他只是单纯地用手把他们全拢上去而已。警探坚实的胸膛贴着对方的后背,他尝着恋人嘴里咖啡的味道,企图用抱怨得到奖赏:“你知道我一个月才能拿多少钱吗?”

“这得跟你的工会去说。”Barba用手捧着Nick的脸,阻止这个吻深入下去,“你期待这顿晚餐很久了,你确定现在要取消?”

Nick停下来,偏头想了想,然后笑着说:“别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注意一下你自己吧。”完了顺手往下摸了一把,“看来我魅力不错。”

Barba冷静了三分钟才能出门。该死的,看来自己也没怎么上年纪。

 

Barba是坐地铁来的,于是Nick开了自己的车。

“你确定不会打瞌睡?”Barba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们不赶时间。”

“我知道。”Nick说,“何况有你呢,检察官,你是我最好的咖啡因。”

“好了,禁止这么说话,一点也不像你。”Barba斜眼看了看他,警告道。

“什么意思?”Nick条件反射地回答。

“对,这才像你。”Barba笑出声来,“Munch说的对,他后继有人。”

 

PADRONRESTAURANT

205EAST14TH STREET

MONDAYFEBRUARY 3

 

“西班牙菜?这就是你的好主意?”Nick都没有看菜单,因为看上去Barba已经安排好了。

“我不想太拘束。”Barba明知故问,“喝酒吗?”

“不用了。”Nick撇嘴,“谁知道会不会再有一个14岁的男孩从大街上跑过,我可不想让酒精测试再毁了我一次。”

“我刚才还在想我们能坚持多久不谈工作。”Barba笑着说,“行了,我从你的表情就能看出你在拼命想话题。”

“我只是很高兴。”Nick说,他低头笑,每次他这样笑都看着像有点局促,“你和我……”

“哈!看这是谁?”一个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Nick看到原本用花俏的姿势靠坐在椅子里的Barba坐直了身体,并且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叉子。

“嗨,”Barba的声音和表情没有多大变化,“Flores,是你吗?”

“当然是我了,我的老朋友。”男人的声音过于大了,有几桌客人有意无意朝这里看了看。

“遇到你很高兴,这是Amaro我的同事,”Barba扔下叉子,用餐巾擦了擦嘴,“我很希望能和你多聊一会儿,不过我们吃完了,正准备离开。下次见。”

Nick的前菜才吃了一口,听到这话只好快速咽下去,顺着Barba的话往下说;“你好,见到你很高兴……”

“同事?”Flores左右打量一眼,接着笑一声,肩膀夸张地抖动,“是同事……”他换了西语,“还是情人?”

Nick这下有点不舒服了,他用眼神询问要不要出手帮忙,因为他明显闻到了这个人身上充满酒气。

“这和你无关。”Barba说道,不过是冲着Flores,“我劝你最好还是回家去。”

“为什么?”Flores从临桌拉过一张椅子,贴着Barba坐下来,“我们的检察官可以在这样的餐厅吃饭,我就不行?嗯?Raffi。”最后这个词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念出来的。

Nick听到这个就明白了,这是Barba过去的朋友,也是过去的麻烦。餐馆保安感受到骚乱,已经朝这边走来了,Nick摆手示意没事,他不想给Barba添加更多麻烦。

Barba已经站起身了,他拿出钱包,把现金扔在桌子上:“告辞。”

Nick紧跟着站起来,他挤开Flores,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追着Barba跑了出去。两个人一直走到车边,Barba按着车门大口喘气:“很抱歉,我不知道能在这里遇到他,这是个意外。”

“冷静,冷静。”Nick扶着他肩膀。“你可以之后再解释那是你什么人。”

“你在想什么?”

“我还能想什么?”Nick觉得自己的脑袋在嗡嗡响,但他管不住自己,“我不过是你的同事,不是吗?”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Barba摆摆手,只是替Nick把车门打开,犹豫了一下,说,“你先走吧,我不能留他那样一个人待着。”

“我送你回去。”Nick抓住他,几乎在恳求,“那个人很危险,我能感受到。跟我走。”

“先管好你自己,我们改天再谈。”

就在这个当口,突然从餐厅内传出一声巨大的枪声,有一扇玻璃被击碎,尖叫声响起的同时,Nick条件反射弯下腰,他两步冲到Barba身边,把他护在身后,飞速打开车门把Barba塞进去,命令道:“锁好门,待在里面别动。”

巡逻车的警报已经响起,有人打了911。Nick一手抓着警徽一手按着枪朝餐厅靠近,几乎所有人都趴在桌子底下。

“警察,”他亮出身份,低声问一位女士,“是谁开的枪?”

“在厨房里。”对方指了一指。

Nick靠过去,用对讲机汇报情况。很快有赶来的警探加入,两分钟的大吵大闹后,警察冲进了厨房,制服了嫌疑人。之后的事情就不归Nick管了,他配合一名警探交待自己的证词,期间眼睛扫过餐厅,注意到Flores不在这里。也许是趁乱离开了,但Nick怎么也放不下心来,他快速说完剩下的话,心慌意乱地朝自己的车跑过去。

千万不能有什么事。

接着他就看到他的车窗被敲碎了,车里空无一人,他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再跑几步,他看到Barba正和Flores扭打在一起。

“Flores!”Nick大喊一声,狂奔过去,“警察,给我住手!”

Flores慌忙地扭过头,爬起来就跑。Nick跑得更快,他奋力一跃把Flores扑倒在地。他回头看一眼Barba的伤势,急得眼睛都红了,愤怒在血管里四处乱窜,他一只手摸到手铐把这混蛋拷了起来,同时快速地宣读米兰达警告:“Flores,因故意伤害罪被捕,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用作为你的呈堂证供……不准动!”

“Nick,Nick!”

Nick感到自己被一个人拉着,他回过头,看到Barba,也看到了他凌乱的衣服和擦伤的脸颊。关心的话甚至还没来得及问出口。

“放了他。”Barba这么说。

“什么?”Nick难以置信地看着检察官,“他打算强奸你。”

“强奸?不是这样……”Barba叹一口气,他看到有别的警察正在朝这里走来,只好说,“相信我,这是个误会,先让他走吧。”

Nick紧紧抿着嘴唇,站起身把软成一滩只会呻吟的嫌疑人拉起来,继续宣读米兰达警告,只是看着Barba的眼睛:“你有权在受审时请一位律师。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我们可以给你请一位……”

“Flores,不要回答任何问题。”Barba眼看不能劝说Nick,只好摇了摇头对几乎昏过去的Flores说道。

“哈,现在你是他的律师了?”Nick冷笑一声,“真是个好榜样啊,检察官。”

 

三个人风风火火闯进局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Fin首先迎上来:“喂,怎么回事,你不是应该待在家里写文件吗?这个时间点我们可不想要惊喜。”

“我要亲自审问他。”Nick面无表情地说,“审讯室有人吗?”

“谁都不能审问他。”Barba扶着额头,连解释都觉得累,“我没准备起诉他。”

“哦,是吗?他砸了我的车,我准备起诉他。”Nick吼道。

“行了!!都给我闭嘴。”Fin把几乎要脸对脸吵架的两个人分开,“Rollins负责酒鬼。Nick,你自己去跟Olivia解释。至于DA,我们两个谈谈。”

Nick抬头,看到自己的老板站在办公室门口,满脸都是不赞同。

 

“事情就是这样。”Nick低着头,坐在Liv办公室的椅子上说完了全过程,也终于算是冷静了些——Liv就是有这样的超能力,只要再她身边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可是,我亲眼看到那家伙把Barba……”他说不下去了,用手抱着自己的头。

“好,”Olivia了然地点点头,“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个时间和我们的检察官在一起?”

Nick蒙住了,没能说出话来。

“你知道这是审问的一部分,必须跟我说出实话。”Liv撇撇嘴,“怎么,不能说?”

Nick不知道能不能说,他悲哀地发现这样一来,他几乎就是把Barba强行拉在了众人的视线里,Barba可能完全不想这样。老天,他干了什么啊。

“穿得不错。”Liv拍拍他的肩膀,突然说,“下次约会细心一点,起码领带颜色要和对方搭配。”说完,她不等Nick否认,走出了办公室。

 

Barba正在忙着给自己灌咖啡,见到她出来站起身:“这完全是个误会。”

“我的警探不这么觉得。”她回答,“你受伤了,要去医院看看吗?顺便做个检测?”

“不是你想得那样……”

“的确是个误会。”Fin悄悄在Liv耳边说,“Flores是他的老朋友,喝了酒,看见他要拿钱包付账,想占点便宜。Rollins那边也确认了这个说法。看样子是我们的Nick在闹别扭。”

“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朋友。”Liv坐在桌子沿上,她很少见到检察官这副样子。

Barba有气无力地说:“我听说他最近遭遇了很多打击,妻子癌症刚去世,还被赶出了公寓。才在那家餐馆找到工作,就被陷害偷东西开除了……要是你们还记得那个被我们搞垮的纽约前市长Munoz的事,那就应该明白这些罪过Flores全都会算在留我头上。虽然遇到我只是个意外,我也应该直接把钱给他……他是个好人,或者说,曾经是个好人,我不打算追究责任。”

“不过他总得关一晚,醒醒酒。”Liv笑了笑,“你去和Nick解释,还是我去?”

“你去吧。我不觉得他现在听得进我的话。”

“没问题。”Liv耸耸肩,上下看了看Barba,“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什么?”

“你和Nick,他还在里面想尽办法帮你保守秘密呢。”Liv朝办公室走,中途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Barba,记住,下个月,SVU咖啡的份子钱,你也要交。听到了吗?”

“我会确保他掏钱的。”Fin在一旁笑呵呵地说。

 

Barba等了几分钟,Nick才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一抬头看到Barba坐在他桌子上,忙扭头问Liv:“你不是说他走了吗?”

“我说了吗?”Liv反问道,“快把他弄走,不然他一个人能喝光我们所有人的咖啡。”

“走吧。”

Nick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气势,他跟在Barba后面,看着自己的检察官已经恢复了常态,一如既往斜着肩膀趾高气昂走得像只花孔雀,心里又不服气又后悔,他怎么就不能听他把话说完呢?

“你不生我的气?”Nick上了车,这应该是Fin的车。

“在你先是把我当作和其他男人有关系还不告诉你的混蛋,再把我想象成不愿和你公开关系的骗子,又认为我是不愿起诉的受害者,还不听我的解释乱发脾气之后?”

检察官语速非常快,说得Nick缩了缩脖子。

“不过,我不生气。”Barba笑了笑,“而且不得不说,你几乎是飞过来把Flores揍翻在地……”他顿了顿,确保Nick看着自己的眼睛,“十分性感。”

“Barba……”

“把手拿下去。”检察官面无表情地发动汽车,“我答应了Fin不在他的车里搞。”

 

彩蛋:

Nick跟本就是书面意义上的乖孩子(尽管他自己不愿承认),Barba被他的家伙顶着,竟然还能被问:“现在可以吗?”

Barba忍了很久才没有脱口而出:“不可以。”因为Nick今天已经受了太多苦了。而且Nick真的会中断接下去的动作的。他无奈地摸着年轻人的头发,回答:“你愿意做什么都行。”

接下来的时间,他清楚自己要为这句话付出什么代价——他几乎射出了自己的脑子。

结束后Nick很快就困了。Barba很清醒——多亏SVU的咖啡。

“你知道吗?”Barba说。

“嗯?”Nick的声音几不可闻。

“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你,或者说,不管别人是否愿意接受你的帮助。”他侧过身,要来一个亲吻,“你可以保护我。”

“你是说,像今天这样?”Nick鼻子发酸。他不知道怎么说,在他被连续拒绝过好意后,他觉得这比全世界最动人的情话还好一万倍。

“像今天这样。”

可惜Nick的感动都没持续几秒,就昏睡了过去,他太累了。

睡着之前Barba听到Nick迷迷糊糊地问:“那你为什么让我先走呢?”

“我猜……”Barba也闭上眼睛,“是为了保护你吧。”

 

 

评论(10)
热度(29)
©Nomen-Nescio | Powered by LOFTER